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旅长受伤是自己“急”的? 但考核现场传来好消息

原标题: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旅长受伤,竟是自己“急”的?

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

陈晓楠到训练场检查,看到一些官兵总是掌握不好端腹抓绳的动作要领,情急之下,他抓绳给大家作示范,却忘了自己手上的伤还没有痊愈,钢板还在里面。

骨折旧伤复发,处理起来更加麻烦,需要先将钢板和坏死的骨头取出,然后再从身体其他地方取一块骨头,放进骨折处。这场手术,持续了3个多小时。

由装甲旅长改任特战旅长的陈晓楠——

壮士断腕转型急

■解放军报记者 周 远 通讯员 俞 博

 上图:2018年12月,该旅组织跳伞时,受伤未愈的陈晓楠现场检查。肖腾达摄上图:2018年12月,该旅组织跳伞时,受伤未愈的陈晓楠现场检查。肖腾达摄

1月上旬,第83集团军某特战旅开训后不久,即组织了一场特战专业基础科目考核。该旅副政委周宇忙碌地穿梭在多个考场之间,除了担负考核监察组组长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保证旅长陈晓楠的安全。

“考核又不是打仗,旅长能有啥安全问题?”记者一打听,原来是旅长手上负了伤。

来到训练场,记者远远便望见了身材高大、壮实的陈晓楠。

“你的动作不连贯,按新大纲标准很难及格”“训这个课目,得改下方法”……看到大家训练劲头十足,陈晓楠几次忍不住想“指点指点”,但一伸手,想起伤情,只得作罢。

“旅长是怎么受的伤?”趁转换场地的间隙,记者连忙询问,陈晓楠却笑着连连拒绝:“不光彩!一个旅长两次受伤,说明武艺不精,说出去不光彩。”

不过,特战旅的官兵不这么看。有人说,旅长的伤是为了加快部队转型“急出来”的。

原来,新编制体制运行后,该特战旅面临的转型难题突出。2017年,该旅组建时,几乎是“一穷二白”:全旅在一个机步团的基础上组建,95%以上的官兵没有特战经历,需要从零起步。

陈晓楠同样需要转型。他并非特种兵出身,任特战旅旅长前,是已任职4年的装甲旅旅长。

2018年7月18日,特战旅组建成立后首次跳伞训练,陈晓楠第一个跃出舱门。距离地面20米左右时,一阵团风袭来,瞬时风速急剧加大,他落地时不慎摔倒,造成右手掌骨多处骨折。

前几天,一个连队组织“抓绳上”训练时,陈晓楠到训练场检查,看到一些官兵总是掌握不好端腹抓绳的动作要领,情急之下,他抓绳给大家作示范,却忘了自己手上的伤还没有痊愈,钢板还在里面。

骨折旧伤复发,处理起来更加麻烦,需要先将钢板和坏死的骨头取出,然后再从身体其他地方取一块骨头,放进骨折处。这场手术,持续了3个多小时。

那天,距做完手术刚一周多时间,想起旅里有考核,陈晓楠早上匆匆打完点滴,就回到了考核场。陈晓楠坦言,入伍30年,自己真没受过什么重伤,也没骨折过,没想到当特战旅长不到两年,就骨折一次、复发一次。

“旅长是心里着急呀!”那天跳伞时,四级军士长卞玉行和陈晓楠同一个架次。他告诉记者,跳伞危险系数高,大家都没跳过,心里难免紧张,旅长第一个出舱后,大家信心就上来了。其实,旅长工作忙,训练时间紧张,跳伞时冒的风险更大。

“要不是着急,那一次他也不会亲自示范啊!”陈晓楠做“抓绳上”动作示范时,连长李耀初就在一旁。李耀初告诉记者,这个课目连队已经训练了一段时间,成绩始终上不去,旅长讲解示范后,训练进度明显加快。但旅长旧伤复发,大家都觉得挺愧疚。

不过,旅长“急出来”的部队转型发展成果,大家都看在眼里——

该旅组建8个月,他们制订了“特战旅建设三年规划”;组建12个月,他们完成某型无人机首飞;组建14个月,他们首次参加上级军事比武,完成首次伞降训练、首次潜水训练。如今,该旅已有600多人通过特战等级考核……

考核现场也传来了好消息。武装踩绳上课目,特战七连官兵全部通过;格斗组合练习,特种侦察连官兵全部取得良好以上成绩……听到一个又一个的成绩通报,陈晓楠古铜色的脸庞上皱纹舒展,欣慰地笑了。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周远、俞博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晓楠 旅长 特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