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美专家提议“太空军控”或成空想

image.png

美国在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发射WGS-10卫星(图源:中国国防报)

据俄通社报道,4月10日,美国军备控制及核不扩散中心高级政策主任亚历山德拉·贝尔认为,未来可能达成一份有关禁止外太空部署武器的多边协议,该领域的协商应当由作为航天领域领头羊的美俄“发令起跑”。

美国前副国务卿、前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前驻俄大使托马斯·皮克林认为,近年内达成这种协议的前景渺茫。他说:“特别在现任美国政府领导下,可能越来越难以禁止在外太空部署武器。”

美国决策层在太空领域的基本判断是“太空是决胜未来战争的关键战场”。自从1957年第一颗人造卫星进入太空、人类拉开太空时代的帷幕以来,美国一直视太空为国家战略资产,在太空军事领域花费巨资,历届政府的太空政策都明确指出,太空事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在太空防务方面,美国一直采取非对称手段进行博弈,试图谋求针对对手的全面优势,意欲独霸太空。美国的进攻性防务态势,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太空军备竞赛。有学者预言,为争夺对太空的控制,各国对卫星的破坏与反破坏、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将成为未来战争的一项主要内容。

从冷战时代开始,国际社会就为治理太空军事化和武器化进行了广泛而持久的努力。目前,国际社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禁止太空武器化上,并发出多个倡议。中国和俄罗斯为降低太空对抗程度,在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外空和平利用委员会和联合国裁军大会上呼吁禁止太空武器化,但都被美国拒绝,太空武器化谈判陷于僵局。俄罗斯、中国、巴西在联合国宣布不首先在太空部署武器,尽管得到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但美国仍不予表态。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美太空对抗程度进一步强化。2018年6月18日,特朗普下令美国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特朗普说:“美国对地外空间的探索事关国家安全,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建立太空军对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言至关重要。”他表示,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这对于美国太空作战力量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太空军控是太空大国、国际组织博弈的一个重要领域。各国在空间科技发展上的严重不均衡、空间探索水平上的巨大差异以及各国对待外空和平利用与安全问题的不同立场和现实利益需求等,都导致国际社会约束太空武器化问题陷入僵局。虽然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想要打破僵局任重道远,但太空是全人类的太空,任何国家都不能为所欲为,太空战场不会是美国恣意妄为的“独角戏”舞台。

来源:中国国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