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中国双航母服役仍只是解决有无问题 目光还需更长远

12月17日,我国首艘国产航空母舰在海南某军港举行命名入列仪式,依据中央军委命令,首艘国产航母命名为“山东”,舷号17。

根据我军海军舰艇命名条例中规定,巡洋舰、战列舰、航空母舰需要用省一级行政区命名,而山东长期以来作为北部战区海军最大军港所在地、对海军来说有着很大的意义,再加上在沿海省份中,山东省有着为数众多的革命老区,在这个强调“政治建军”的新时代,“山东”这个命名是非常实至名归的。

(视频截图,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截取或收集)

山东舰是在吸收了辽宁舰续建和使用的经验后自主设计制造的,许多地方都比辽宁舰有了一定的改进和提升。除了为优化飞行甲板调度和各类天线使用而调整舰岛整体外形,山东舰的很多细节也体现出了中国对航母理解的进步。

根据部队对辽宁舰的实际使用总结的经验,山东舰在设计建造时就修改了航空指挥塔台的外形,使其空间更大、视野更佳,这有助于提升飞行甲板上舰载机的调度效率,这个变化后来也在辽宁舰的修改升级中得到了体现,这些都是在山东舰的建造过程中就已经出现的变化,在此就不多赘述了。

山东舰航空指挥塔台的改进,是较早所为人熟知的

航空母舰是需要使用舰载飞机升空作战的舰艇,而弹药则是作战飞机的“粮食“,山东舰1、2号短起飞点之间的弹药升降机,由“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和辽宁舰的四个小型盖板变为了两个较大的盖板。由于“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和辽宁舰在原始设计中,舰载机的运用主要以防空为主,所以它们的弹药升降机盖板尺寸都相对偏小。特别是辽宁舰在服役初期,由于承担科研试验和训练任务较多,弹药使用量偏低,其前部四个弹药升降机盖板边缘更是没有警示标线,说明并非常用设备。

相较于舰岛旁边的两个弹药升降机,辽宁舰在服役初期四个前部的弹药升降机(图片左下角隐隐可见4个长方形)没有盖板边缘标志线,实际上基本不怎么使用

随着人民海军舰载机部队的成长,尤其是人民军队强化实战化训练以来,航母舰载机的训练强度和训练科目上了一个新台阶,同时尽管辽宁舰和山东舰局限于起飞方式,舰载机主要作战样式仍将以防空作战为主,但歼-15作为一款多用途舰载战斗机,也需要承担适当的对海、对陆打击任务,这些都增加了弹药提升数量和效率的要求。辽宁舰在进坞修改升级后,前部弹药升降机的边缘警示线也随之回归,更改了弹药升降机设计的山东舰则能够一次性提升数量更多、尺寸更大的弹药。

辽宁舰在升级改造后,甲板标线大幅变化,上文提到的在短起飞点当中的四个弹药升降机盖板边缘也画上了警示标线(视频截图)

相比辽宁舰的四个弹药升降机盖板,山东舰换成了两个尺寸更大的(视频截图)

在我们能够看到的弹药升降机盖板下面,还无法从外观上看出的变化,由于没有辽宁舰续建时已建成部分的掣肘,弹药在从储藏位置至升降机的舰内通道和运送流程等软硬件部分,也有可能依据我们自身的需要进行了进一步的合理化设计,这样一来,尽管弹药升降机的总数变少了,但其提升弹药的速度与效率却会更高。

在山东舰上,舰岛一侧的弹药升降机(红色框内)旁边,又似乎规划了面积更大的弹药转运作业区(蓝色框内),这有助于进一步提升航母的弹药保障效率(作者供图)

在传统的火力之外,信息是制胜的关键,山东舰首次试航返厂后,主桅靠上部分开了四个“方洞”,其后又安装了四面矩形平板天线,这组天线从布置方式来看,推测属于一种全向宽带数据链系统的通信天线。对于新一代协同作战体系来说,通信的带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首次试航后返回船厂的山东舰,在主桅杆上“开洞”(作者供图)

山东舰主桅上的矩形平板天线(作者供图)

比较类似的就是正在美军大型水面舰艇上铺开装备的、AN/USG-2高速数据链系统的PAAA平板天线,这个系统正是美军在未来执行舰队防空、弹道导弹防御等任务时协同作战的重要依靠。国产航母和055型大型驱逐舰上的这款新型宽带数据链天线,其背后折射出的是我军在推进未来信息化作战上的又一步迈进。

“福特”号航母桅杆顶部的AN/USG-2系统的PAAA全向宽带通信天线(红框处),是美海军实现CEC协同作战的重要设备(作者供图)

随着更新更强的山东舰加入人民海军序列,从今往后,我们也有资格去期待一下中国的双航母战斗群了。诚然,组织双航母战斗群的最低要求,那就是拥有两艘现役航空母舰,而山东舰的入列使得我们真就跨进了这个“最低需求”的门槛。不过,就像施洋此前文章中所说的,第二艘航母最大意义,是使人民海军从“一年中有时候有航母可用”变为了“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有航母可用”,实际是在时间维度上更好地解决航母的有无问题。

所以在笔者看来,中国的双航母战斗群,短期内更多仍将定位到航母战术,特别是多艘航母协同运用的探索上来,对于双航母编队乃至双航母战斗群的实际运用,我们的目光还需要更加长远一些。

(图片来源:微博)

由于美国海军拥有世界上尺寸最大、数量最多的航空母舰,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航母强国,而其他拥有航母的国家,基本上都在一至两艘的规模,所以在世界范围内的航母领域,自然而然地分成了美国和除美国之外的两个梯队。

在这后一个梯队当中,常规起降航母又长期在作战能力上领先短距起飞/垂直着舰构型的轻型航母。这就导致长期以来,4万余吨的法国海军“夏尔·戴高乐号”与5万余吨的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在“第二梯队领跑者”的位置上杀得难解难分。

不过有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夏尔·戴高乐”在航率相对较低自不必说,“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自打出生起就多灾多难,最近的一连串状况,更是让俄罗斯不仅遗憾地退出了这个“第二梯队领跑者”的争夺,还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沦为无航母国家。

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近来的一系列状况,不仅使俄罗斯遗憾退出“众弱之首”的争夺,还让俄罗斯未来几年都断了使用航母的念想(图片来源:推特)

理论上来说,刚刚拥有两艘“伊丽莎白女王”级的英国,尽管选择了短距起飞/垂直着舰的总体构型,但一来“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吨位大、技术先进,二来凭借划时代的F-35B隐身舰载战斗机,足以成为全球航母“第二梯队领跑者”的合格人选。毕竟在同样不具备固定翼舰载预警机的情况下,作为一款采用PD雷达的标准第三代舰载战斗机歼-15,在各方面的作战性能上都难以与F-35匹敌,再加上英国实现“双航母”好歹比我们早了一周的时间,看上去就更理所应当了。

虽然“伊丽莎白女王”级使用了滑跃起飞/垂直着舰的总体构型,但先进的舰载设备与F-35B的组合,战斗力仍不可小觑(图片来源:推特)

不过,回溯“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建造和服役流程,我们就能发现,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多国,常常先交付服役,后进行后续试验。例如“伊丽莎白女王”号于2017年6月26日完成舾装进行首航,仅进行了两次航行就在12月7日服役,直至2018年9月25日才进行了F-35B的首次着舰,英军自己的F-35B更是在今年的10月13日才与自家航母“亲密接触”。而本月10日服役的“威尔士亲王”号则是9月20日完成舾装进行首航,11月中旬就直奔朴次茅斯。加上两舰在服役前仅仅有AW-101“灰背隼”直升机进行过舰上起降,所以对于它们来说,之后仍然需要进行后续航行试验和舰机匹配等一系列测试,这就意味着在它们服役后仍然需要较长的时间来形成战斗力。

在服役前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伊丽莎白女王”级起降的还只能是“灰背隼”(图片来源:推特)

而我国近年来在水面舰艇方面,交接入列之前的试验工作一般相对充分,所以航行试验的时间跨度都会比较长,不过入列后所需要进行的后续试验也相对较少。比如在辽宁舰交付入列两个月后,戴明盟就驾驶歼-15战机完成了舰上拦阻着舰和滑跃起飞,而山东舰更是在交接入列前就已经完成了数次舰机匹配和起降测试,本次赴海南入列时甲板上所携带的多架歼-15实机正说明了这一点。

这样一来,考虑到中国的双航母能够更早进入“可用”状态,而如果歼-15能够在未来进行适度的中期升级,那么在面对F-35B时也并非全无还手之力,所以未来几年之内,谁是“第二梯队领跑者”仍然很难说。

不过,在国产第四代隐身舰载战斗机和舰载固定翼预警机的研制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第二艘国产航母也开始初露真容的今天,我们大可不必拘泥于眼下的“双航母国家”强弱争夺战,未来有着更多的精彩值得我们期待。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山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