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日本五代机之路:歼20首飞时心神还未总装 押宝购F22

日本的“令和”新战机

12月20日,日本防卫省发布了令和2年也就是2020年度日本的防卫预算案概要。这是日本在变更年号,进入“令和”时代之后发布的第一份防卫预算案概要。之前的令和元年由于实际就是平成31年,因此并未单独编写防卫预算概要。按照这份预算的概要看,明年的日本自卫队防卫经费的总额将再次增长,达到大约5.07万亿日元。

在经历多年下跌后,自卫队的预算价还是比较高的

在防卫省2020年计划研发的新装备中,一度因为X-2先进技术验证机项目终结而销声匿迹的日本下一代新战机研发工程再次出现,并且一次性拨付了280亿日元(约合2.6亿美元)的研制经费。考虑到这一经费的总额已经不比之前推进多年的X-2先进技术验证机项目少多少,可以认为日本防卫省这回很可能是要“来真的了”。

之所以说是“来真的”,自然就必须提到日本自卫队对于第五代战斗机在过去20年里的思路变化。在2000年第一架F-2支援战斗机交付空中自卫队之后,日本自卫队就开始了对下一代战机的探讨。当时美国正在研制的F-22战斗机作为实际上唯一一款正在研制的五代战机,毫无疑问也成为日本对下一代战机最关键的参考对象。由于日本在冷战时期是最早获得美制F-15战斗机的国家之一,其装备F-15的时间只比美军正式装备F-15晚了5年,因此自卫队认为美军在装备F-22战机后必然会在数年后向日本出售该型战机,于是就把获得五代机的主要希望“押宝”在了求购F-22战机上。

日本的如意算盘是直接买F-22

至于本国研制五代机的想法,考虑到优先获得F-22的方针,以及本国在相关领域都缺乏积累,并没有贸然启动五代机的研制项目,而是通过对高机动性、隐身设计等一系列五代机所需的关键技术进行预研的方式,摸索研究第五代战机的周边技术细节,这一时期上马的X-2“心神”也主要是作为验证这一系列技术的空中试验平台来设计,因此不仅整体的尺寸较小,批准的预算也不算多,整个早期的研制过程也是不紧不慢,结果就是“心神”最早的规划和中国的歼-20战机立项时间差不多,但直到718工程首飞的2011年,“心神”甚至连总装都没有完成。

在这样的双管齐下之下,日本满心认为本国能够在美国之后装备F-22的出口型号,同时在国内逐渐积累起各种五代机研制所需的技术,为将来可能的国产五代机项目打下基础。所以在这一时期,日本对美国发起的多国联合研制F-35战机的提议并不关心,而是将全部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游说美国向日本出口F-22身上。当然结果就是后来的情况,美国最终也没有同意F-22出口,而是在完成了美军自己的订单之后就关闭了生产线。“竹篮打水”的自卫队这才不得已向美国申购F-35战机,并试图通过在本土组装F-35来掌握部分五代机的生产技术。

日本自行生产F-35没多久,因为价格太高,就被迫放弃了后续批次的国产化

这一时期,除了已经进入原型机制造阶段的“心神”之外,正儿八经的五代机项目发展方案探讨也已经在防卫省里进行了一段时间了。这其中最为外界所知晓的,就是在平成23年-26年,也就是2011-2014年里防卫省提出的四款五代机的方案概念。尽管按照年份来看,这四个方案应该是逐年迭代改进,逐渐发展成熟的战斗机方案,但23DMU与24DMU在总体气动布局上却有着很大的区别——如果说23DMU的整体方案算是日本特色的“F-22回魂”,那么24DMU就干脆是“YF-23附体”。不过到了后面的25DMU和26DMU,与F-22类似的正常气动布局的构型又一次成为了主流。

不同时期的战机的具体方案其实有不少差别

随着日本引进的F-35开始在日本进行组装和制造,以及F-35交付自卫队后开始进行试飞和训练,F-35战机在日本媒体心目中的地位也逐渐升高。与此同时,虽然“心神”在2016年4月终于进行了首次试飞,但当媒体和公众发现该机只是一架技术验证机,不仅尺寸、发动机、航电乃至机体材料都不是真正的五代机所用产品,连五代机所不可少的弹舱结构也没有之后,对该机也就迅速失去了兴趣。2017年,当该机完成了计划的全部32次试飞后,更是迅速被大家遗忘了。在此之后,虽然关于日本与英国或者美国公司合作联合研制第五代战机的消息时有传出,甚至有消息说洛马公司要借与日本联合研制战机的当口升级和复产F-22,但最终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而在令和2年的国防预算概要中,新一代战斗机的外观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从之前传统的正常气动布局又回到了24DMU的V型尾翼布局,而整个主翼和翼身融合部分的设计也和之前的24DMU有相当大的差别。虽说预算概要上的效果图未必真能作数,但日本五代机项目在规划上产生的变化,确实是值得我们未来继续关注的内容。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