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不屑于与中国竞争?美专家称登月竞赛只是二流目标

据美国太空新闻网站2月3日发表了一位专家的专栏文章,声称对于美国来说,第二次登月竞赛是第二流的目标。

谷神星机器人公司的商业登月器在月球上的想象图

美国对载人太空飞行的政策再次引起争议。据《太空新闻》报道,美国国会科学委员会正在推动一项更偏向于登陆火星的政策,并远离商业公司的参与。如果你认为载人太空飞行的目的是探索,并且其理由是地缘政治的,这个政策就是明智的。

太空的商业开发当然不需要把人类送入太空。实际上,在太空中与人类打交道对于商业利益而言是一种偏离。甚至美国国防部都不对人类太空飞行感兴趣。设想中的登月或小行星商业计划都不需要人类,机器人会在小行星采矿或建造月球基地(如果有人这样做的话)。旅游业是需要人类参与的商业目标(尽管在无人驾驶汽车,无人公共汽车和无人机的时代,也许需要的人更少)。但是旅游业不应成为政府资助的太空发展的基础,除非仅为富人服务的趋势没有减弱。

NASA在2018年底制定的重返月球与火星探索计划

中国,印度甚至俄罗斯的载人航天计划都具有由国家声望和地区领导力驱动的地缘政治考虑。同样的,拥有由国家声望驱动的新生载人航天计划的较小国家也正在向前迈进。

这给美国留下了两种选择:与发展中国家在新的登月竞赛中竞争,这有可能落败。或是做在美国输掉了与苏联的太空竞赛的前几轮之后,肯尼迪总统所做的事情-设定一个更遥远的目标。1962年的目标是月球。今天应该是火星。

NASA在2019年制定的重返月球的Artemis计划想象图

将我们的载人航天计划转移到支持假设的月球商业计划是不可持续的;载人航天太昂贵了,不利于实现商业目标。商业航天工业还有另一个利益-作政府承包商。是否称其为“商业”是语义问题。如果政策是激励商业航天工业,那么相关的机器人计划将是更好的途径。

另一个驱动因素是国内政治。美国国会科学委员会的职位可能预示着如果明年将有新的美国总统,国家政策将会怎样。国会科学委员会对火星感兴趣符合载人航天飞行的地缘政治目标。而美国宇航局目前的计划是在月球上踏上更多的脚印。

在美国,只有两项积极的载人航天计划在政治上取得了成功。肯尼迪总统决心在登月上击败苏联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比尔·克林顿总统决定与俄罗斯建立国际空间站。(我不认为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发展航天飞机的决定是积极的,因为它是拒绝了火星计划和载人空间站建议的安慰奖)。

美国会在政治上成功完成人类航天的第三项创举吗?在过去的30年中,没有一个像重返月球这样的计划取得过成功,并且所有的(包括当前的)计划都缺乏公众的兴趣。

我能想象的唯一新的地缘政治驱动力是国际合作。不幸的是,这将不是在现任白宫政府领导下,而是在下任政府领导下。如果是这样,那么国会科学委员会的法案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本文作者路易斯·弗里德曼(Louis Friedman)是《行星学会》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他的观点在美国航天界有一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