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中国第二艘075据传已整体成型,速度为何如此快

(原标题:观察者网一周军评:一连两艘075,为何那么急)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对于关注中国海军的军迷而言,第二艘075型两栖攻击舰的成型无疑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作为近年来快速增长的中国两栖攻击力量的代表,中国两栖攻击舰的快速建造不仅说明中国造船工业和海军力量的迅速扩张,也反映了解放军对于当前军事斗争形式的判断与准备;与此同时,土叙俄三国围绕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的谈谈停停打打,无疑也向我们展示了叙利亚内战进入新阶段后各方的情况。

075为什么那么“急”

本周,随着“路过党”们的拍摄爆料,正在上海沪东造船厂建造的第二艘075型两栖攻击舰整体成型的消息不胫而走。虽然从造船的技术角度,该舰距离下水还有一些工序要完成,舰上设备的安装也远没有结束,甚至连防锈底漆之外的涂装工作也没有完成,全舰依然是深红色。但包括舰体、飞行甲板和上层建筑的主要结构总段都已经完成总装。

第二艘075的出现速度显然令人惊喜

虽然在新冠疫情下,沪东造船厂的建造进度是否会受到影响还未可知,但按照沪东造船厂以往的建造速度,第二艘075型两栖攻击舰几乎肯定会在今年上半年就出坞下水。这一时间距离首艘075型两栖攻击舰在去年9月的下水时间只有半年多一点,作为一款排水量堪比“黄蜂”级两栖攻击舰的大船,如此密集的下水进度,在当代全世界海军的建造来看,都是少见的。即使相比中国海军首艘航母与首艘国产航母之间的服役间隔,在两栖攻击舰这一中国海军从未有过建造和使用经验的舰种上,解放军的动作之快,决策之果断也相当惊人。

首艘075型两栖攻击舰尚未服役,这一速度也不是传统的“小步快跑”

这其中的两个重要原因,在于相比正规的大型大甲板舰队航母,两栖攻击舰在造价上要便宜不少,涉及的技术和使用都要简单很多。航母作为舰队核心,不仅要承担以放飞和回收舰载机为主要形式的舰队防空、巡逻警戒、对海对地攻击以及远海反潜作战任务,还要作为舰队的指挥中枢,航母一方面吨位不小,同时有30节左右高航速的性能指标,还要在舰上配备相当完备的舰载雷达和作战指挥系统,再考虑到航母生存性的需要,航母设计不仅要应用高等级的军标要求,还要在防护上有不少安排……这一系列要求自然会让航母的造价水涨船高。

“福特”级航空母舰由于造价太高,美国海军已经动起了“砍配置”的脑筋

相比之下,两栖攻击舰吨位上比较小,作战指挥系统也比较简单,以直升机为主的舰载机运作对船上设备的要求也较低,加上与两栖攻击舰共同作战的两栖舰船普遍航速较低,对其航速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如果以美国海军为例,一艘两栖攻击舰的造价只有同期航母的1/4到1/3,而法国“西北风”级的设计更简单,造价只有法国“戴高乐”号航母的1/5。解放军的两栖攻击舰与航母的价格虽然都不为外界所知,但大致也应该有类似的比例关系。

在设计和使用上,两栖攻击舰也远没有航母那么复杂。航空母舰是一种多功能的海上作战平台,其使用状态在防空作战、打击作战、警戒巡逻以及两栖登陆作战中都不尽相同,在设计上自然需要兼顾各种状态下的表现;同时由于航母起飞区和着舰区面积都不小(阻拦区域宽25-30米,长度在200米以上,弹射起飞区宽25米左右,长度100米左右,滑跃起飞所需要的起飞区长度更长),再加上整备舰载机所需的停机区,在航母上如何布置这三块区域(很多情况下三者的重叠不可避免)既需要周密考虑,也需要大量的实践经验积累。相比之下,两栖攻击舰上直升机的起飞点和着舰点完全一致,且每一架直升机的起降区域相对独立,加上两栖攻击舰的任务单一,因此其甲板布局设计难度较低,使用上的“门道”也不是很多,即使没有两栖攻击舰设计经验的国家也能完成。

两栖攻击舰早已不是超级大国的专利

直升机在整体使用上的简单化,导致两栖攻击舰本身在设计上的难度大幅降低。二战后第一批两栖攻击舰某种程度上属于“废物利用”,使用的是英美在二战期间建造,但在战后无意进行现代化改造升级的航母搭载直升机而来,其全通飞行甲板都没有进行布局上的改进,就能够顺利搭载大量直升机执行作战任务;冷战中和冷战后各国的两栖攻击舰在飞行甲板的设计上也大同小异,基本维持了长方形飞行甲板的状态。也正是因此,中国才可以在没有两栖攻击舰的设计和使用经验的情况下,在有了综合登陆舰(即西方的船坞登陆舰)的设计使用基础后,在短时间内批量建造多艘两栖攻击舰。

由于有东南沿海大规模两栖登陆作战的需求存在,以直升机为主的航空兵“垂直登陆”对于解放军的意义不言自明。由于台湾海峡的存在及其宽度,解放军对从福建沿海穿越台湾海峡进行上陆突击的直升机在作战半径和航程上都有着相当严苛的要求,即表述上所谓的“跨海峡作战能力”。不过这一能力只能满足直升机对台湾岛西部开展行动,对于在台湾东部地区开展的登陆行动而言,除了航母以外,只有两栖攻击舰才能提供充足的空中保障。

“垂直登陆” 是两栖攻击舰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中国海军在批量建造071型综合登陆舰,并为其配属726型气垫登陆艇以后,在台湾东部海域开展两栖进攻作战的态势已经相当明显。随着071型数量的增加,目前解放军已经能够在台湾东部发起合成旅级的两栖登陆作战,但在至关重要的直升机支援力量上,每艘071型携带4架直-8直升机,并同时起降2架的能力虽然只进行运输勉强够用,但考虑到战场侦察、空地火力压制和支援以及登陆场低空防空作战的需求,这些直升机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且由于分散在多艘舰上,其集中调度与指挥也相当不便。

相比之下,一艘075型两栖攻击舰能够同时起飞至少6架直升机,同时携带超过20架各型直升机。两艘075型则能够满足旅级直升机部队的作业和保障需要。从这个角度上看,一次性建造和服役两艘075型两栖攻击舰,为快速壮大中的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部队提供了演训的平台,也为解放军从台湾东部水域发起登陆作战时的装备保障提供了基础。考虑到两栖攻击舰巨大的飞行甲板和航空作业能力,075型两栖攻击舰甚至能够为陆军航空兵的直升机部队提供支援,通过“陆军飞机上舰”的形式,在短时间内增强其作战能力,以满足突发的海上作战需求。

直-10上两栖舰这样的事情,未来也可能会习以为常

相比其他的水面舰艇,中国的两栖舰艇规模和数量在世界上排名靠前的历史更久。而作为世界上少数至今仍有明确进行大规模两栖登陆作战需求的海军之一,中国海军在两栖舰艇领域取得的进展,无疑也会让世界两栖舰艇的发展方向产生新的变化。

“俄土战争”还是“叙土战争”?

本周的叙利亚局势似乎迎来了一个拐点,随着土耳其方面发起了“春季盾牌”行动,双方的对抗行动也在此之后迅速升级。3月1日“春季盾牌”行动首日,叙利亚防空部队声称在伊德利卜击落了6架土耳其军队的攻击型无人机;3月2日,土耳其空军的F-16战机击落了2架叙利亚空军的苏-24战斗轰炸机;3月3日,土耳其空军的F-16又击落了一架叙军的L-39教练机;3月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峰会上,达成关于叙利亚伊德利卜冲突的新停火协议。

在叙利亚内战进入到第九个年头的时候,曾经在叙利亚境内席卷的“伊斯兰国”武装已经几乎消失不见,而在2011年内战之初一度浩浩荡荡兵临大马士革城下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如今则被压缩到叙利亚北部靠近土耳其边境的狭长地带。尽管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军与几派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关系远远谈不上亲密,但对于俄军支持下的巴沙尔政府而言,“宜将剩勇追穷寇”,将叙利亚北部的“老仇人”彻底消灭无疑是目前的当务之急。而在这些反对派控制的地区中,伊德利卜无疑是其中最重要,最具象征意义,也最难啃下的一块。

伊德利卜作为土叙边境省份,长期以来是土耳其渗透的重点地区

作为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较早控制的一个省,伊德利卜省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通过这里既可以控制贯通叙利亚南北的M5公路,也可以控制从西部港口城市拉塔基亚前往阿勒颇的M4公路,伊德利卜省的首府伊德利卜更是最为重要的核心地区。甚至在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内部,伊德利卜市的控制权也在几个武装派别之间有过多次易手。在叙利亚政府军在德拉、东古塔等其他地区取得胜利后,有大量不愿投降的反对派武装分子最终都被转移到了伊德利卜。再加上土耳其军事介入叙利亚内战后,在伊德利卜市也部署了相当规模的土耳其军队。从这个角度来看,叙利亚政府军虽然在进攻伊德利卜的态度上志在必得,但从作战难度上,这也必然会是叙利亚政府军面对的几大挑战之一。

土耳其也在当地部署了不少军队

叙利亚政府军对伊德利卜的全面进攻作战又被称为“伊德利卜黎明2号”作战,这一行动于2019年12月19日正式发起。在此之前的2019年10月,土耳其军队刚刚派出大量部队进入叙利亚北部地区,占领了一条宽30公里左右的所谓“缓冲带”。由于这一地区原本属于库尔德武装,因此虽然叙利亚政府军和俄军都对土军的这一行动作出了应对,但相比土耳其出动的部队,叙军主力部队依然在向伊德利卜集中。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叙利亚政府军稳扎稳打,虽然遭遇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反击,但到2020年的2月底,政府军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包括萨拉基布在内的整段M5号公路,并且击退了反对派武装在土军支援下发起的大规模反击,前锋部队已经进抵伊德利卜。

战局的持续恶化,无疑让长期以来借助叙利亚反对派土耳其方面感到担忧,而俄罗斯空天军驻叙利亚部队给土军造成的沉重打击,则让土耳其政府和土耳其军队都选择了报复来挽回面子。2020年2月27日,俄罗斯空天军与叙利亚政府军空军在空袭行动中造成了至少34名土耳其士兵的死亡。事发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杜安就下令展开对叙利亚政府军的反击行动。军事行动不仅摧毁了一些叙军的坦克、火炮和防空导弹阵地,也击落了包括叙军直升机和战机在内的高价值装备。

尽管土耳其击毁了很多叙利亚装备,但战场大局依然是有利于叙军的

土耳其拥有健全完整的军事力量,特别是其空军部队完全是“北约水平”。叙利亚政府军尤其是空军虽然一直接受俄罗斯军队的援助,也能在战场上得到俄罗斯空天军一定程度的支援,但一来这支力量只适合攻击缺乏防空能力的反对派武装,在正规空战中缺乏先进的战术飞机和完善的空情预警体系,二来俄罗斯空军驻叙利亚的规模有限,在承担部分对地攻击任务之余,也无力独自负担起整个叙利亚的防空任务。因此虽然土耳其战机也许不敢直接挑战俄罗斯空天军,但这种俄军>土军>叙军>反对派的格局,在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叙利亚还将长期持续下去。

俄军虽然援助给叙军不少战机,但多数都是性能落后的二线装备

尽管在停火协议生效前的几小时里,叙利亚政府军与土耳其军队依然在进行激烈炮击和交火,并造成2名土军士兵在战斗中死亡;停火协议生效后的最初几个小时内,依然有小规模冲突爆发。但总体上各方基本遵守了停火协议,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空天军停止了空袭,局势归于平静。

从签署的停火协议内容来看,比起土耳其之前要求叙军撤退到进攻发起线的要求,这份停火协议对叙利亚政府军方面相当有利。协议中,叙利亚政府军不仅保住了现有交火线控制下的M5公路,俄罗斯和土耳其还将在M4号公路南北建立共12公里宽的安全走廊,并允许俄土军队联合巡逻队从3月15日起沿着M4号公路的安全走廊巡逻。这一举动不仅让叙利亚政府军顺利推进和巩固了其现有战线,更为关键的M5公路的恢复和开通争取到了一段相对平静的外部环境。

从战场形势来看,这次停火显然对叙利亚政府更加有利

当然,所谓的停火只是暂时性的措施,有关叙利亚局势的几大根本问题丝毫没有得到解决:土耳其依然不承认阿萨德政府的合法性,叙利亚政府依然不可能允许反对派武装的存在,也不允许土耳其军队占据叙利亚的领土……更不用说到现在都没有认真讨论的库尔德武装前途等一系列问题。从这个角度看,这场停火除了给双方以喘息之机,以准备下一次战斗之外,很难达成更多有意义的内容。作为叙利亚战争众多拐点之一的伊德利卜停火协议,自然也不可能成为叙利亚战争的转折点。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