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美国对非洲战略凸显“冷战思维”

美国武装部队非洲司令部司令斯蒂芬·汤森德日前表示,必须增强美国在非洲的影响力——

美对非战略凸显“冷战思维”

3月10日,据外国媒体报道,美国武装部队非洲司令部司令斯蒂芬·汤森德表示,必须增强美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这样才能在与俄罗斯等国在非洲的竞争中获得优势。美国防部日前宣布,美国陆军第一安全部队援助旅的成员将派驻非洲,同时将驻扎在非洲的101空降师的部分单位撤回美国遂行作战任务训练。这是美军落实美国政府“新非洲战略”的重要举措,凸显冷战思维式的竞争色彩,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背景——

美对非战略从地区争霸,走向“反恐至上”

非洲历来在美国的对外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美国对非洲事务的大规模介入始于冷战之初。当时,为在非洲与苏联展开激烈争夺,美国采取政治、经济和军事等多种手段控制和拉拢非洲,在安哥拉和埃塞俄比亚等国通过扶植“代理人”从军事上对抗苏联在非洲的势力。由此,非洲大陆成为美苏战略角力的主要阵地之一。冷战结束后,随着苏联在非洲影响力的衰退,非洲在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方面的重要性降低,美国逐渐将非洲议题置于其对外战略的底端。美国非洲军事战略强调只发挥有限作用,解决非洲安全问题只能依靠非洲自己。

“9·11”事件促使美国改变对非洲战略环境的判断。美国对非洲在全球反恐战争中的战略价值进行重新评估,认为非洲在能源市场、大国竞争和地区危机方面对美国有重大关系。自此,美对非政策表现出反恐至上、经济先行的特点。为统一协调美国对非事务,加强美国对非洲事务的发言权,美国于2007年正式成立美军非洲司令部,驻地设在德国斯图加特,并逐渐增加其在非洲的军事存在。2017年底,美军在非军事人员已达6000人左右,一年后更是增加到7200人。这些部队部署在西非、北非等地区,主要采取以空中打击、训练和支援为主要形态的军事行动。美国在非洲的军事行动,名曰“为增加非洲国家的安全能力和维护地区稳定”,实则是将反恐当作实现其地缘政治目标和国家利益的政策工具。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对非战略基本以此为主要考量。

转向——

美对非“减员增效”,聚焦大国竞争

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全球战略在“美国优先”原则下出现重大转向。2018年1月,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抛出大国竞争比打击恐怖组织更重要的判断,正式将俄罗斯等国家列为主要竞争对手,声称美国将按照最新的优先级别重新审视美国在世界各地的作战行动和军事投资,以应对其国家利益所面临的威胁。在此背景下,美国对非战略出现重大调整。

2018年底,美国出台“新非洲战略”,声称美国将致力于加强与非洲国家的经贸联系、促进双方获益;应对“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和地区暴力冲突;确保对非援助的效果最大化。新战略在经贸、反恐、援助三方面基本延续了冷战后美国历任政府的做法,但反恐不再是美对非战略的至上之选,遏制俄在非洲的影响成为其核心目标。2018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时称,维护非洲大陆的持久稳定、繁荣、独立和安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但俄罗斯等国在非洲“迅速扩大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构成“重大威胁”,因此防范这种威胁是美国在该地区的首要战略目标。2019年5月,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强调,必须将军事资源转向针对俄罗斯等国,这是五角大楼的首要任务。

在这一原则指导下,美国声称今后非洲反恐作战的主体将是非洲国家军队,美国和伙伴国只负责提供训练、装备、顾问服务。这意味着美国在非洲的反恐部署进入“减员增效”调整期,如削减驻扎在非洲萨赫勒地区的特种部队,从战术层面支持转为更多地依赖区域层面的建议、训练和情报共享;维持在索马里、吉布提等国的军事存在,继续提供军事训练和支援行动。

影响——

非洲经济发展受阻,安全形势加剧恶化

美国“新非洲战略”主要包含以所谓“繁荣非洲”为核心的经贸策略、以价值观输出为导向的援助策略、以反恐主体调整为重点的军事策略,主要服务于“美国优先”,具有明显的大国竞争色彩,将给非洲的和平与发展造成严重影响。

在美对非的经济贸易合作中,非洲处于不利地位,并将深受大国博弈之苦。美国“繁荣非洲”的背后是“通过非洲繁荣自己”,非洲可以为美国提供大量的自然资源,而美国提供给非洲的产品可能会超出非洲市场的消化能力。同时,为抗衡俄罗斯在非洲的影响力,美国将加大对地处战略位置和拥有战略资源的非洲国家的援助,以增强美在当地的影响力。随着美国与俄罗斯在非洲的竞争加剧,非洲经济发展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美国对非军事策略的调整,将使非洲安全形势加剧恶化。近年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失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本营后,开始向非洲地区转移。随着大批极端分子回流,非洲已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高危地带,地处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萨赫勒地区是目前非洲恐怖主义分子最为猖獗的地区,“博科圣地”组织、索马里“青年党”等经常制造恐怖袭击事件,对地区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在非洲反恐作战力量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形势下,美军在非洲的战略调整势必会给当地造成安全真空。非洲安全形势日益严峻,美国所谓“繁荣非洲”的计划将成为一张“画饼”。

方 宸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