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中国需警惕 疫情在美大规模爆发时美军竟还正常训练

截至北京时间4月8日凌晨4时48分,全球有统计的205个国家和地区中,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1413515例,累计死亡81200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病例386817例,累计死亡12285例,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地区,而且确诊人数已经到达世界第二的意大利的两倍多。

另一方面美军的感染也非常严重,根据美国国防部4月2日的数据,整个国防部下属1638人确诊,其中军人893人,平民306,军属256,承包商95人。累计死亡5人,其中军人1人。而退伍军人事务部下属的荣军医院,早在3月31日就有1347例老兵确诊,47人死亡。

与此同时美军非感染部队的部署和训练却几乎没有中断,要知道军队训练几乎不可能佩戴口罩,这一举措无疑为新冠病毒在美军内的大规模传播继续提供了通道。这一事实再度说明了美国的穷兵黩武。对于中国而言,还要进一步警惕美国的动作和图谋。

美国航母罗斯福号,大批军官感染新冠肺炎。视频截图

中国全面抗击疫情的几个月,美军在干什么?

毫无疑问,美军面对疫情如此被动的重要原因,是有人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月2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的那样:“美国政府原本能在疫情初期就进行更广泛的病毒检测,却任由时机白白流失,错过了一系列挽救局面的机会。从某种程度上说,恰恰是美国浪费了中国努力防控疫情为其创造的时间窗口。”

对于美军而言,在这些被“浪费”的时间都干了些什么呢?

去年,美国的海军推行一项疯狂的军购计划,打算到2025年前购买包括LRASM、海上打击战斧、NSM和标准-6在内的1625枚主力导弹,这些导弹主要是重型反舰导弹。抛开这些导弹的作战性能不论,光数量就是中国海军舰艇数的近五倍。强调一点,这个数字绝对是反常的,美国海军2016年制定五年预算时仅仅只要求采购88枚重型反舰导弹。此外美国还打算在2021财年购买30000枚各种用途的导弹。

LRASM系统是美军设想的未来长距离反舰的主要兵器之一

出于对美国扩大打击力量的极度不安,笔者过去已经向相关部门提出了参考和报告。过去的几个月中尽管和全国人民一样面对着新冠疫情的威胁,笔者还是依然关注着美军的动向。

根据笔者的观察,美军在过去的两个月,主要干了下面这些事:

首先就是展示新立项、新研发、新提升的武器装备传递威慑力。

3月9日,美国太空军接收本军种首套攻击武器系统——“反通信系统Block10.2”(CCSB10.2),并宣布新成立的太空军已经具备初步作战能力。

美国太空军接收首个进攻性武器Block10.2

而为美国空军提供第五代战斗机F-35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经过多年的攻关,F-35的生产速度可以提高到2-3天一架,而且价格还可以进一步下探。

同样在3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白沙导弹靶场进行了“精确打击导弹(PrSM)”第二次实弹测试,并首次公布了该导弹的外观照片。

PrSM发射瞬间

其次就是以军舰和飞机对我南海进行窜扰和侦察,搞所谓的“自由航行”。早在2月18日根据长期跟踪美军战机动态的推特账号“飞机观察”(AircraftSpots)提供的飞行路线显示,一架隶属于美国海军的EP-3E“白羊座”电子侦察机在南海上空进行了飞行,随后返回驻日美军的嘉手纳空军基地。从飞行路上看,该机自西向东飞越南海上空,通过巴士海峡后返回基地。

2月18日美军EP-3E侦察机的部分轨迹

同日根据台湾媒体报道,隶属于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的一架舰载预警机于17日被发现出现在巴士海峡上空,事后罗斯福号航母果然出现在了东太平洋地区,并在疫情爆发前一直停留在我国附近海域。

类似的事情绝非孤例,仅公开的部分信息的就有:

1月5日,AircraftSpots注意到有两架B-52H战略轰炸机当天从西太平洋美国属地的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出发,飞入南海空域。

1月17日,美国军舰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夏洛”号穿越了台湾海峡。这也是台湾地区伪大选之后,美军舰首次穿越台湾海峡。

1月25日,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单独闯入南沙群岛遭我军驱离。

1月28日,美国海军两艘濒海战斗舰以编队的形式在中国南海海域航行。

1月31日,AircraftSpots再度发现有B-52H战略轰炸机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出发,巡航中国的南海。在航行过程中,该飞机穿越了我国划定的防空识别区和国际民航组织划定的台北飞行情报区。

2月2日,美军的核爆炸粉尘大气收集机WC135W飞入我南海空域。

2月25日至3月6日期间,美泰联合进行了“金色眼镜蛇”演习。

3月10日美国海军“麦克坎贝尔”号驱逐舰再次擅闯中国南海,并由我护卫舰驱离。

3月13日美国海军的“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和“吉佛兹”号濒海战斗舰于闯入中国南海海域并开展联合训练。美国海军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于3月15日在南海海域航行,并与美国海军的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开展了联合训练。

与此同时美国还按计划进行了很多综合保障训练,比如美陆军的25航空团在2月进行了野战应急保障的演习,驻泰国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1远征部队进行了“远征血库”的建设和演习,希望能够保持在战斗和危机中的自给能力。

最后美军的相关部门还不忘渲染中国威胁,同时谋划发展构想。根据防务新闻网3月6日报道,美国海军陆战队向参议院武装委员会海上力量分会提交书面陈词文件指出,海军陆战队正在太平洋地区部署机动反舰导弹,挑战实力不断增长的中国海军。这是当前该军种实施地面力量现代化升级的最高要务。

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大规模爆发,美军又在干什么?

如果说之前的种种只能算美国趁火打劫,是无道德不地道的行为,那么当进入三月,美国的新冠疫情呈现出迅猛爆发的态势以来,美军的所作所为简直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了。

这其中又可以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3月25日以前,美军的一切行动几乎可以按照:演习、部署、继续训练来形容。这里的内容与前述大同小异就不详细介绍了。

3月25日以后不管是美国国内的舆论还是美军自己的感染情况,都不再允许像之前一样频繁进行军事活动甚至是跨单位的军事活动了。在战斗部队中,美军航母“罗斯福”号的情况最严重,几千人与少数患者生活在一起,舰船中能够隔离的床位非常有限。

舰长要求全舰隔离的请求被美国国防部无情拒绝,美军高层宣称与关心水手同样重要的是“维持战备状态”,最终要求全体隔离的航母舰长被撤职,由原来的老舰长接任。但美国至少已经有14万网民联合签名要求原航母舰长官复原职。

在上述原因的共同作用下,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下达“停止行动命令”,要求所有驻外美军停止一切旅行和行动计划,避免将病毒带回家或是在军中传播,禁令最多持续60天。

但是美军并没有老老实实的投入抗疫和自查,无论是支援地方抗击疫情还是抵抗疫情在军内传播,保障能力更强的美军都要做的比解放军差得多得多。

由于美国的军民矛盾比较深,美国老百姓非常警惕在国内用兵,美军一切救灾行动都是在联邦紧急情况管理局的授权下进行的。美国陆军和美国工程兵部队协助地方政府建立的几处方舱医院,已经成为美军直接参与救灾仅有的几个宣传亮点了。

美国陆军工程兵团参与的一座由会展中心改建的方舱医院

值得一提的是,美军军属的现役医疗力量除了“仁慈”号和“安慰”号两艘医疗船之外,几乎没有投入到抗击疫情中去。即使是这两艘医疗船,也不接受和新冠疫情相关的病人,导致共有2000张床位的两艘船3天时间内仅仅接诊了35位病人。这与派出医疗力量直接军管了雷神山、火神山两个抗疫堡垒,并支援了武汉市肺科医院、汉口医院和泰康同济医院等抗疫一线的解放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诺斯维尔医疗集团负责人迈克尔道林直言不讳的说,“说实话吧,这就是个笑话”。

这次国内的疫情流行中,军营几乎没有受到波及,这一方面有军营与社会相对独立的原因,外部感染向军营内传递的途径是可数的有限的。另一方面也是人民军队采取了足够多的措施,例如要求外出放假的官兵延迟归队,有接触暴露风险的部门和个人进行隔离,日常训练采取多梯次、小队化的方法进行等等。

而美军面对已呈多点开花的军内疫情,仍然频繁地进行军事操演和训练。前面提到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下达“停止行动命令”,要求六十天内美军采取特殊手段以进一步遏制疫情,但这最多只是让美军出于保证战备的目的停止了大规模的演习和全局性的调动,就笔者近期观察美军的训练和小范围的调动并没有减少,少数部门还有更加密集的趋势。

以海军为例,根据公开信息,近期美国海军在全世界多个海域内保持了活跃。

3月27日,美驱逐舰ddg91还在太平洋上巡航,并接受了海上补给。于同日阿拉伯湾的海军驱逐舰也进行了巡航。

3月28日,“美利坚”两栖攻击舰在大雨中仍然进行F-35带弹起飞训练。

3月29日,驻意大利的海军VP4中队的多架P-8a巡逻机与3艘驱逐舰进行了海上合练。同时“福特”号航空母舰趁着还没有确诊出新冠疫情感染者,又继续进行了紧锣密鼓的训练。

除此之外,美国空军、陆军甚至刚成立的太空军都还在不断进行着训练和军事活动。更为夸张的是,出现确诊病例之后仅仅三天,驻冲绳的美空军18联队就恢复了飞行训练。

整个美军为了所谓的保持与提高战斗力,已陷入疯狂状态。

美军之所以如此疯狂和美军高层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可以从美海军高级军官对于“罗斯福”号航母疫情爆发的态度中略窥一二。“罗斯福”号航母“吹哨人”舰长建议只留下10%的人维护核反应堆以及消毒,其他人都下船隔离。

但是太平洋舰队司令和海军代理部长都坚决反对,太平洋舰队司令4月2日表示仍需有队伍继续留在“罗斯福”号,包括核反应堆、消防、损管、武器弹药。

有人认为太平洋舰队司令的表态说明了他想继续在航母上维持可以直接投入战斗的最小兵力。

海军作战部长也表示,最重要的是照顾海兵和保持随时可以执行任务,虽然照顾海兵被他排在前面,但我们都知道他想强调什么。

美国海军部长还表示,“罗斯福”号舰长求援信中的“在战争时,我们愿意承担和平时期无法承受的风险。但是现在没有开战,我们不能让一个海军因为疫情失去生命”的段落会传递一种误解,让人认为美军没有随时准备战斗。

目前发生的疫情胜过任何雄辩,证明美国政客不仅对美国底层人民的痛苦感到麻木,甚至对于普通士兵的健康和生命也漠不关心,哪怕这些士兵直接维系着美国的世界霸权。

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却要引起重视来,去年大规模的军购方案、今年越是疫情越练兵的反常举动以及3月30日美国防部请求国会授权,停止在未来的军费预算文件中公开具体的技术细节。种种迹象表明,美军可能于近年内有大动作。

众所周知,中国奉行节俭建军的原则,不可能像美国一样把很多半新的装备就封存起来,一旦遭遇类似于珍珠港的事件影响极大。因此对于美军的反常动向,我们一定要保持高度戒备和警惕,畅通双边沟通机制,必要时要采取对等措施,粉碎一切可能影响到中国利益的图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余鹏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