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苏-34:战力惊人的空中“鸭嘴兽”

图为苏-34战斗轰炸机。

当前,随着土耳其与俄罗斯达成关于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停火协议,叙利亚先前紧张的局势有所缓解,昔日战机频现的天空也多了几分宁静。

该协议签订之前,交战各方在地面和空中的交锋一度让叙利亚问题阴云密布。尤其是苏-34战斗轰炸机和F-16等战机的加入,让战局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那么,这款以“鸭嘴兽”为绰号的战斗轰炸机究竟凭借怎样的“底牌”跻身战场角力的前沿?曾经“修炼”20年的它又能否在未来扛起俄军空对地的火力担当?本期就让我们走近它——

定位明晰

敏捷与力量兼备的“职业拳手”

上世纪80年代前后,几场局部战争的磨砺使精确制导武器日渐成熟,显著改变了空袭作战的样式,速度更快、突防能力强的战斗轰炸机越来越多地承担起空袭作战的任务。这一时期,俄空军的主力战斗轰炸机还是苏-24,这种服役10多年的战斗轰炸机面对已发生改变的作战环境显然有些滞后,逐渐暴露出种种短板和不足。

1986年,苏霍伊设计局开始设计一种全新的战斗轰炸机,目标是在90年代中期开始用其取代苏-24执行对敌纵深战术目标进行攻击的任务。但是很快,设计全新战斗轰炸机的想法被另一项决策所取代,苏霍伊设计局的研发思路转向选用现有战机进行优化升级。

这一过程中,当时先进的苏-27战斗机被确定为研制新战机的“模板”。接力跑步速度更快。这使得苏-34还未起步就先有了一个好“底子”,它也因此最早被命名为苏-27IB。

1990年,仅用了不到4年时间,这种新型战斗轰炸机就第一次飞上蓝天。然而,苏联解体的寒风乍起,延误了苏-34的研发进程,局势动荡、资金不足等诸多困难纷至沓来。到21世纪初,苏霍伊设计局仅制造出数架试飞样机。直到2007年,苏-34才正式进入俄罗斯空军序列。

由于“师承”苏-27,苏-34的机动性能非常出色,后掠翼、双发动机、双垂尾一应俱全,还在机头部位加装了可动鸭翼,战机的气动平衡性能进一步提升,甚至能做出苏-27引以为傲的“眼镜蛇机动”。但是,苏-34的定位毕竟是战斗轰炸机,与苏-27相比,“对地拳头硬”和“负重力气大”才是其核心竞争力。这一定位也决定了苏-34的“重口味”——打击的主要是敌方纵深内的军用机场、通信节点、指挥中心等高价值固定点位目标。

苏-34正常载弹量达8吨,堪称一座移动的“空中武器库”。除有一门30毫米口径的机炮外,机上还设计了12个武器挂点,既能携带多种空地/空舰导弹、精确制导炸弹、子母弹等执行打击任务,也能携带中程、近程空空导弹进行空中自卫,在必要时它还能挂载空射巡航导弹甚至核弹。强大的武器系统使苏-34成为名副其实的对地攻击“职业拳手”。

为了能抡起“重拳”,苏-34采用2台加力涡轮风扇发动机,能提供很大的推力,在海平面能够以1.2马赫的速度飞行。在续航力方面,苏-34也堪称出色,仅靠战机自身油箱携带的燃料,它的最大航程也能达到4000公里。如果携带外挂油箱或进行空中加油,它甚至能在几小时内横穿整个俄罗斯领土。

突出“对地”

于细微处见真章的鹰击“利器”

为了尽可能提高苏-34对地打击能力,苏霍伊设计局的设计师们在细节雕琢上不遗余力。比如,它身上辨识度最高的“鸭嘴”状机鼻,就是设计师们的“神来之笔”。宽扁的机鼻带来的不仅是特立独行的外观,还给苏-34带来了不少独特的优势。

如同自然界中的鸭嘴兽宽扁的嘴巴布满敏感神经,苏-34的“鸭嘴”状机鼻里放置的是机载雷达。得益于这种宽扁机鼻提供的充裕空间,苏-34可以装下口径更大的多功能雷达,探测效果更佳。雷达具有地形跟踪能力,能确保战机在特殊天气条件下对目标实施打击。

“鸭嘴”的设计还带来了更大的机舱空间。苏-34飞行员的座椅不像其他同类型战机那样一前一后纵向排列,而是像大型客机或是战略轰炸机驾驶舱座椅那样,采用横向排列的方式。这样,飞行员就可以更高效地沟通协作,视野也更加宽广。相对宽阔的座舱使飞行员甚至可以从座椅上站起来活动腿脚,或是到机舱后侧小憩片刻。设计师还在飞行员座椅下设置了尿液收集装置,以解决飞行员在驾机长途奔袭时的“内急”问题。

作为以低空、超低空突防见长的战机,提高自身防护能力尤为重要。苏-34机身结构坚固,多处采用系统冗余设计,有效提高了战场生存力。它的座舱被高强度的钛合金包围,像处于“浴缸”之中,舱壁装甲可以抵挡高射机枪、小口径高炮和导弹破片的打击,能保护飞行员和仪器仪表不受损伤。据称,飞机尾梁内还安装了一部后视雷达,用以监视后方来袭的敌机,并有针对性地做出反应。

在此基础上,近年来,俄罗斯对苏-34的机载航空电子设备、火控系统、电子战系统、侦察模块与外挂侦察吊舱进行了改进和升级,进一步提高了其战场生存和机动作战能力。

也正因如此,苏-34投入战场后的总体表现可谓不俗。从2008年的俄格战争,到2015年打击ISIS,再到近期土叙边境的空袭作战,都有苏-34的身影。甚至在3月初的叙利亚,苏-34还出动并发射反辐射导弹,摧毁了对手的一部防空预警雷达。

往何处去

战斗轰炸机面临的“时代之问”

作为一款21世纪初列装的战机,苏-34与同期研发的四代战机相比,有一个先天的缺憾——没能采用隐身设计。自海湾战争以来,空战中第一轮“踹门”任务更多地落在隐身战机身上,“防区之外实施精准打击”作战方式的出现,进一步压缩了超低空突防战机的生存空间。人们不禁要问,在信息化程度日益提升的现代战争中,战斗轰炸机是不是过时了?苏-34是不是正面临着被时代淘汰的风险?

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得出“战斗轰炸机已经过时”的论断还为时尚早。在对手防空体系相对薄弱的情况下,苏-34还是能够发挥其航程大、载弹多的优势,通过长时间的超低空飞行来进行突袭,这从苏-34服役后所取得的战果中可以得到证明。

然而,缺少隐身能力的苏-34想要靠超低空突防“一招鲜吃遍天”将越来越难。超低空突防战术虽然在当前依旧具有相当的实战意义,但是随着雷达技术以及防空体系的快速发展和完善,其作战效能势必有所降低。当前,一些国家的预警机通过装备先进的相控阵雷达,已经可以有效过滤或者抑制地面/海面的反射杂波,探测到利用复杂地形地势进行突防的超低空飞行器。此外,在雷达和光电搜索/跟踪系统的加持下,近程低空防御系统威力日增,正不断挤压超低空突防战机的生存空间,特别是便携式防空导弹、近防炮的大量装备和使用,以及正趋于成熟的定向能防空武器的出现,也使得实施超低空突防的战机面临更多的致命威胁。

当前,武器装备的发展正呈现出“专业的趋于更专业”“通用的将变得更通用”的趋势。未来战场上的轰炸任务将更多地交由高隐身性的有人/无人轰炸机来完成;多用途重型和中型战斗机一样能够出色完成对地/对海攻击任务,这也使得功能相对“专一”的苏-34前途更加难以预见。

当然,无论战争形态发生怎样的变化,任何武器和战术的运用都有其相应的具体背景,如果能深度嵌入一个完整的作战体系,扬其长而避其短,苏-34照样能发挥出其“空中炸弹卡车”的作用。苏-34如此,其他的类似武器装备也同样如此。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