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我军少将:印度应汲取加勒万河谷冲突教训 回归清醒

中印关系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近段时间以来, 中印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引起全球媒体关注,那么,此次冲突事件究竟因何而起,责任在谁?历史上,加勒万河谷地区的主权归属是如何确定的?这次冲突事件将为今后中印双方解决边界问题带来哪些启示?

主持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了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的来龙去脉。他说,今年4月以来,印度边防部队单方面在加勒万河谷地区持续抵边修建道路、桥梁等设施,中方多次提出交涉和抗议,但印方反而变本加厉越线滋事。

5月6日凌晨,印度边防部队乘夜色在加勒万河谷地区越线进入中国领土构工设障,阻拦中方边防部队正常巡逻,蓄意挑起事端,试图单方面改变边境管控现状。中方边防部队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加强现场应对和边境地区管控。在中方强烈要求下,印方同意并撤出越线人员,拆除越线设施。

6月6日,两国边防部队举行军长级会晤,就缓和边境地区局势达成共识。印方承诺不越过加勒万河口巡逻和修建设施,双方通过现地指挥官会晤商定分批撤军事宜。

但令人震惊的是,6月15日晚,印方一线边防部队公然打破共识,在局势已经趋缓情况下,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甚至暴力攻击中方官兵,进而引发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一南教授,您认为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冲突?

金一南:

这场冲突的性质实际上非常清楚,明显的是印方人员越界,而且印方人员第一违规,第二越界,第三挑衅,所以造成边界的冲突。就连6月19日印度总理莫迪召开大会,向全国通报这个情况,他都讲,没有人侵犯印度的边界,没有人在印度的边界越界了,没有人占领印方的哨所。印方已经承认,中国军人没有越界,而是印度军人违背了原来达成的协议。

6月6日两国边防部队举行了军长级的会晤,已经就缓和边境地区达成了共识。印方的越界行为实际上就直接破坏了6月6日中印双方就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印方当时承诺不越过加勒万河谷巡逻和修建设施,后来完全违背了他们的诺言,而且越界进入我方实际控制线以后,挑衅殴打我方人员,造成边境冲突,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它的性质,就是印度军人单方面的越界、违规和挑衅造成今天这样的情况。

印度在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大规模修建公路。(图源:BBC)

印度在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大规模修建公路。(图源:BBC)

主持人:

此次冲突发生在加勒万河谷地区,那么历史上中印双方在这一地区是如何划定边界的?这一地区的主权归属是否清晰?

金一南:

这个河谷它的位置处于中印边界阿克赛钦的西部,按照双方的实际控制线,印方也承认这在中方的实际控制线范围内。我们为什么反复强调实际控制线呢?因为全长将近2000公里的中印边界线实际上从未正式划定,到今天也没有一个条约来约定。印度是1947年才独立的,印度独立后他接手了英方的资产,英国人在边界上划了一条“麦克马洪线”。“麦克马洪线”完全违反了中国的传统习惯线和实际控制线,中国从未承认“麦克马洪线”,“麦克马洪线”引起了中印双方长期的边境冲突。英国人在印巴之间还留了块克什米尔地区,在克什米尔也没有划定清晰边界,又引起了印巴双方激烈的冲突。我觉得这是英国作为一个老牌殖民者玩弄的手段,就是他走了以后要留下很多冲突,埋下很多地雷,埋下很多桩子,引起你们的不和,他是这样一种企图。我军1950年进入阿克赛钦地区的时候,当地还发现了国民党军队少部分的驻守人员。那个地区长期以来就是我们重要的部分,没有什么争议的,而印度的力量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地区,他历史上从来没有控制过这个地区。

主持人:

的确,虽然中印这段边界线没有正式划定,但从历史上,这个地区就是中国的领土。正如同很多网友所言: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神圣不可侵犯,任何时候,若有来犯必全力还击。我们知道,中印两国1962年就因边界问题发生过战争,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西藏、新疆边防部队在中印边境地区,对侵入中国领土的印度军队进行了自卫反击作战。一南教授,1962年那场战争是怎样发生的?

金一南:

引发1962年边界冲突的责任非常明显,印度人甚至越过了“麦克马洪线”,“麦克马洪线”本身就是条非法的线段,历届中国政府都不承认,包括北洋政府、民国政府、新中国政府,概不承认“麦克马洪线”。1959年周恩来总理给印度总理尼赫鲁写了封信,信里就写,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复杂问题。1960年,周恩来总理访问印度,与印度总理尼赫鲁会谈,双方达成了六点基本共识。第一点,双方承认边界存在争议;第二点,两国之间存在一条各自行政管辖的实际控制线;第三点,在确定两国边界时,某些分水岭、河谷、山口等地同样适于边界各线;第四点,两国边界问题的解决应该照顾到两国人民对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的民族感情;第五点,边界问题解决之前双方应恪守实际控制线不提领土要求作为先决条件;第六点,为保证边境安宁,便于商谈的进行,双方在边界各段应继续停止巡逻。1962年的边境冲突就是印度方面单方面推翻了六点共识。1961年印度开始单方面执行尼赫鲁的“前进政策”,就是直接对这六点共识的摧毁。后来披露“前进政策”的目标:第一,堵住中国向前推进的路线;第二,把中国人赶出西段的阿克赛钦地区;第三,在中国各个据点之间建立印度哨所,派出巡逻队,切断中国的供应线,最后迫使中国人撤走。这是尼赫鲁“前进政策”的三个要点,直接导致了1962年边境冲突。我们是一忍再忍、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千方百计用和平方法解决两个人口大国、两个发展中大国的边界问题,结果最后是没有办法,忍无可忍,退无可退,1962年的边境冲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的。

1962年的那次我军对印自卫反击作战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历次边境作战打得最漂亮的一次。关于作战的战况和战果,媒体上有很多资料,感兴趣的听众读者可查询。中国一直坚持睦邻友好政策,一直坚持维护和平立场,与周边国家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友好相处。我们是在这样巨大胜利的军事成果的支撑之下,我们宣布停火,宣布后退,实际上是我们表示了一个极大的善意,就是中国印度之间,我们所有的争端通过和平方法解决,不要通过武力解决。你的和平是基于实力的和平,而不是乞求。

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官兵,在海拔4300多米的雪山上巡逻

主持人:

看来,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现实上看,中方始终力求通过和平的方式处理中印边界问题,战争与冲突都是被迫的选择。而且,这种态度和立场一直延续到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事件,延续至今天的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始终不曾有过改变。

金一南:

对的,是这样的。2017年从6月18日洞朗冲突开始,印度军人单方面越界。为什么印度的媒体几乎在冲突初期哑然,不发表任何观点?因为是印度军队跨过了双方的实际控制线,非法进入中国领土之内七八十天,把他们的装备都拉进来了,最后被迫撤出中国领土。在双方的交涉之下,我们西藏方面的边防人员和我们的国家政府表现了极大的容忍。我们两个全世界人口最大的国家一定不要爆发战争,我们在这样一种以大局为重的驱动之下,我们表现了高度忍耐。印度军人非法进入中国领土两个多月的时间,最后一直到了8月底,印度军队被迫撤出,保持了洞朗事件和平解决,取得了比较好的结果。

中印洞朗对峙事件(资料图)

中印洞朗对峙事件(资料图)

主持人:

其实印度最近不光和中国发生了边界冲突,而且还在与巴基斯坦、尼泊尔的边界地区频频挑起事端。那么,印度在其国内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各类矛盾严重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接连寻衅滋事?

金一南:

为什么他敢于同时与巴基斯坦、与尼泊尔、与中国发生这样的边界冲突?他认为在南亚这个地区我是老大,谁拿我都没有办法。所以说我觉得,我军在加勒万河谷给印度一个教训,促使印度执政者清醒,这一点非常好,制止对方的冒险。我们经常讲冲突中有原则,以小冲突防止大冲突。连续的边界的这种对抗、小冲突,是为了不发生大冲突。连续的忍耐,忍到最后你忍无可忍就是大冲突。所以通过小冲突不断展示决心,不断展示实力,使对方适可而止,使对方不敢铤而走险,这是冲突学说的一个步骤,就是让对方清醒。

巴基斯坦斥责印方开火射击时以平民为目标滥射。(图源:俄罗斯卫星网)

巴基斯坦斥责印方开火射击时以平民为目标滥射。(图源:俄罗斯卫星网)

主持人:

中印边界冲突发生以后,美国一些政客近几天来表现得非常兴奋。《华尔街日报》引述华盛顿传统基金会南亚问题专家史密斯的话称:“这将增强印度将美国视为伙伴的决心。”我们知道,美国一直把印度当做制衡亚太地区的一颗棋子,2017年将“印太”概念纳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并把印太方向作为美国首要的战略方向。这回中印边界冲突,似乎被美方认为是一个拉拢印度的好机会。对此,您怎么看?

金一南:

原来美国人要掺和中印之间边界冲突的问题,5月份美国国务院的高级外交官威尔斯还讲,中方试图通过入侵的方式改变中印边境现状。她用了“入侵”两个字。6月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美国正在密切关注中印两国军队在实际控制线的沿线情况,他没有用“入侵”了,说印度和中国都表达了缓和局势的愿望,我们支持和平解决目前的局势。因为美国他也发现了印度没有被入侵,而是印度入侵了中方。特朗普也讲了,我已经告诉印度和中国,美国准备好,也愿意而且能够调解仲裁他们的边境争端。中方就不用说了,印度方面也很明确地讲了,这个问题能够与中国商谈得到解决,不用别人掺合。所以我们从今天看,美国在中印关系之间一定要插入楔子的,但这回加勒万河谷的楔子,他不大能楔得住。因为我们的做法有理、有利、有节,符合国际惯例,而且我们没有越界、没有违规,是对方越界、对方违规、对方挑起的冲突。这也是我们在国际斗争中,在中印边境冲突中我们经常处于有利状态的一个很有力的支撑点。

从印度方面看,他是一个地区大国,而且想做一个世界大国,如果自身边界问题还让其他大国插手,也有失脸面。同时,如果中印边界问题国际化了,那么,印巴边界、印尼边界问题怎么办,可否说明印度连自主能力都没有。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恶化。(图源:美联社)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恶化。(图源:美联社)

主持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已经表明了中方在解决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上的立场,就是希望印方同中方相向而行,通过双方既有军事和外交渠道,就妥善处理当前边境事态加强沟通协调,共同维护两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而不是引入外力,使矛盾扩大化。您认为,印度方面会怎么回应?

金一南:

我们特别希望印度总理莫迪真正具有一些战略的眼光。中国方面对印度抱有良好的愿望,这是毫无疑问的。2017年的6月份到8月份,洞朗冲突之后印方撤回了,莫迪到厦门参加了金砖五国的会议,我们给莫迪很高规格的接待。2018年4月份,莫迪又以私人身份到武汉访问,习主席在武汉与莫迪会见的东湖那条路,今天都被武汉人民称为“习莫路”。这回在加勒万河谷印军的一部分人越界、违规、挑衅,我怀疑到底是不是印度高层的决定,印军方与政界沟通是否顺畅,是否取得一致。印度边境上少部分军人的这种铤而走险,想弄个噱头,想获得晋升,想获得关注,挑起边境冲突,而且冲突一开始就超出了是非的界限,超出了理性界限,变成民族感情、民族对立、民族对抗。如果印度政府被这种民族对立、民族对抗的浪潮所席卷的话,对印度会造成更大的损害。中印的关系就是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中国人,包括我们广大的群众也好,包括中国军人也好,包括中国政治家也好,我们从来没有准备与印度为敌,我们从来是希望中印恢复友好。我们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发起国,我们有充分的历史的理由、现实的理由和未来的理由相信,中印不应该发生冲突,中印的所有问题都可以通过和平谈判的方法获得解决。我们希望印度方面也秉承着这种理性,你要真正看到印度是与中国对抗的利益大还是与中国合作的利益大。一个清醒的政治家,作为一个战略人物,应该引导整个国家和民族拨开云雾,看见晴天,看见我们未来的发展,我们的合作,双方的利益要远远大于对抗所带来的那种损害。

主权安全是一个国家生存发展的基本前提。中国坚持和平外交政策,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决心也是坚定不移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们的一贯原则。

来源:CNR国防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