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解放军战机都不用过海峡中线 就可一击瘫痪台军机场

《Globaltimes》在8月16日发表一篇采访,受访的大陆军事专家表示,解放军空军具有“一击瘫痪敌方机场”的能力。这份报道引起了外媒关心和转载。

那么,解放军凭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

“一击瘫痪敌方机场”是一种标志性的说法,实际上被压制的对象是对方的航空兵作战能力。这是战争当中最重要的举措之一。也是现代战争中首先要采取的几个步骤之一。一般来说,压制航空兵的主要目标有两个,首先是让对方“飞不起来”,其次是让对方“降不回去”。

要做到这两点,确实不算太容易。即使以空中作战能力最强的美国,在海湾战争和南斯拉夫战争当中,也用了很大力量,才勉强压制住了伊拉克和南斯拉夫航空兵部队,后两者只有零星飞机能够起飞迎战,而且很快被击落殆尽。          

[珠海航展上的国产空对地武器系统]

那么,解放军能不能做到?面对这个问题,相当多读者的第一反应是“东风洗地”。确实,火箭军部队无论从装备还是训练上,都有很强的反机场作战能力。不过压制台湾航空兵不是简单地把跑道炸掉,更重要的是剥夺对岸的体系作战能力。如果大陆真的发起武力统一,当然是陆海空兵器一起上阵。然而我们今天要说的是,仅仅凭借解放军的空射火力,就可以完成这项任务了。

现代空中作战并不是飞行员的单打独斗。哪怕在二战时期,航空兵也需要依赖指挥控制体系才能发挥作用。因此,压制对岸航空兵,首先要把航管雷达和通信指挥中心打掉。台湾方面纵深狭小,主要军事基地早就被外界充分了解。哪怕用民用卫星照片,也能很容易找到上面两种目标。用出现在珠海航展上的各种卫星制导滑翔炸弹,就可以把台湾方面的固定雷达和指挥中心全部干掉。其中射程较远的FT-12炸弹射程达到150千米,意味着载机甚至不用过所谓的海峡中线就可以投弹。          

[天雷一号空面导弹]

同时被干掉的还有台湾的各类对空警戒雷达。早在2016年,中央电视台军事新闻中就出现了空军用反辐射导弹攻击雷达的视频。CM-102反辐射导弹已经是可以出口的外贸产品。对岸在这个问题上,不需要有什么幻想。无论“爱国者”是多少钱买的,也会在反辐射导弹的攻击下变成瞎子。

台湾方面在岛上经营数十年,肯定不会因为固定雷达和设施被机会就失去战斗力。机动式的航管雷达和指控中心会在爆炸响起后,匆忙从掩体里拉出来。同时拉出掩体的还有包括F-16、幻影-2000在内的各类战斗机。但是对岸不要指望能按照日常演习一样放飞战斗机。因为雷达和通信设备只要开机,就是明显辐射源,会立刻吃上一发反辐射导弹。

下面要谈的问题可能是人们最关心的:台湾方面的战斗机能上跑道起降吗?跑道一般用坚硬的混凝土和沥青铺设,但是一样挡不住重磅炸弹的轰击。为此,人们早就发明了跑道抢修技术,一旦跑道被炸出大坑,就立刻出动推土机,把一部分碎渣推进坑里填平,然后浇筑速干水泥,再用多孔钢板盖在坑上,用压路机反复碾压平整。这虽然看上去不太雅观也不怎么耐用,但是至少可以保证紧急情况下的使用。训练有素的抢修队能在几个小时内恢复跑道使用。那么,用更大威力的炸弹来攻击是不是奏效呢?经过反复研究,空中作战的专家们终于发现,摧毁跑道的秘诀不是投掷大威力炸弹,而是威力小一点、爆点深一点。如果让小威力炸弹钻进跑道下面一定深度起爆,就会在跑道上形成一个大鼓包,不能起飞也不能降落。而且这个坚硬的大鼓包,用推土机也对付不了。抢修队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再炸一次,用大威力炸药塞进弹孔,把鼓包整个炸飞,然后再修。这就为攻击方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战争胜负可能就此敲定。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研制出来的典型武器,就是法国的“迪朗达尔”反跑道炸弹。2014年珠海航展上,有关军工单位也展出了类似的型号,把清泉岗基地炸成乱葬岗既视感,是毫无压力的。          

[CM-102反辐射导弹]

在此之前,或许有零星台湾战机可以起飞。它们想要降落回去也是做不到的。台湾方面多年来积极训练高速公路起降,并且公开展示。然而需要知道的是,高速公路和机场一样,属于重点打击对象。解放军航空兵会允许台湾陆军用高速公路调兵遣将前往登陆场,威胁两栖部队的战友吗?而且高速公路本身是显眼的固定目标。台湾的高速公路总里程在1000千米左右,其中能够作为跑道的没有多少。“汉光演习”所依托的第一高速长度只有480千米,能起降战机的平直路段只有几处而已。即使解放军空军需要瘫痪整个第一高速,也只需要投掷1000枚左右的滑翔炸弹。

台湾还有两类机场比较特殊。一类是修建在阿里山反斜面上的所谓“山后机场”,一类是东岸花莲的“佳山工程”洞库机场。“山后机场”是企图利用山脉挡住解放军空军投弹,“佳山工程”则是把跑道修在了山洞里。在解放军不拥有精确制导武器的七八十年代,这两种机场确实很难对付。但如今已经是21世纪,只要对卫星制导炸弹和远程导弹做合理的航路规划,打断山后机场的跑道、封死“佳山工程”的出口,都不是什么难题。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