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即将退伍的新疆军区边防连老兵 最后一次踏上巡逻路

全军驻地海拔最高的连队河尾滩边防连,组织临退伍老兵最后一次巡逻——

“好汉”征战“好汉坡”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黄宗兴 特约通讯员 牛德龙

巡逻途中。郭 帅摄

巡逻途中。郭 帅摄

一夜飞雪,将驻地海拔5418米的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河尾滩边防连装点成了银白世界,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营区上空,显得格外鲜艳。

8月10日早饭后,该连6名即将退伍的老兵和战友们一道登车,直奔最艰险的巡逻点位——“好汉坡”。这将是他们军旅生涯最后一次执行巡逻任务。

巡逻车缓缓前行。河尾滩巡逻路路况复杂,服役近5年的驾驶员王庭福,对这条路虽早已了如指掌,却不敢有半点懈怠,小心翼翼地向前开进。

“好汉坡”海拔近5700米,巡逻官兵需要攀爬3个60多度的陡坡,越过亘古不化的冰川才能登顶。

开进1小时后,巡逻车在山脚下停了下来,带队的连长孙志国逐人检查武器装备。大家抬头望向陡坡,一条小路蜿蜒至远处,消失在云端。

“出发!”孙志国走在最前面,不时回头观察队伍情况,叮嘱大家跟紧。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是中士余森。巡逻路上干部带头、骨干收尾、年轻战士在中间,是该连官兵多年巡逻执勤的经验。

乱石遍野,巡逻官兵选好地方才能下得去脚。上等兵吴思鹏一不留神,脚下没踩稳摔了一跤,大腿被磕伤。孙志国马上扶起吴思鹏,关切地询问状况。“没事,连长。这是我最后一次巡逻,爬也要爬到点位上去!”吴思鹏说完,继续前进。

随着海拔攀升,巡逻队伍里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记者了解到,过去“好汉坡”被官兵称为“绝望坡”。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到达坡顶要途经3个陡坡,爬第1个坡时看不见第2个坡,登上第2个坡后视野突然开阔,让人感觉第3个坡就在眼前,可是要走很久才能到达,让人感到绝望。

后来,一位上级首长得知官兵征战“绝望坡”的感人故事,赞许连队官兵“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就将“绝望坡”改名为“好汉坡”。

陡坡上,官兵成“Z”字形向上攀爬。这段路,他们只能贴着崖壁、蹭着石头,一步一步挪过去。

一处被称为“鼻梁直”的冰川横亘在巡逻官兵面前,光滑的冰面犹如城墙。为尽快到达点位,他们商议后决定翻越冰川。经验丰富的下士卢光金第一个向冰川发起冲锋——套上冰爪,手持登山镐,双手交替向上攀爬。

常年戍边巡逻,官兵已经练出一身攀爬冰川的本领。冰碴四溅,卢光金默念着“攀爬莫回头,铁镐要直插,身体贴紧冰,脚尖用力蹬”的口诀,十几分钟后顺利登顶。其余官兵借助绳索,一个接一个攀上冰川。

越往前走,积雪越厚。攀爬第3个陡坡时,官兵手脚并用,艰难前行。

“连长,我眼睛看不见了……”突然,孙志国听到上等兵刘旭洋大喊。只见刘旭洋双眼紧闭、泪流不止,一同巡逻的卫生员迅速上前处理。

“这是雪盲症。”孙志国后来告诉记者,“如果长时间盯着雪看,人会短暂失明,就算闭上眼睛也会浮现出一片白色。”

情况缓解后,大家劝刘旭洋留在原地休整,等待巡逻队伍返回。

“还有几百米就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巡逻,我一定要登顶!”刘旭洋表示。

“好,咱们一起登顶!”孙志国拉着刘旭洋的手,大家互相帮助,向“好汉坡”发起最后的冲锋。

历经多重考验,巡逻官兵终于登上“好汉坡”坡顶,林立的雪峰尽收眼底。

几名老兵取出随身携带的国旗徐徐展开,面向首都北京的方向庄严敬礼……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