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有意牵制?驻韩美军司令:2021年难以移交作战指挥权

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在韩国政府加速推进文在寅总统任期内接管战时指挥权的情况下,驻韩美军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就目前韩国军队执行作战指挥权的能力,向韩国军方有关人士表明了怀疑的态度。有分析认为,如果11月美国大选后朝鲜半岛安保局势再次动荡,今后围绕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韩美间有可能再次出现隔阂。

韩国政府消息人士20日透露,艾布拉姆斯最近表示:“考虑到韩国军队的训练准备态势等,明年也难(以移交作战指挥权)。”

资料图:2017年12月,部署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美军B-1B轰炸机编队当天飞临朝鲜半岛参加韩美年度大规模联合空中演习“警戒王牌”(Vigilant Ace)。

分析称,这意味着艾布拉姆斯认为,随着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韩美联合军演规模被缩减,韩国军队目前对接管作战指挥权的准备尚不充分。

韩国军方相关人士表示:“2020年以来,美军对接受未来联合司令部检验评价的韩国军队的能力,流露出否定的态度。”

在8月28日结束的韩美联合军演中,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美国本土增援兵力大幅减少,因此只进行了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后,韩国军队主导的未来联合司令部运用检验的预演。原定于2020年进行的第二阶段“完全运用能力”检验,也将于2021年重新进行。

9月11日,艾布拉姆斯在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办的视频会议上,对于战时指挥权移交一事表示:“有了许多进展,但说实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强调:“未来联合司令部的三个阶段检验,只是司令部需要具备的各种军事能力之一而已。”

分析认为,美国方面对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多少有些否定的态度,可能是为了牵制最近韩国政府加速接管作战指挥权的动向。

另一方面,8月,韩国总统文在寅提名陆军参谋总长徐旭为新任国防部长官,徐旭9月18日宣誓就职。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此次人事调整的讯息是基于韩美同盟的作战权移交。”

据悉,韩国政府在总统文在寅就任后,把大选承诺“任期内移交”调整为“提前移交”,但在非官方场合,一直以2022年接管战时作战指挥权为目标,与美方进行磋商。

报道指出,韩国执政圈最近也提到了美国推迟移交作战指挥权的可能性,主张需要迅速接管作战指挥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