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更多细节公开!一等功飞行员:手不舍得松开飞机

原标题:更多细节公开!一等功飞行员王建东:“手不舍得松开飞机……”

王建东,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一级飞行员

不久前,他用37秒处置了一次因飞鸟撞机导致的重大特情,被飞行专家称为“教科书式的低空鸟击特情处置案例”。12月8日,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为王建东颁发一等功奖章 和空军功勋飞行人员金质荣誉奖章 。

战机低空突遇险情

“声音就像拿大铁锤砸油桶”

9月4日12时16分许,天气条件良好。如往常一样,王建东准备驾机起飞,参加当天预定的空战对抗训练。

12时16分20秒,也就在飞离地面不久,战机突然遭遇到鸟撞。根据事后调查,两只体型较大的飞鸟撞入战机的进入进气道,发动机损毁严重。

“那个声音就像拿着大铁锤砸油桶的感觉,我很清楚就判断出来撞鸟了,显示器的灯在跳,高度还在下降……”

因为损毁严重,发动机停止工作,从而导致战机空中停车。空中停车是坠机事故最大的原因之一 ,当了17年飞行员的王建东遇到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刚开始紧张,但我迅速调动所有精力开始处置,现在回想,有一种时间线被拉长的感觉,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接收了所有信息,并迅速作出了反应。”

低空转向避开人口密集区

“转到一定角度,就转不动了”

战机遭遇飞鸟撞击瞬间,飞行高度为272.7米,速度为每小时545公里。按照飞行手册规定,遇到重大险情时,飞行高度在2000米以下,飞行员就可以选择跳伞逃生。

如果王建东当时选择跳伞逃生,失去控制的战机将会在8秒之内坠向地面,而地面为居民聚集区,后果不堪设想。

“飞机撞鸟,发动机推力下降,第一反应要返航。我跟塔台报告后,塔台指挥我返航。与此同时,我也将飞机从上升状态转入下降状态,利用这种滑翔的姿态和势能转化为动能保持它的可操纵性。”

在向塔台报告的同时,王建东操控飞机慢慢减少仰角,并向右转。因为右转及时,战机第一时间避开了左侧城市人口密集区域。

“向右转的过程中,其实我就转了90多度100度这样子,然后就转不回去了。我的高度已经很低了。”

迅速寻找空地准备跳伞

“发现几个鱼塘,只能冲着去了”

因为发动机已经空中停车,战机前进的惯性正在被空气的阻力快速消耗,王建东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向下俯冲来获取动能,维持速度。要速度,就会牺牲高度,而高度又太低,左右为难的处境,考验着他的飞机操控技术。

“当时我转到那个位置的时候大概100度左右,飞机整个就要向右下方那片小区砸过去了。飞机就在楼顶上不高的位置,楼的窗户都清晰可见,这样再转只能往楼里砸去了。”

严峻的现实,让王建东意识到通过返航保住战机的想法已经没有可能。在做了一系列的努力尝试之后,寻找空地,跳伞逃生,成为摆在王建东面前唯一的选择 。

“必须在那么多楼房、居民区和密集的村庄中间找到空地,如果找不到后果不堪设想。后来在那片小区围墙外和左边一片村庄的中间,发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是几个鱼塘,只能冲着那里去了。”

战机降落水田,无地面人员伤亡

“我把房檐的水泥角踩下来了”

飞机在急速下降,对准无人区之后,王建东仍在极力控制,以保证飞机的状态和方向。

“如果我弹射早,一旦飞机的姿态在空中改变,后果我无法承受,所以稍等了一下。临弹射之前,我除了对准空地,还向左带了一点点小坡度,利用弹射出去之后的余速,让飞机不要向楼房靠近,姿态不要向右翻滚。”

最后一刻,王建东果断拉动了弹射座椅的拉环,告别了与自己朝夕相处多年的战机……

事后,王建东才得知自己低空弹射时距离地面的高度仅为75.9米,这样的高度对于战斗机飞行员来说已经是极限考验。弹射瞬间所产生的巨大荷载,让他出现了暂时晕厥。

“降落的过程中载荷减小了,血液慢慢回到脑子里,人开始恢复清醒。我很庆幸自己醒得稍早了那么一点,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速度很快地朝地面一个小房子冲去。

“我赶紧操纵伞带改变方向,但拉了几下改变不了。我判断自己的双腿要撞到房檐上,所以伸出右脚把自己的身体挡开,把房檐的一个水泥角踩下来了。”

所幸,战机最后坠入空旷的水田,没有造成地面人员的伤亡。王建东的颈椎、脚踝骨折,身体其他部位也有部分损伤。

37秒、22个操控动作零失误

“教科书式的低空鸟击特情处置案例”

事后复盘,从战机发生撞鸟瞬间到王建东弹射落地,时间只有37秒。在这37秒内,王建东所做出的22个操控动作零失误,3次转变航向避开战机下方的居民区 ,被飞行专家称为“教科书式的低空鸟击特情处置案例”。

目前,王建东正在积极进行身体康复和飞行技术的地面训练,为重返蓝天做准备。

“飞行一直是我热爱的事业,我们飞行员在云中穿梭,对祖国大好河山总有舍不得的感觉,我期待着重返蓝天。 ”

期待英雄飞行员

早日重返蓝天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