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坚守"陆地孤岛" 戍边战士:我们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在中国和尼泊尔边境上有个叫亚热的地方,这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冬季,另一个是大约在冬季。这里的边境线上驻守着一群平均年龄26岁的戍边人,岁末年终,我们走进雪域高原上的那座“陆地孤岛”,去看看他们的故事。

这个两山之间的孤独建筑,便是亚热边境派出所的营房。和其他派出所不同,亚热边境派出所没有辖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守卫中国和尼泊尔边境18到32号界碑,这八十多公里的边境线。今天派出所的民警们有些兴奋,大家盼望已久的新面孔马上就到了。 

亚热边境派出所所长 旦增尼玛:很多年才能来一个新同志。 

一下子到了海拔这么高的地方,刘志武心口有些不舒服,没有吃饭就躺下了。对他来说挑战才刚刚开始。明天他要去所里最艰苦的一个执勤点,接替已经在那里执勤一个月的两位同事。 

我们的记者来到刘志武即将要换防的执勤点,几天前执勤点的帐篷被风吹坏了,民警们要赶在天黑之前搭一顶新帐篷。  

记者:为什么要把帐篷扎在这个位置? 

李川:这里是山口啊,所以要守住这个点。 

战友们都回营地了,李川和孙家辉则需要继续留在这里守住山口。

亚热被称为“被人遗忘的地方”。这里距离日喀则市区近700公里,开车需要两天的时间。今年是李川戍边的第十个年头。 

李川:这边不是说的叫“两巴一嘎,谁来谁傻”,就是说像仲巴、岗巴、萨嘎,海拔高,离日喀则路程远,啥都不方便。 

孙家辉的老家在河南漯河,17岁那年参军入伍。他曾写过三份申请书主动要求到这最艰苦的无人区。 

孙家辉:从来没说后悔过来这里。用一样的时间,换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执勤点覆盖山口周边十几公里的边境线,每个月才能换防一次,每天需要巡逻至少两次。执勤点没有网、没通信信号,也不能洗澡,生活单调而乏味。“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这是戍边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陈歆实:天儿都聊完了,三天就聊完了。 

记者:想打电话了怎么办?

陈歆实:出去上山,去巡逻的时候,看哪里有信号就打个电话。

今天是执勤点换防的日子。两个民警下山之前要再巡逻一次。 

因为疫情的原因,把过境放牧的牧民快速驱离出境是最为有效的处理方式。 

新来的刘志武带上了自己的全部行李,准备去那个传说中最苦的执勤点换防。 

刘志武:准备充分一点,反正我是觉得我有信心能够待下来的。 

亚热边境派出所所长 旦增尼玛:每次有新人到单位的时候,第一时间要去最艰苦的执勤点,体验一下,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传统。 

执勤的第一次,刘志武要和同事们徒步十多公里,对海拔5600米的18号界碑进行每周一次的巡逻。在高寒缺氧并且完全没有路的乱石上爬山,我们艰难跋涉了5个小时才到达。 

在这无人区,冒着生命危险徒步十多公里是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民警: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中国!中国!中国!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