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台军前防长严德发强推改革 解放军一年就让其现了形

本周最重要的军事新闻,自然是对岸伪“国防部长”换人一事。过去两年里,台军一系列的“改革”在惨淡的留营率和编现比(编制部队对比现役人数)面前宣告失败,严德发也因此背锅,黯然下台。俗话讲,三流领导抓纪律,严德发继任者“邱班长”也就是这么一个天天关注台军“头皮草皮”的三流领导,自然他也救不了台军。

本周,台军采购的M1A2T有了新的动向,出于美国陆军武器的“奇葩”政策,台军拿到手里的M1A2T有所“降档”,采用了全套美制外贸子系统。尽管火力防护等指标有所下降,但依然会为我军登陆部队带来不小的麻烦。

“两皮部长”上任台军“国防部长”,证明台军“蜀中无大将”,图源:台媒

严德发背锅,邱班长上台

2月23日,台湾当局举行“就职典礼”,台湾前“国安局长”邱国正取代严德发,正式接任台所谓“国防部长”。罗秉成代表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参加了就职典礼,对台军方负责人严德发的任内表现进行了总结。

严德发离职,邱国正接班,事发突然,2月19日,蔡英文当局突然进行大刀阔斧的人事变动,主管两岸事务的大陆委员会主委陈明通,转任“国家安全局长”,前“法务部长”邱太三接陆委会主委,而原“国安局长”邱国正出任“国防部长”,现任“国防部长”严德发,则转任“国安会”谘询委员,明升暗降。

虽然此次变动事发突然,但并不令人意外,因为严德发确实到了该下台的时候。按照台湾“防长”每两年更换一次的惯例,严德发早在去年就该卸任了,但是去年年初,台湾空军伪“参谋总长”沈一鸣在乘坐黑鹰直升机时发生空难,当场摔死。根据台湾地区“防长”按照陆、空、海三军顺序进行轮换的惯例,68年班、空军飞行员出身,参与过大漠计划的“参谋总长”沈一鸣,本来计划接替严德发成为新一任的“国防部长”,但现在人摔死了,严德发就得继续干下去。当然在2016年520以后,台军也不是“阿扁”或者马英九时代的那样“稳定”运行的状态,赶上蔡英文这么一口子人,正在改革旋涡当中的严德发也不得不背负“骂名”,继续背锅再干一年。

严德发任期内的改革初衷是好的,可惜能力不足以支持其野心 图源:台军

虽然是正常换届,但严德发这次可谓是“黯然下台”。严德发在其位谋其职,任内大刀阔斧地推进台军各项改革,包括“国舰国造”、“可持战力改革”、“后备战力”改革等议题,成为了“变法之人”。当然,中国历史告诉我们,变法之人下场一般都不怎么样,随着这些改革的“虎头蛇尾”,严德发也成为背锅下台的那个人。

这一点也可以从就职典礼上罗秉成的发言看出来,罗秉成指出,严德发任内完成台湾空军勇鹰高教机首飞与F-16V升级,台湾自制潜艇开工建造与布雷艇交艇、塔江军舰下水等,推动情监侦、指管及武器系统的现代化,展现蔡英文所谓“国舰国造”的决心云云,说了凯子项目一大堆,唯独“可持战力改革”一句话没提,加上严德发在典礼上闷坐许久,没被请去发言,可以看出台湾上下,对于严德发的改革确实是不满的。

严德发自然是为蔡英文背锅的那个人。马英九为了政治目的强推“募兵制”铺开以后,台军就面临“无法将部队发挥出应有战斗力”的问题。在蔡英文的第一个任期内,出于政治考量,绿营上下也不敢提恢复“募兵制”,而当时在岛内夺权斗争中未完全得势的蔡英文也出于平衡,启用了台军军军内颇具人脉的“百分部长”冯世宽。

冯世宽在蔡英文执政头两年内,依靠个人魅力和人脉治理台军,虽然台军的编现比过低,缺人缺装等问题依旧,让冯世宽任期内“段子不断”,但台军从上到下各单位已经摸索出了一套在缺人少装状态下“凑合运行”下去的办法,比如各单位精选尖子考核,利用“教召”兵员在演训凑数等。

任期内段子不断的“大鹏部长”,衣品不错,也是台军少有的,颇具人格魅力的“部长”

当然,冯世宽任期内,正好赶上我军激烈的“脖子以下”军改,期间我军和台军互动较少,台军也可以“凑合过日子”。在“大鹏部长”下台以后,蔡英文从2018年开始,出于各种原因,开始加速推进“台独”事务。为了“以武谋独”,蔡英文提出,要建立一支“更能打”的台军,以“武装保卫台独”,至少要向台湾民众证明“台湾能被保卫”。

为此,蔡英文请了仕途顺利、在“洪仲丘”案中成为受益者的装甲兵系统高官严德发来执掌台军。2018年,也就是严德发上任之初,台军的编现比大概为85%(约15万)。由于编现比过低,当时还有退将造势“台军战斗力为0”,施压冯世宽。

在台军编现比的“皇帝新衣”被拆穿以后,台军“改革”成为了政治正确,严德发上台后,为了完成编现比达到90%的目标,在蔡英文站台的情况下,利用自己在兵团的声誉,强行力推实施了所谓的“可持战力专案”,通过编制“联兵营”的方式,削减了15个机步连(5个机步营),3个战车连(一个战车营)的兵来完成蔡英文定下较为不切实际的目标,成为了“变法之人。”

改革以后,联兵营的编制看起来很好看,但也仅限于看起来

不过,不切实际的目标,终于不能通过“胡搞毛搞”来解决。在经历了长达两年的“改革”以后,严德发的陆军依然没有达到90%编现比的“目标”。在一线反击登陆的台军机械化步兵、坦克兵等“一类作战人员”依然缺编严重,甚至有些部队的编现比和可持战力改革前一样。

严德发去年在接受质询时也不得不透露,当前台军有多个单位编现比不足90%,以驻守台湾北部的第六军团编现比最低,其次为“金门防部”、“花莲防部”与“陆航特战部”,这些单位的编现比仅为“80%以上”——要知道改革前这一比例是78%,而且那时候分母还大一些,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当然,编现比提高了几个百分点,不代表台军更能打了,甚至改革后的台军,拉出来打仗的能力,可能反不如前。

严德发在推行改革以后,打破了台军各个部队冯世宽时代“凑合”的情况,不得不为蔡英文的“精实战力”忙来忙去。此外,台军内部由于进退并补、部队合并的原因,原来的营长变副营长,兵种营营部被分到了联兵营下华而不实的无人机单位、电子通讯单位等,成了其他单位出公差时负责站岗放哨的单位,严重影响了台军的士气。台军新兵不选作战单位,老兵不留营。

除此以外,联兵营对于军官的素质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过去只需要学习7、8个专业的营长,现在要学习十几个专业(实际上台军的营级专业比解放军还多几个),这对于军官素质本就不佳的台军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而且,台军新编制中,后勤保障单位集中在军团级别,各个合成营只能将本单位坦克集中送到上级训练中心去训练维护,这严重制约了台军基层军官营以下合同训练的能力——简而言之,就是改了个寂寞。

当然改革没搞好原本还能继续“凑合”,但没穿裤衩的人赶上退潮,那是要出问题的。由于蔡英文当局的一意孤行、自不量力,自2020年年初以来,我军在台海地区的演训日益频繁,我军演训的内容也从原来象征性的“绕飞”台湾,逐渐递进为空军特种机队、海军电子侦察船的抵近光电侦察,甚至空军作战机群直接的对抗。

我军主动出击一事,完全出于蔡英文当局及台伪参谋安全机构预料之外,台军从2020年年初就开始“仓促应战”,高压之下,台湾海陆空三军在整个2020年经历了长达一整年的“战备”,这让在改革中上下积攒种种不满的台军彻底爆发,一方面是空军陆军在演训中事故率逐步上升,甚至摔死了一个相当于我军团长级别的飞官。

另一方面台军在编现比没上去的同时又出现了新的问题:留营率,尤其是一线部队的留营率大幅度降低,台军一线空军由于过于压榨地勤人员,已经导致了地勤军官、士官离职率增加,整个台湾空防人员体系“摇摇欲坠”,严重制约了台湾空军的出动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台军从去年12月开始,就几乎不再发布我军的军机照片,取而代之的是“资料图”。

这种改革失败无奈下台的情况,太阳底下是没有新鲜事的:2012年,谢尔久科夫黯然下台,成为梅德韦杰夫时代军事改革失败的背锅侠,绍伊古上台“拨乱反正”。严德发犯的错误和谢尔久科夫是一样的:在军事改革中,将“裁军”、“编现比”、“提高营连基层军官素质”三个在改革方向上根本南辕北辙的需求放在了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得到了现在这支“既不可持、又无战力、也没改革”的台军。

但是,谢尔久科夫是普京派系“代理人”,作为一个文职官员,只有中尉军衔的谢尔久科夫一举一动都反映普京-梅德韦杰夫意志,是一个典型的“工具人国防部长”。可严德发不一样,作为从国军装甲兵系统里一路滚爬摸打上来的老兵油子,严德发上任之初就是台军,尤其是台湾陆军人望所归的高级将领,台军希望在蔡英文“强军”的基调下,严德发能主持一场确实有效的编制体制改革。然而,“可持战力改革”搞成了这个样子,确实是让台军上下十分灰心的一件事,因为台军内部,“没人比严德发更懂装甲军了”。简而言之,谢尔久科夫是俄军的某种下限,但严德发却是台湾陆军的“上限”。

台军最能打的和俄军最菜的是一个段位

严德发的继任者邱国正也不是一个特别有能力的人。作为“64年班”严德发的学弟,同为台军装甲兵的出身的邱国正履历倒是光鲜亮丽,邱国正为台军陆军官校65年班(正45期)、陆院78年班、战院84年班、美国陆军战争学院,历任“作战及计划参谋次长室次长”、台军陆军第六军团指挥官、台军“后备司令部司令”,台湾防务大学校长和防务部门“军备副部长”、“参谋总长”、“退辅会”主委、“安全局长”等职务。除了在台军内部一直按部就班高升以外,邱国正还具有留美背景:1999年从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毕业,被台湾方面吹嘘是在“首名入选该校名人堂的将领”。

当然,抛开光鲜亮丽的履历,邱国正的个人能力却十分差劲。在陆军军种内部主政的时候,邱国正被称为“鸟扣部长”,“两皮将军”(头皮、草皮),就是因为他对台军的“作风”抓得特别严,动辄要求“刺刀穗绑好,垃圾桶不能有垃圾,水桶不能有水”,引发台军的不满。在换人的消息传出后,台军内部也是“邱班长”骂声不断。

一般公司遇到困难了,无能的领导们都只会抓纪律和考勤,邱国正就是这样一个人,自然他也救不了台军。历史上和邱国正在同一生态位的是东条英机,就是不知道邱国正会不会去翻542旅的垃圾桶,看看有没有人“腐败”。

东条英机:巧了,你也是班长

不过,靠着这样的狠抓纪律,邱国正一路无功无过地往上爬,一直爬到了今天的位置,也印证了台军,或者说“中华民国”系军队一向的“无过就是功”的特点。此外,邱国正因为在涉及亲属“投共”的问题上展现了自己对于台湾政治实体的无限忠诚,成为了“政治可靠的”人,深得蔡英文的信任。2019年,邱国正统领了蔡英文时代权力膨胀的伪“国安局”。随后2021年接替严德发,继续台军改革,也是顺着来的事情。

邱国正在2014年证明了自己对台湾的“忠诚”,也因此紧急救火,在丝烟案以后被蔡英文破格提升为“国安部长” 图源;台媒

作为一个“听话之人”,显然,“邱班长”自不会向段子说的那样,逼着编现比80%的机械化步兵留平头,查鸟扣。不过,随着两岸军事对抗日益激烈,在一年战备8个月的情况下,如何提高留营率、编现比,或者说如何让台军“凑合”下去,就成了摆在邱班长面前的难题。蔡英文用了一个任期论证“武装护台”不可行,接下来的时间里,或者说就今年接下来的时间里,笔者预言,蔡英文会在两岸议题上,释放出各种“自以为是的”善意,以避免历史的车轮提早到来。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