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曾伟雄:“占中”破坏社会 警队为港忍辱负重

图:曾伟雄强调,侮辱警察,实质是对法律的侮辱和藐视。容忍辱警行为将破坏社会的守法精神

违法“占中”持续79日,时任警务处处长曾伟雄亦连续79日未回家,成为最长时间不休假的“一哥”。曾伟雄日前接受《大公报》独家专访,忆述五年前处理违法“占中”的心路历程时仍感慨良多。他表示,当年警队绝对具法律授权可即时执法,最终肯忍辱负重,是因为要做对香港最好的事。曾伟雄又以当年执勤消防被“占领者”阻挠、辱骂为例,直言有些人将这些行为美化成“抗争”,非常不负责任。他强调:“无规矩不能成方圆”,“你不想破坏社会,首先就不要破坏制度和规矩。”

2014年秋天的一个深夜,湾仔警察总部,曾伟雄坐在警务处处长办公室内的床上按亮手机,收到某位前线警员因压力过大而崩溃痛哭的消息。从违法“占中”爆发至金钟清场,除了前线警员经历了一场马拉松式的苦战,曾伟雄亦连续79日未回家,创下警务处处长最长时间不休假的纪录。

职业生涯中最艰难一关

上世纪80年代,曾伟雄曾被上司挑选为卧底,混入毒品集团与毒贩周旋,最终成功破案。相比起那段深入龙潭虎穴的经历,“占中”期间所感受到的心理煎熬对曾伟雄来说更沉重,他把依法处置违法“占中”事件视为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关。

“当时很多同事不理解,为什么警察要这么忍让?连送饭的车都要被人检查,才能有饭吃,连看医生的十字车都开唔到入去(“占领”区)”。曾伟雄说,睡觉事小,关键是违法“占中”造成人心惶惶,警队上下因被辱骂、被冲击而承受前所未有的心理煎熬,他作为警务处处长,必须要稳住军心。一如留给外界的硬汉形象,五年后曾伟雄谈起违法“占中”,严肃而坚定的语气一如既往,只是在谈起当年受尽风雨的前线同事时,他的情绪才出现了转瞬即逝的轻微波动。

稳定“军心”赢得“民心”

在曾伟雄看来,当年前线警员面对违法“占中”,若觉得需要即时执法,其实绝对具法律授权;但若即时执法,可能改善了现场情况,却有机会导致整体形势恶化。“想办法让前线同事明白这一点,这是最难的。不是因为你是‘一哥’,他就要跟你,而是警队做的事对香港是最好的,他才肯忍辱负重。”

曾伟雄说,“军心”、“民心”以及中央、特区政府给予警队的“信心”,为最终成功化解违法“占中”提供了空间。尤其是“民心”,曾伟雄知道,争取市民信任要靠警队的实质工作,处理违法“占中”更需要市民支持,而这些都建立在市民的取态不再受误导,也就是曾伟雄所说的“当市民都完全厌恶违法‘占中’时”。于是便有了当年每日下午的“四点钟许Sir”记者会,“我们想直接告诉市民到底发生了什么。”

破坏规矩即是破坏社会

回忆五年前惊心动魄的79天,曾伟雄这样总结:“无规矩不能成方圆,所有社会都有制度、规矩,你不想破坏社会,首先就不要破坏制度和规矩。不是说社会制度、规矩不能改,但如果要改变,要用和平、合法的方式去做。如果有人再鼓吹用不和平、不合法的手法,是非常不负责任。”

曾伟雄又举例说,违法“占中”时曾有执行任务的消防车受阻,当警方谈判组跟消防员恳请“占领者”让紧急车辆通过,他们得到的不是谅解,而是粗言秽语。“消防员对每一位市民来说,都是救命的人,所以从这件事可以看到,这些所谓的‘活动’,有些人甚至将其美化成‘抗争’,其实是无道理可讲。”

呼设辱警罪 护法律尊严

图:“占中”期间,时任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全力稳定警队“军心”

近年香港警队时常成为反对派的攻击对象,曾伟雄对前线同事的遭遇深感遗憾,呼吁订立“辱警罪”或“侮辱执行职务公职人员罪”,以免社会的守法意识崩溃。

曾伟雄指出,警察的工作不是让人出气和辱骂,而是要维持治安、防止罪案;过往警察容忍,是希望以包容态度避免对立及情况恶化,以服务市民的心态应对这类场面。

曾伟雄认为,侮辱警察不是侮辱一个个人,而是对执法的侮辱,是对执法者背后的法律的侮辱、藐视。“试想一下,每日一些疑似黑社会大哥的人,指着鼻子辱骂正在执勤的警察,在其他善良的市民心目中,会留下怎样的印象?最后大家会觉得,谁能保护他呢?”

守法意识不容被破坏

曾伟雄直言,若情况持续恶化,不仅令警察执法难,社会的守法意识亦恐被破坏。他又说,订立辱警罪或侮辱执行职务公职人员罪,与现时用法律维护法院和法官的初衷一样,都是要维护法律的尊严。

曾伟雄说,香港今日享有的安全环境,有时令部分市民觉得理所当然,但其实得来不易,是许多人用汗水甚至更多无法想象的付出换来的,希望市民珍惜。“无论如何,一个社会如果治安搞唔掂,你乜都冇。”

小资料:17000封电邮为警打气

图:香港市民支持警方对违法“占中”行动执法。图为市民赠送果篮慰问警队

“你哋无做错到!”违法“占中”时期担任警务处处长的曾伟雄,当年为前线警员打气时的这一句,赢得同事雷鸣般的掌声,亦令市民留下深刻印象。

据警队内部刊物《警声》统计,截至2014年12月17日,即违法“占中”完成清场后两天,累计有超过一万七千封由市民发送往警察公共关系科的电邮,感谢警队的付出和表现。

有市民在感谢信中写道,违法“占中”期间每位警务人员都非常辛苦,承受很大压力,仍能尽心尽力、不怕辛劳,保持克制、体谅及爱心,坚持维护香港法治及秩序,保护了全香港市民,非常感谢及继续支持。“你们确是全香港人的骄傲。”

当年亦有多批市民自发带同水果篮、心意卡等,赴警署慰问警员,支持警队维护法纪。

从卧底到“一哥” 屡破大案建树多

图:曾伟雄从警队卸任后,获时任行政长官梁振英颁金紫荆星章

服务警队37年的曾伟雄于2011年至2015年任警务处处长,是香港回归后任期最长的“一哥”,任内带领警队和平解决历时79日的违法“占中”。他早年工作最传奇的经历之一,是以卧底身份破获毒品案。从警队退休后,曾伟雄先后出任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等公职。

曾伟雄1978年成功投考香港警队,成为见习督察,展开长达37年的警察生涯。在职期间他亦不断进修,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等。曾伟雄在警队早年工作大多与刑事侦缉有关。传奇经历之一,不能不提他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驻守毒品调查科时,获上司挑选为卧底,混入贩毒集团扮成司机与毒贩交易,并成功拘捕疑犯破案。

据同事忆述,曾伟雄办案干练,一直是警队重点栽培对象。1988年,仍是总督察职级的曾伟雄,获破格保送至英国布林斯希尔警察员工学院修读初级指挥课程,翌年回港获擢升为警司。2000年至2002年,曾伟雄出任警队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O记)总警司,领导侦破“贼王”季炳雄案;2003年升任助理处长;2005年升任高级助理处长;2008年1月升任副处长(管理);2010年3月调任副处长(行动);2011年1月出任处长,2015年5月退休。从警队卸任后,曾伟雄获颁金紫荆星章,并出任全国政协委员,以专业经验推动国家发展。

继续贡献社会

“我不会收埋自己”

卧底贩毒集团破案、侦查“贼王”季炳雄、和平解决违法“占中”,曾伟雄37年的警务工作充满传奇色彩,见证了香港逐步发展成以安定繁荣为傲的国际都会。卸下警队职务后,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又获委任为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曾伟雄向大公报记者表示,当社会用得上,他不会“收埋自己”。

曾伟雄上世纪70年代末加入警队,曾在毒贩集团做卧底破案。2000至2002年,即季炳雄落网前三年,他曾亲自率领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侦查这名“贼王”。到2014年他卸任“一哥”前夕,香港罪案率已降至回归以来最低,更被誉为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和平解决违法“占中”,更为其警务生涯画上圆满句号。

2018年,曾伟雄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继续以己所长贡献国家和香港。例如在今年全国“两会”,他就提议粤港澳大湾区各地的执法部门,在区内不同城市都设置服务窗口,使大众在办理证明文件时毋须专门返回原居地“跑一趟”,促进大湾区融合发展及人才流通。日前曾伟雄再获委任为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成为香港同胞参与国家治理实践的又一生动写照。

曾伟雄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虽已退休,但当社会用得上、自己能对社会有贡献时,他不会“收埋自己”,希望自己的工作可让社会得益。

为打赢禁毒战争贡献力量

日前曾伟雄再获委任为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他表示,中国曾饱受毒品之害,当今世界又面临毒品威胁,他对于担任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倍感荣幸,责任重大,将全力以赴,认真履职,坚持走中国特色的毒品问题治理之路,为打赢新时代禁毒人民战争贡献力量。

曾伟雄又说,相信自己过往在国际交往、国际警务合作及缉毒方面的工作经验,可以贡献国家,会尽力做好工作。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曾伟雄 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