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英勇止暴 守护家园 香港警察真英雄

“香港是我家,我一定好好守护”!遭暴徒施袭割颈险些没命的警员、被冷箭射伤的传媒联络官,被泼腐液大面积烧伤的阿Sir,被全家起底的警官,还有一位位受伤的、受欺凌的香港警察,在2019年暴火纷乱的街头,面对毫无底线的抹黑伤害,他们浴血奋战,他们无怨无悔。

《环球人物》最新一期封面报道,选出香港警察为2019年度人物。昨日,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说到过去半年警队的工作时非常感叹,他坚信警队并不孤独,勉励同袍共同努力,在新的一年面对挑战,无畏无惧。

止暴制乱,香港警察尽显英雄本色。

警官警句

卓孝业

西九龙总区指挥官

•我在殖民地时代当过差,更加清楚自己是中国人!

•警方并无战意,也不好战。

•年轻人,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只看懒人包,尝试去看看事件背后。

高振邦

警务处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

•一位同事受伤,伤的不只有他一个,还有他背后的整个家庭。

•现在人与人之间如果有意见不同就容易诉诸暴力,这令我非常难过和痛心。

警嫂:你保护全港市民,我永远在你背后

图:警嫂阿Mey(右)的丈夫Alex被暴徒割颈,至今她也不敢告诉孩子父亲是怎样受伤的\《环球人物》图片

丈夫在前线守护香港,她们在丈夫身后守住家庭,而她们的身后,有着14亿同胞的点赞!对很多警嫂而言,这半年生活承受着担心丈夫、担心子女,面对冷眼和疏离的巨大压力,可谓是“心力交瘁”。警嫂Connie已经很长时间不敢在家看电视新闻,担心暴力画面会影响到孩子;而阿Mey在丈夫Alex遭割颈后,失眠了整整一个礼拜,说起丈夫的受伤,她坚毅的脸上淌着两行热泪,“为什么?真的想拿他的命吗?”

除了人身安全外,暴乱以来,很多警员因为工作,与子女相处的时间减少了,Mey说,暴乱前,Alex一有时间就会送两个仔女返学,但暴乱后来,他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子女不时问起爸爸,她只能回答,“爸爸忙囉!”更令警员家庭担心的,是子女在当前社会氛围中受到欺凌,他们都在思考孩子的出路,有的已决定送孩子到内地就读。

Connie早前在脸书上表达自己对丈夫对警队的支持,竟然被标榜“自由民主”的社交平台“封号”,心情抑郁的她在朋友建议下开通了微博帐号,记录了自己的心情与分享警队的正能量故事,她发现,原来在自己的身后,仍然有着支持警察维护法纪、止暴制乱的香港市民、有广大打气送暖的内地同胞,香港警察并不孤单!

“你知道吗,那是在一个很绝望的时刻发现国家没有放弃我们,感到国家是我们的后盾,一下子就安心了!”

Albert与Vivian同心为香港 警察父女:为止暴数月未见面

从警32年的Albert和从警五年的Vivian是一对警察父女。Albert今年9月1日被抽调到港岛总区应变大队,几个月来一直在前线面对暴徒。“我跟她几个月都见不到一次的。”

Albert指指身边的女儿,说难得有这次采访机会能把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父女俩聚到一起。

Vivian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听到父亲的“吐槽”,想了想:“对哦,我们中秋节都没有一起吃饭。”

经常连踩30小时

这是很多警察家庭的常态,暴乱以来,他们陪伴家人的时间比以往更少。 Albert说:“这几个月,同事们不知道什么是周末,连续工作20个小时、30个小时都不出奇,常常睡在警署。”

至于日常装备,Albert每天执勤时穿戴的就超过30磅,“通常都要穿十几个钟头,超过30个钟头的情况也有。穿戴这些装备,上厕所就比较困难了。为了少上厕所,宁可不喝水。”他们吃饭的时间也极为有限,通常只有10分钟,蹲在街边或后巷轮流吃饭。压力太大时,他们只能相互拍拍肩膀道声“辛苦了”,让同事知道自己不孤单。

Vivian加入警队时,已经是2014年发生非法“占中”后。当时,前线警员在执勤中也面临很大压力,但她没有丝毫犹豫,一心要加入警队。

Vivian直言应该有受爸爸影响的,“小时候看到爸爸破案后上电视,就觉得好厉害;跟爸爸上街,他还教我怎么观察周围环境,中学时候我就抓到过小偷。所以,加入警队对我来说很正常。”

能够维护正义、维护法治、服务市民,是警务人员心中最单纯的成就感。Vivian如今是一名刑警,经常为了查案几天几夜留在警署,累了就在办公椅上瞇一会儿,非但不觉得辛苦,反而很有成就感,“每次破到案、抓到犯人都觉得好开心。”

Albert在1987年加入警队,至今已有32年。

被问及现时最大心愿,每位警务人员的回答尽管表述不同,表达的却是同一个心愿──希望香港人能互相爱护,和平相处,香港早日恢复繁荣和稳定。

英勇扑救着火同袍 辅警Philip:当差心更坚定

图:Philip以身为同袍扑火,同袍得以保命但双腿仍被严重烧伤

“同事分分钟会没命,暴徒完全没有人性!”身形高大的Philip,回忆起同事在暴徒围攻中身体着火那一幕,再也无法控制情绪,弓起背,眼泪夺眶而出,哽咽到无法继续讲述。这位从警25年的辅警,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见到同袍遇到这样的情景。

暴徒围警署掷汽油弹

8月11日傍晚,一群暴徒围住尖沙咀警署,向内投掷汽油弹和砖头。辅警Philip穿着防爆衣在警署内防卫,突然听到同事痛苦的叫喊声,一回头,他呆住了──一名同事腿部着火,痛苦倒地。Philip隔着几米远,一个箭步冲过去,用整个上半身扑在同事腿上,防爆衣的防火性能成功扑灭了同事腿上的火焰。

Philip手脚都有擦伤,但他来不及查看,因为同事的半截裤管被烧掉,双腿都被烧伤,这一场景令他几个月来都无法忘记。Philip反覆说:“如果我没有整个人扑上去,火马上就会蹿上来,我同事会没命的!”

25年前,以辅警身份加入警队后,Philip再也没有离开。他换过好几次正职,却从来没有换过辅警这份兼职。“警队教会了我太多人生道理,日常处理的街坊纠纷教会我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家庭关系、如何教小朋友,和同事之间的相处教会我什么是温暖,警队的工作教会我什么是荣誉、如何坚持正义……”

当被问到为何在这种危险时刻仍然坚持做辅警?Philip愣住了,显然他脑海中从未有过“不做辅警”这个选项。想了差不多一分钟,他回答:“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警队的,更何况是现在,那么多同事在前线守护香港,我怎么可能离开?”

被起底上网 生活受威胁 谭Sir:暴徒黑过黑社会

图:暴徒仇视警方严正执法,连同警员家属亦难逃被“起底”攻击

除了在前线止暴制乱时会遭遇人身伤害外,警务人员和家人还被暴徒在社交平台恶意“起底”,生活中也面临各种威胁。观塘警区警民关系主任谭Sir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和家人的详细资料被摆上网的那一天──8月11日。那是他得知妻子再次怀孕的日子,原本喜从天降,却因为被“起底”而变成了极度阴郁黑暗的一天。

逾2200警及家人遭起底

“我自己的资料,从读书到工作;我太太的资料,包括工作地点;我爸爸的资料,连同他的英文名;甚至是我儿子的资料,每天会在哪里玩耍、我们的照片、电话号码、家庭地址等等,全部被摆上网。那些人不但在网上骂我和家人,骂我的儿子,还号召去我住的小区‘照顾’小朋友,他才一岁半啊!”说起四个多月前的事情,谭Sir仍然感到愤怒。

当天,他和妻子接到了不下100个骚扰电话,有的打进来后并不出声,只是一直打;有的开口就直接说污言秽语,甚至低俗到不堪入耳;更有甚者,要他的太太“还眼”,谭Sir想不明白:“我是警务人员,暴徒针对我没关系,但我太太是一名普通白领,就连黑社会都知道‘祸不及妻儿’,这些暴徒黑过黑社会!”

当天,谭Sir的妻子压力大到崩溃,哭了一整天,情绪很差。后来到医院检查,发现胎不稳,只好向公司请了一个月假。公司也希望她放假,“因为地址被曝光,同事返工都受到影响。”加上住址也被曝光,谭Sir不得不马上找地方搬家。

根据香港警方10月份公布的数字,已有逾2200名警员及家人遭“起底”。

10月25日,针对警员及家属被“起底”和滋扰,在律政司及警务处入禀要求下,香港高等法院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或故意泄露警务人员个人资料。

遭狂徒割颈永损声线 警长Alex:天职除暴 我没有恨

图:Alex忆述在港铁内执行任务时,暴徒如“尸杀列车”丧尸般凶残袭警

持续半年多的暴乱,已有超过500名警员受伤,警长Alex是重伤者之一。今年10月13日,Alex奉召到港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毁坏案件,却没想到自己会从鬼门关前走一转,而捡回性命的他,却永久失去了原有的声线。

执勤“惊”历:暴徒像丧尸

当日下午,Alex与同事在港铁观塘站执勤,黑衣暴徒在他们身后叫嚣。Alex突然感到有人从背后戳自己颈部,他凭藉本能转过身来迅速制服了手持武器的暴徒。这电光火石的几分钟里,Alex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当发现地上流了一摊血,自己的上衣被染成红色时,才知道鲜血是从自己的颈部渗出。

Alex在现场接受紧急处理后被送往医院的ICU病房,医生诊断,他的右颈静脉与迷走神经被割断,“好彩没割中颈动脉,如果割中,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接受《大公报》专访时,Alex用嘶哑而微弱的声音,慢慢的逐个字说,刚吐出几个字,马上咳嗽。

加入警队超过20年的Alex说,“他们(暴徒)同我以前认识的香港人好不同,以前大家有商有量,好有礼貌,不会郁手郁脚;但现在这班人,一见面就起哄、掟硬物,不断攻击。”

Alex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执勤“惊”历,竟然不是被割颈,而是在九龙湾港铁站应付有如“尸杀列车”的恐怖场面,“暴徒像丧尸般,凶残地袭击警员”。那时是8月,当天他驻守在已关闭的九龙湾港铁站内,车站大闸已关,但大约30名暴徒在闸外不停叫嚣、挑衅,不停用雨伞及硬物掷向警员,扰攘足足四个多小时。

2020年将至,Alex希望香港尽快回复和平。曾经险死于暴徒之手的他说,对暴徒没有“恨”,因为身为警队一员,他没半刻想过退缩,“维护法纪、除暴安良,是我的工作,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没有警队!香港是我家,我一定好好守护,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要走。”

理大外遭利箭贯腿 警长阿Sam:暗箭难防

图:暴徒占领理大当日,Sam在场执勤不幸中箭

警长阿Sam从警19年,他曾在机动部队、冲锋队、刑事侦查等多个前线岗位工作,自从2017年兼任传媒联络队队员开始,他数不清有多少次在一线协调。但是,经验再丰富的警察,他们还是面临着防不胜防的危险,尤其是从暗处射来的“冷箭”。

“我要早点回去帮手”

11月17日下午,Sam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外的尖沙咀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交界处执勤,协调传媒工作。此时的理大,已被暴力示威者占为据点。他们在连接九龙与港岛的交通要线红隧上纵火,还用砖头、铁栏甚至带刺铁钉设置路障,罔顾通行车辆及人士的安全,向桥下扔杂物,投掷汽油弹,与警方混战。

当日身穿印有“FMLC”(传媒联络队)的蓝色识别背心的Sam,看到一批记者聚集的位置处于防暴警察和示威者之间,不时有汽油弹和砖头从理大方向扔出,情形危急。于是,他前去引导记者转到安全位置。突然,他感到左腿一阵刺痛,初时还以为自己被砖头砸中,不得不除下防毒面罩查看伤情。看到后,Sam自己也吓了一跳,竟是一支几乎有一米长的箭直插入小腿,箭矢几乎贯穿小腿。在场人员即时为Sam剪开裤沿,剪短箭矢,送往附近医院进行手术。

所幸手术顺利,箭头被取出。Sam说:“后来医生告诉我,箭头深入腿部九厘米。好在是腿部中箭,没有重要器官,如果是上半身哪个部位中箭,后果真是不敢想象。”Sam说,因为腿部受伤,现在还不能跑步,希望早日康复,早点回去工作。“你知道,现在所有同事都很忙,都有很大的压力,我要早点回去帮手。”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