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香港“黄变蓝”网红揭真相:暴徒已丧失理智

图:曾铠琪收拾心情努力剪辑视频,希望继续拍更多好视频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大半年的暴乱,见尽一些港青狂妄面目,亦令另一些港青学懂反思真相。九十后的曾铠琪(Alison),曾是坐拥九万订阅者的YouTuber,原本是“黄丝”的她,在亲眼目睹暴徒烧打抢砸的恐怖分子行径后,发表质疑的言论,不料竟变成“众矢之的”,就连她十分尊敬的老师都攻击她,铠琪一度抑郁绝望,“我开始觉得成件事(反修例)好有问题,佢哋(暴徒)已经丧失理智了。”“最主要系教育出咗问题。”铠琪一针见血说道。

铠琪和同年龄的人一样喜欢上网,发生修例风波前,她看到Instagram上的反政府文宣,也曾被打动,支持市民上街示威、表达诉求。“612冲击立法会,我觉得无问题;721元朗发生袭击事件,我都以为是警察的问题;但去到831太子站事件时,我见佢哋喺港铁站又烧又打又放火,但佢哋啲文宣对这些恶行却只字不提,只质问警察为何要冲到车厢内打人,才察觉那些黄丝的文宣、黄媒的报道有几偏颇。”

铠琪愈来愈觉得黄丝的所作所为,与他们口中所谓追求“民主”、“自由”是两码子事,反更似想掌握领导权的恐怖分子。眼见黄丝文宣和黄媒报道不断扭曲事实,她终于忍不住在IG说:“你哋点和平都系暴!”谁料这句话,成了她被网络霸凌的“开启键”,大量黄丝开始在她的YouTube频道爆粗谩骂,又鼓动同伙一齐举报频道,扬言要“封杀佢”。

遭黄师闹“垃圾” 铠琪最痛

“每日都打电话、WhatsApp来闹我,试过之前出街被人影到,然后指住我骂”,说起这些,铠琪一度哽咽。然而,令铠琪最痛的,并非陌生人的无理指责,而是一位她十分爱戴的家政课老师,竟也在facebook上闹她是“垃圾”、“叫佢(曾铠琪)今个学年开放日唔好返来!”

铠琪既伤心又愤怒,不禁质问:

“政见不同就要被人人身攻击吗?”

“黄丝口口声声说不是因为政见,而是因为‘良知’,那这些有‘良知’的人,为何要破坏用纳税人的钱建造的公物?”

“为何因为有个网红发出不同的声音,就要用恶意举报的方式去断了她的生计?”

“在黄丝眼里,‘良知’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整件事的真相又是什么?”

缺国情教育 港青没国家概念

她回看这场噩梦,点出一切问题的症结,源于教育失败。“内地有国情教育,香港没有,所以不少香港人没有国家的概念;内地教材会教公民的义务和权利,香港的通识教材只强调公民的权利,所以教出来的一些香港人就习惯拿这个津贴、那个津贴,将政府的给予视为理所当然,政府一旦不答应就是政府的错,就要‘扭计’一样去表达诉求。”

铠琪虽然吃了苦,倒更加了解两地情况。她说,现时香港的舆论气候变了,想表达观点都要讲勇气,但她不会后悔,亦相信自己的选择正确。“作为一个香港人,始终希望香港变得更好,但愿风波平息后,留下来的是更多人的醒悟。”

转战微博 重新出发 “拍自己想拍嘅嘢”

图:曾铠琪移居深圳发展事业,图为她在深圳的新家

从开始赢得黄丝订阅者掌声,到后来历经黄丝订阅者的恐吓和谩骂,曾铠琪最终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再一味迎合YouTube频道的订阅者,转战微博。

曾铠琪坦言,像微博、bilibili这些网络平台做同样数量和质量节目,收益却只有YouTube的十分之一,从月入过万到现时月入几百,一切就像“重新开始”,但她不后悔!

目标年涨十万粉丝

翻开铠琪的微博,不难发现近期制作的视频较以前有许多转变,例如开始尝试用普通话拍视频,用简体字做字幕,就连写状态时,都引入不少内地网络用语,例如“康康”、“爽歪歪”等。

“以后YouTube都会更新一下,不过未必会只用广东话做视频,也不会因为害怕掉粉丝而避开和内地相关的话题。”

她表示,之前自己的九万订阅者基本都是黄丝港人,故先前只锁定香港市场,现时希望更好地服务更多地区的观众,“同埋,我系想拍自己想拍嘅嘢。”

脚踏实地 做好自己

铠琪坦言收益大不如前,暂时在微博的收益每月只有数百元。不过,铠琪一向有存钱的习惯,加之现在有一份剪辑类的兼职,搬到深圳居住,消费水平比香港低很多,还是能够维持生计。铠琪当下的愿望,是在一年内微博从现时的两万粉丝涨至十万粉丝,“所以之后肯定会更加努力,拍更多好的视频!”

铠琪的“粉丝”勉励她说:“不去埋怨,脚踏实地。”她亦回应:“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多一些这样的青年,香港就有希望。

他们不是追求民主 是灭声 “喷黑漆淋火水 暴徒先会咁做”

图:陈怡在今年1月8日发布视频,分享自己由“黄”偏向“蓝”的心路历程\网络截图

被反对派列入蓝营的“KOL”,还有陈怡。

陈怡和曾铠琪同样是YouTube播主,视频作品主要以时事评论为主。她亦在今年1月8日发布一则视频,分享其在经过2014年及2019年两次政治风波后的个人思考,以及她转变政见的心路历程。

“2014年‘占中’运动时,大家都比较和平去集会,当时我朋友去前线送生理盐水给占领的人,我都会支持。但2019年的情况相较2014年,好不一样。你看到放火、对着别人块面喷黑漆、淋火水……呢啲其实都唔应该系人做嘅,系畜牲先去咁样做!我每次经过返那些路,都百感交集。”

随着所谓的“示威者”表达诉求的方式愈加暴力和失智,愈来愈多的人开始反思。陈怡在视频中还提到女明星庄思明被国泰黄丝空姐拒服务一事,“她在飞机上按灯,空姐知道庄思明的立场,按一次熄一次。”陈怡认为,香港不同界别的人有不同的政治立场,但绝不应因为立场的不同而放弃职业操守和对人基本的尊重。“好似呢位空姐,故意给政见不同的乘客制造不方便。”

吃餐饭都要分“蓝”定“黄”?

事实是,这场暴乱中的所谓“示威者”已经变质,并不是“追求民主”,其展露出来的行径,更象是要消灭不同声音、去排斥异己。“譬如话,为什么我们现在出门吃饭,都要先在手机上check下那间铺是不是蓝/黄的?假如那间铺好吃、又方便,我觉得就可以去帮衬。我觉得真正爱香港的人,应该都会希望在香港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都有饭吃,都过得好。”陈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