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张举能获任命终院首席法官

图:张举能(左)将于明年接替将退休的马道立,出任下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中通社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本港司法机构首长继任人终有人选,现年58岁的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将获任命出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接替明年一月年届65岁退休的马道立法官。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赞扬张举能持正不阿,并深受敬重,是合适的继任人。大律师公会及香港律师会都欢迎张举能获任命;即将离任的马道立深信,张举能会是出色的终院首席法官,必定会继续维护法治及保障司法独立。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宣布,接纳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推荐,将任命曾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七年的张举能接任终院首席法官,明年1月11日起生效,她形容:“张举能法官是一位具高度才能的法官,并具备卓越的才干和领导才能。他为官持正不阿,在司法机构及法律界均深受敬重。”据官方资料显示,张举能于1986年开始私人执业,约于39岁之龄加入司法机构出任区院法官。

改变“不诚实用电脑”观点

张举能法官资历深厚,任内审理过不少广受社会关注的案件。例如在2014年所谓“占旺”期间,有市民就的士团体申请禁制令获批而提出上诉,张官拒绝受理,并强调不论示威者自觉有何等高尚的意愿,都不能作出非法行为。在张官担任上诉庭法官七年间,驳回过梁颂恒和游蕙祯的“宣誓DQ”案上诉;在他于前年升任终院法官后,亦曾在协和小学有老师涉嫌用自己手机偷拍试题案中,裁定不适合以“不诚实取用电脑”罪提控,改变了法律业界多年来的观点。

根据行政署长向立法会提交的文件披露,推荐委员会从原本共有156人、包括马道立法官的配偶即上诉庭法官袁家宁在内的候选人“长名单”中,筛选出一份只有四人的“短名单”,当中只有张举能愿意出任,并符合“没有外国居留权属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国公民”规定。

现任终院首席法官马道立表示,他深信若张举能获委任,司法机构在他领导下,将继续确保个人权利和自由得到保障。张举能则表示,对任命推荐深感荣幸,充分了解社会对司法机构有很高的期望,如获委任将会竭尽所能,确保法治及司法独立得到维持。

大律师公会表示,张举能深受大律师业界敬重,深信他定能按照基本法的要求,履行终院首席法官的职责。香港律师会会长彭韵僖则表示,张举能在司法界任职超过30年,当过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具有丰富司法和行政经验,在司法机构内外都备受尊重,相信他能胜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工作,有助改善司法机构的资讯科技。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对张举能获任命表示很高兴,她指自己非常欣赏张官的贡献,“对于张官作出的重要判决,其所撰写的判词,得到法律界及市民的认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亦表示,相信张举能的能力,认为对方是个称职的人选。

张举能法官简历

1961年 9月在香港出生,现年58岁,已婚,育有三名子女。

1986年 成为私人执业大律师

2001年 加入司法机构,出任区域法院法官

2003年 获升任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

2004至 2008年任遗嘱认证诉讼案件专责法官

2008至2011年 任宪法及行政诉讼专责法官

2011年 升任高院首席法官

2018年 10月获委任为终审法院常任法官

其他工作: 一本地教会长老会成员

采纳人大释法 驳回梁游上诉

加入司法机构近二十年的张举能法官,曾专责遗嘱认证、司法覆核等诉讼。他曾审理过不少为人耳熟能详的重要案件,包括已故歌星梅艳芳遗产案、陈振聪被控伪造及行使遗嘱案、外佣居港权案等;其中他曾采纳人大释法,驳回了游蕙祯和梁颂恒就立法会议员资格被取消案的上诉,对法庭日后判案影响重大。

2016年11月30日是本港司法重要一页,上诉庭当天驳回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宣誓司法覆核上诉,该案由时任高院首席法官张举能、上诉庭副庭长林文瀚和时任上诉庭法官潘兆初一同审理。三位法官在判词表明,基本法享有最高法律地位,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104条的释法具追溯力,生效日期为1997年7月1日,“适用于所有案件”。因此,上诉庭按人大释法和《宣誓及声明条例》第21条的规定,梁颂恒和游蕙祯自拒绝宣誓,二人在法律上立即自动丧失议员资格并离任,容许他们重新宣誓在法律上并不可能。自此,本案成为日后同类案件审理时的重要参考案例。

张官于2008年审理已故歌星梅艳芳遗产案时,因尽显耐性一面而为人称道。当年他任遗产诉讼专责法官时,常要处理“梅妈”覃美金提出生活费“加码”的申请,张官总是耐心向梅妈陈述利害、提供可行办法。

郭荣铿阻挠内会运作 任命恐添波折

按基本法第90条,终审法院(终院)首席法官等职务的任命或免职,须由行政长官征得立法会同意,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不过由于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其他反对派,合伙滥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内会)主席选举主持人的身份,阻挠内会运作长达数月,关乎香港法治的终院首席法官任命一事,恐添波折。

在立法会程序中,政务司司长办公室下辖的行政署会先通知立法会内会,启动任命终院首席法官的程序,之后由内会决定是否成立小组委员会讨论任命建议。若小组委员会成立并支持任命,再交由内会讨论。若内会也支持,行政当局会在预告下向立法会会议提出动议,完成表决程序。

目前在郭荣铿等反对派操弄下,内会迟迟无法选出自去年十月起新一会期的主席,导致成立小组委员会一事无从展开,就连负责审议法案的委员会等,亦数月无法设立,立法工作停顿。

林郑月娥对此非常关注,昨再次呼吁内会尽早选出主席。她点名本身是大律师的郭荣铿,认为对方应较更多议员明白司法制度的重要性,亦应更乐意促成终院首席法官早日获任命。她强烈呼吁立法会七月结束本届任期前,完成任命程序,以便顺利交接,并提到现任终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亦认同该目标。

郭荣铿昨扬言,不同意候任终院首席法官张举能过去有关人大释法的判词,不会在内会“扼杀议员发言权”云云。经民联立法会议员、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认为,张举能对“一国两制”拿捏准确、对其获推荐感到高兴,又希望反对派不要再在内会“拉布”。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律师周浩鼎批评反对派企图拖延任命、影响本港司法制度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