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陈帆:迎难而上增建过渡房

图:陈帆积极为过渡房屋单位觅地,坦言“大小通吃” 大公报记者文澔摄

人口增长,公屋轮候册大排长龙,居住环境恶劣但未轮到“上楼”的基层家庭,冀盼过渡性房屋“起多啲、起快啲”。政府今年初宣布未来三年兴建过渡屋新目标,由10000个增加五成至15000个,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表示,为达到5000个“加码”单位量,政府除了重新检视GIC地皮(政府机构或社区用地),并与发展商等磋商,目前有近20%单位量已经“有眉目”,有信心“到手”。他又称,过渡性房屋明年起可望步入收成期,大型项目预计将陆续落成。

2019年行政长官施政报告定下目标,三年兴建一万个单位,运输及房屋局于去年11月宣布目标达成。今年初,政府宣布将目标增至一万五千个,陈帆在接受《大公报》访问时忆述,“行政长官话,哗,你都做得几快?,咁快,即系‘交到数’,做多啲啦。”

真系要砌到万五个单位呢个任务系难嘅,不过,砌咗先讲啦!

一万个已达标过渡房屋单位中,陈帆称,大约1000个过渡房屋单位已经入伙。《大公报》早前报道,有已入住的基层家庭大赞过渡房屋是救星,希望政府“起多啲,起快啲”,他立即说:“我都想呀!”他形容,过渡性房屋计划由2017年9月开始,现时是“鸭子划水”阶段,“系咁做,系咁做,系咁做,但见唔到有嘢郁,因为前期工作见唔到,但我相信,明年起不断有大型项目落成。”

陈帆说,过渡房屋单位来源是寸土必争、“大小通吃”,800个是现有住宅楼宇内改装,247个是整幢楼宇改建,9605个是在政府或私人土地上、利用组装合成法兴建,每个项目的单位量由五个至1000多个。不过,中大型项目效益较大,可发展为社区,提供市集,例如锦田的项目,恍似小型屋邨,可提供农耕地,有社区中心服务团队等,对入住的居民有较多好处。

对于政府将过渡房屋目标提升至15000个,他坦言“有少少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务)”,但强调会尽力做,不会因为困难而放下脚步,“真系要砌到15000个(单位)呢个mission(任务)系难嘅,不过,砌咗先讲啦!(如果)真系做唔到,大家见到个团队,无论系政府、NGO(非政府机构)、发展商、政府唔同部门都尽晒力,大家都会明白。”

为了达到5000个单位的“加码”目标,陈帆称,正与不同的“有土地的朋友”商讨,包括发展商,寻觅新地块,尤其希望可发展具规模的过渡性房屋项目,形容是“我哋继续去‘揼’,系‘揼石仔’,唔系‘揼个人’。”

他称过往的项目中,NGO等机构在地区可帮忙做好多协调工作,而发展商自费进行前期工作,形容是“大家齐心协力去做”。

陈帆表示,发展局也正重新检视政府土地,寻觅一些在短期内未有用途的土地。他说,除了GIC地,也会寻觅校舍、政府宿舍等,看可否改装,例如彩虹邨、三圣邨有停办学校,但因为已预留用途而不合用;也有私校停办,但因靠近山边,紧急车辆不能进入,在安全考虑下而放弃。

对于5000个加码目标,现时有近20%已经有眉目,有信心到手。

被问到5000单位目标下,现时“有眉目”的有多少,他答“一、两成就有。”他称除了新地块,也有研究正在规划的项目可否“用尽啲”,例如锦田江夏围项目,初时规划是1800个单位,但现在增至1998个单位。

至于过去曾经研究发展过渡性房屋、但政府并无采纳的项目,陈帆称,不会因为有新建屋目标而重新检视,因为不符合建造成本与效益。他解释,在政府支援推行过渡屋项目的50亿元资助计划下,在空置土地上搭建的过渡房屋,平均每个单位资助上限为55万元,但过去看过的地皮,有些涉及需平整斜坡,或要兴建道路,建造成本都超过了资助上限。

昔被批不务正业 今证明帮到居民

过渡性房屋计划推行以来,除了觅地难,挑战还来自社会上的批评,地区上的反对。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过去在立法会被议员批评“不务正业”,他以行动证明过渡屋帮到居民,现在反而被质疑“做得太少,做得太慢”。

陈帆称,过渡性房屋计划在2017年提出时,称为社会房屋共享计划,希望社会聚焦关心这课题,动员社会力量,包括人力、房屋资源、金钱去进行。但初推出时,在社会被批评“带头搞?房”,陈帆说,“事实上真系?房,又无屈我哋。但我们的?房,与坊间出租?房有层次分别,安全、环境、设施都有基本要求。”

坚持“不走数” 增社区配套

在立法会内,他被议员批评,“你起楼啦!搞乜鬼啫,不务正业、捞偏门!”陈帆则说,“正业做尽都系得咁多,系咪要揾方法补足佢呢?”

虽然遭受四方八面的批评,陈帆坚持“不走数”,从最初构思已希望有社区配套,“冇配套冇意思,你将人搬去荒野,四野无人,有事叫天不应叫地不闻,你住喇!”

除了有社区配套,他透露建造商会的过渡房屋项目,引入绿色元素,符合可持续发展的16个指标,例如加装太阳能发电、雨水重用,房屋座向考虑了日照方向,透过种植树木遮太阳,帮助减少能源消耗等。

他称大学毕业后便开始做义工,数十年的社会服务经验,令他有这信念,“问责官员讲咗要做到,讲太快,理想化,人哋会讲‘真定假’呀?与其讲,不如做。我讲,人哋未必信;做咗出来,就无得抵赖,做出来就系事实。所以一步步去做,呢个系我做社会服务所学到,你(讲到)点伟大,计划点宏伟,做唔到就讲都无谓。”

若同步建铁路 规划须配合发展

政府近月委讬港铁开展兴建东涌线延线、屯门南延线工程,预计分别最快于2029年及2030年通车。对于坊间质疑项目“来得太迟”,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东涌线延线现时在填海阶段已规划兴建铁路,“相较于居民搬进后才做兴建规划,相差十年,现时‘时间差’只是两至三年,与十年相差好远。”

陈帆称,铁路作为大型公共运输,兴建须考虑人口、就业等因素,以计算经济效益及详细规划。按照传统做法,通常是先有人口才兴建铁路,而本地每个住宅地区发展也是公屋先行,明白公屋居民经常呻被“揾笨”成开荒牛,需面对区内交通配套不足之苦。

不过,他强调,一条铁路若兴建好了但无人乘搭,所投放的建造及营运成本,“要捱一段好长时间才能收支平衡。香港兴建铁路成本贵,落成无人用都系一种浪费。”对于现届政府所说的“创造容量,基建先行”,陈帆承认,缺乏铁路、基建,商业、住宅或社区发展也受限制。有别于传统做法,他认为现时兴建新铁路,“如果规划愿景系清楚,真系要起定先,但就要同发展配合。”

航运物流有协议 无惧美制裁

图:陈帆早前到街站签名支持港区国安法立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制定港区国安法,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立法维护国家安全具急切性、必要性。他批评欧美国家对港区国安法的无理指控,对于美国提出的所谓制裁,他认为香港在经济上可以承受得到,港人毋须担心;而航运海运、物流等范畴的国际协议,并非一个国家能够单方面改动,任何改动只会造成双边损害,认为“合则互利,斗则双亡”。

若有改动 双边受损

陈帆指出,国安法旨在维护国家安全,放眼四海,英国、美国等国家都有许多相关法律,而“美国涉及国家安全的法律不止一条,有反恐、境外干扰国家事务等……”他说,国家安全对每个国家都是必要条文,“我不明白点解有些国家,自己对国家安全有很多法例保障,但当别国立例时,竟然去指摘别国。”

陈帆又表示,国家安全涉及很多范畴,例如能源安全、粮食安全等。他以新冠肺炎疫情为例,各国应对方式不一,显示对同一个问题,不同国家有不同处理方法。香港无法自行立法,在国家安全方面有漏洞,中央政府有责任根据宪法制定相关法例。

对于美国提出所谓制裁,陈帆认为对经济会有影响,但香港可以承受。

他从运房局的政策范畴来看,在航运、海运,物流方面,是根据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协议,例如航运是按芝加哥协定运作,有关协议“并非一个国家能单方作出改动,即使作出任何改动,也会影响两个国家,是双边损害,合则互利,斗则双亡。”他举例,香港与美国在今年初的航班往返,每周有超过百多班,连系紧密,“有信心美国不一定会选用呢啲手法(制裁香港)。”

花絮:运房局办公室也现“土地问题”

香港土地需求殷切,土地问题也在政府总部的运房局办公室内发生!运房局长陈帆透露,为全力推行过渡性房屋计划,局方成立了一队专责人手,“地少人多”下,只能地尽其用。运房局副局长苏伟文的办公室被“?房化”,改装成五人共享的办公室,苏伟文改为使用原本是政务助理的办公室。就连士多房也被“征用”,变身为三人共享的办公室。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