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大选开战 “外交牌”或成决胜关键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月2日报道,在美国总统大选艾奥瓦州的初选中,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以28%的支持率打败特朗普,赢得开门红。而民主党方面,希拉里与桑德斯“血战”到了最后一刻,最终希拉里以微弱优势获胜。

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随着美国大选鸣锣开战,在如今国际局势动荡、地区热点尚未解决的背景下,备受关注的外交政策或将成为各位候选人拉开差距的决定性因素。

大选首战初见分晓

在数月的“宣传战”和“口水仗”之后,美国总统大选初选日前终于在艾奥瓦州拉开了帷幕。据美国福克斯电视新闻网2月2日报道,共和党候选人、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获得28%的党内支持者投票,特朗普以24%紧随其后,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以23%位列第三。而前期获得较多关注的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得票率仅为3%。

而民主党方面,由于希拉里与桑德斯得票率均接近50%,迟迟无法分出胜负。直到美国当地时间2月2日凌晨,艾奥瓦州民主党委员会才发布声明,宣布希拉里以微弱优势胜出,并强调二人的得票率极为接近。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就目前情况而言,希拉里仍然是民主党最有力的候选人和“领头羊”。而共和党则群龙无首,呈现出“三足鼎立”的态势,其中克鲁兹和卢比奥值得重点关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月2日报道,克鲁兹和希拉里在获胜后均发表了胜选感言,向艾奥瓦州的支持者表达了感谢。被《纽约时报》称为“最具资格当总统”的希拉里终于将民调的领先优势转化为一场握在手里的胜利。特朗普对位居共和党第二的结果表示“荣幸”,并表示他将会全力争取在2月9日新罕布什尔州的第二场初选中获胜。

虽然这些站在聚光灯下的候选人成绩都差强人意,但也有人在这第一场比试中就黯然出局。据美媒报道,在初选结果出炉后,共和党候选人、前阿卡萨斯州长哈科比和民主党竞选人、前马里兰州州长奥马利都宣布退出总统竞选,其中哈科比得票率为1.79%,奥马利的得票率仅为1%。

对外政策同中有异

斯坦福大学外交政策专家科丽舍克日前表示,“外交政策是一个(通往选举的)入口议题,在这个时刻,所有竞选人都必须打破这个入口。”目前,在全球局势动荡的背景下,世界不仅关注着竞选台上的候选人谁将站到最后,同时也关注他们将打出怎样的“外交牌”,给世界带来不容小视的影响。

据美联社分析报道,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的竞选纲领有共同之处,即在外交上主张采取强势立场,支持干涉主义的对外政策。这与共和党认为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软弱”“失败”的批判态度一脉相承。

美媒则进一步指出,共和党候选人在外交政策上总体一致,持激进态度,但也存在一些个人差异。在共和党第四场辩论中,特朗普主张美国在叙利亚问题和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采取进一步的对抗行动,而克鲁兹和卢比奥则认为贸然行动反而会损害美国的形象。在难民问题上,特朗普提出“将非法移民全部遣返”的想法,克鲁兹虽然也认为“接受难民是愚蠢的”,但并未提出遣返观点。

反观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一贯坚持的外交政策没有太多的变化,而桑德斯提出的则是较为温和的外交政策。在叙利亚议题上,桑德斯反对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认为不然可能会导致“严重问题”,这与希拉里的强硬政策形成对立。而在难民问题上,他们都支持为难民提供入籍途径,并表示将采取力度超过奥巴马的行动。

袁征认为,目前两党候选人的竞选纲领呈现出一左一右的“极化”现象。但同时,两党候选人的外交政策也有一定的重合部分。共和党大部分候选人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都强调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的重要性,对待中国也基本都持“接触加防范”的态度。

反恐安全或成关键

在首战结束后,美国两党接下来将按照时间表陆续在各州举行初选活动。2月9日即将举行第二场初选的新罕布什尔州也是历来候选人的“必争之地”,同样具有“风向标”意义。

随着大选日程的逐步推进,民意调查对于各位候选人开展活动的指导意义也越来越强。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手中的“外交牌”或将成为决定他们获得多少选票的关键。尤其是此前巴黎恐怖袭击等事件给美国民众内心带来了不容忽视的影响,有调查显示,目前美国国内选民对于反恐问题的关注度甚至超过了失业率和物价波动。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一项最新民调指出,40%受访者认为国家安全和反恐应是美国政府的首要任务,超过60%的美国民众把这两大议题放在首位。而在8个月前,同样的问题获得的比重仅为39%。美媒指出,这股焦虑暗流如果持续下去,将很有可能重塑2016年大选选情,选民正在把注意力转移到共和党的传统强项安全议题上,远离民主党一贯比较喜欢聚焦的经济议题。

美国民调机构盖洛普公司2015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民众对政府反恐能力的信任度降至14年来新低。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认为,无论是“伊斯兰国”的崛起,还是大规模难民流动,都给美国民众带来了不安感。部分候选人在难民、反恐和安全问题上采取的激进态度正是美国民众所急需的“安全感”,这也是此前这些候选人支持率不断走高的重要原因。

袁征指出,随着大选日程的推进,未来候选人有可能为了争取中间选民而改变竞选纲领。目前两党候选人提出的外交策略今后也有做出微妙调整的可能,他们手中的“外交牌”能不能打好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国 外交 关键
责任编辑:黄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