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只有一个老婆给国家 赵小兰听证会欢乐多

赵小兰听证中

赵小兰听证中

星岛环球网消息:美国华裔交通部长赵小兰的提名听证会11日上午在美国联邦参议院德克森大楼举行。这场历时3小时的听证会弥漫着家庭温情,也充满欢乐轻松。赵小兰的丈夫、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克康奈尔借用别人名言:“我遗憾的是,我只有一个老婆献给我的国家的基础设施。”全场爆笑。赵小兰也不失幽默:“我将努力在今晚晚餐时锁定多数党领袖的支持。”全场又笑。 

中评社报道,当天赵小兰的助威亲友团相当强大。89岁的老父亲赵锡成、妹妹赵小梅及其双胞胎外甥女一直坐在赵小兰身后,还有不少华人社区的侨领也前来助威。许多美国产业组织、行业协会和亚裔团体,纷纷致函国会,对赵小兰出任交通部长表示支持。 

赵小兰的丈夫、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克康奈尔先与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一起为赵小兰“站台”。麦克康奈尔借用前共和党领袖多尔在其妻子伊丽莎白出任里根政府交通部长的听证会上说的话:“我遗憾的是,我只有一个老婆献给我的国家的基础设施。”引发全场爆笑。与伊丽莎白一样,赵小兰也是两次进内阁,也是做劳工部长和交通部长。

麦克康奈尔笑称“只有一个老婆献给国家”,坐在背后的赵小兰也乐了。 参院截图

麦克康奈尔笑称“只有一个老婆献给国家”,坐在背后的赵小兰也乐了。 参院截图

“这个听证会是历史性的。伊莱恩(赵小兰)很能干,在各方面都得到很好的评价···她当交通部长将做出色工作,为国家做好事。”麦克康奈尔称,赵小兰是肯塔基州自“二战”以来首位在联邦内阁“二进宫”的,“她会成为最好的交通部长之一”。 

麦克康奈尔指出,赵小兰在生活中克服了许多障碍,但她每做一件事情,都做得很好。他特别指出,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博士今天“最自豪了”,而他也感到与岳父一样的自豪。 

在开场白中,赵小兰回应丈夫的赞美:“我将努力在今晚晚餐时锁定多数党领袖的支持”。全场又是一阵欢笑。她从自己的移民故事讲起,讲当年父亲如何与家庭分别3年,到美国打拼,就是为了给全家创造更好的机会,而母亲带着3个女儿在海上漂泊37天,来美与父亲团聚。

赵小兰听证中,父亲赵锡成一直坐身后

赵小兰听证中,父亲赵锡成一直坐身后

在听证会上,质询的参议员们,不管是共和党的,还是民主党的,都客气友好,与在楼上举行的国务卿提名人蒂勒森的听证会氛围有天壤之别。许多议员在质询之前,先夸奖赵小兰家庭,赞扬她作为移民的成功故事,欣赏她两度进内阁。这种质询者赞赏提名人家庭故事的场景在其它听证会上相当少见。赵小兰会后也表示,对此深感自豪和欣慰,因为她全家的故事众所周知,其父亲的生涯、成就和对美国的贡献得到参议员们的认可和敬重。

与蒂勒森和塞辛斯的听证会充满议员的“拷问”不同,赵小兰的听证会基本上是议员们反映各自对美国交通运输体系和基础设施老化的关切,甚至是为他们所代表的州争取联邦资助。多数时候扮演倾听者角色的赵小兰回应大多简练,基本上是表示已经了解议员们的关切,期待与他们合作,有些问题需要上任得到汇报后才能进一步答覆。 

在听证会上,赵小兰承认,美国完善基础设施带来的益处正在被年久失修的基础设施,高速公路死亡率上升的幽灵,日益恶化的堵车和没能与新兴技术同步等问题所损害。她强调,交通安全仍将是首要目标;交通部将与州合作,确保联邦资金专注于改善运输系统表现和投射运送能力;同时要释放出私营投资国家基础设施的潜力。

会后赵锡成接受媒体采访

会后赵锡成接受媒体采访

3个小时的听证会后,赵锡成先生依然不知疲倦,夸奖女儿人缘好、声誉好,所以才会半天不到就结束了听证会;参议员们的态度也很友好,因为他们知道赵小兰适合当这个部长,诚信实意为国家和大众服务。他说:“这是华裔的光荣,也是这个国家的光荣,美国本来就是移民国家。”他表示,赵小兰一直以华裔为荣,想为华裔争光,为华裔做榜样,不仅想自己做得出色,也希望后来者比她做得更好。 

赵锡成表示,站在父亲的立场,他觉得赵小兰是好女儿,“当部长不容易,当个好女儿更不容易”。他希望华人下一代能继续将中华文化中孝顺的优点发扬光大。

赵小兰执意重拍的“全家福”

赵小兰执意重拍的“全家福”

会后与华文媒体见面时,赵小兰本来已经坐在中间,与父亲和妹妹以及两个外甥女拍了“全家福”,忽然又想起这种座法不合适,执意要让父亲坐在中间重拍“全家福”。 

赵小兰表示,今天的听证会是美国的民主程序--内阁成员由总统提名,参院确认。她希望通过她的经历,让亚裔学到美国政治过程更多的东西。 

从当天听证会过程和议员的反应看,赵小兰的提名估计将轻松过关,但最后确认可能要等到1月20日的下午,其他多数内阁成员提名的确认可能还会稍晚一些。赵小兰对中评社透露,她已经完成了所有必要的程序,包括背景审查、财务报告等,她的纪录非常公开。2001年她被提名为小布什政府的劳工部长时,提交的文件只有12页,而此次多达136页,整个过程比那时更复杂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