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日新任总务相每年都参拜靖国神社?系创始人后代

(原标题:昱见|认爷爷当干爹,日本新任总务相的奇葩家族史)

下周8月15日,日本一年一度的所谓“终战纪念日”又要来了,每年到了这个敏感的日子,日本有多少阁僚参拜靖国神社向来被认为是日本右翼势力是否抬头的风向标。今年的安倍内阁由于流年不利,没心思惹是生非,所以包括首相安倍在内的多位阁僚都提前放出风声说不会参拜。但唯独一位女阁僚的表态十分暧昧,她就是野田圣子。这位新任总务相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往每年“终战日”,她出于“家族原因”都要参拜靖国神社,但鉴于现在各种形势,会谨慎思考是否参拜。

昱见|认爷爷当干爹,日本新任总务相的奇葩家族史

号称每年都去靖国神社的野田圣子

中国读者听了这话估计既气愤又纳闷,这个野田圣子究竟有啥“家族原因”,必须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别急,这里面的故事其实挺多,它关系到一个很耐人琢磨的问题:究竟是谁,在暗中统治着日本?

说起来,这个野田圣子对咱中国读者来说还真不是生人。如果你爱看《读者》之类的杂志,八成看过这篇励志文:某位只身闯荡东京的女孩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酒店扫厕所,起初她很嫌弃这份职业,后来一位前辈为她示范清扫马桶,刷完后还喝了口马桶里的水以证明干净。这种敬业精神感动了女孩,她以前辈为模范激励自己,认真地刷马桶、喝马桶水,最终坐上了日本邮政大臣的高位……

没错,该故事的主角就是野田圣子,这个故事在中国流毒甚广,以至于直到最近几天还发生过四川某公司以“培训”为名逼员工喝马桶水的新闻。

昱见|认爷爷当干爹,日本新任总务相的奇葩家族史

想出此招的老板估计看过当年那篇野田圣子的鸡汤文。

其实,我们都被骗了,野田圣子是否真喝过马桶水姑且不论,她至少不是“只身闯荡东京的小女孩”。事实上,她出身名门望族,其祖父野田卯一曾担任日本建设大臣和经济企划厅长官等高官,并获得过勋一等旭日大绶章。这个勋章有多牛?看看有谁得到过就知道了:北白川宫九能亲王、伊藤博文、大久保利通、东乡平八郎、松下幸之助……野田卯一一手提拔的不少政客后来都做了首相,因此还有“首相师父”的外号。野田圣子的父亲岛稔虽然没当过啥大官,但却家财万贯,据日本媒体新近报道,在野田圣子闯荡政坛期间,岛稔不间断地向女儿所属的政治团体捐款,而且每次捐款数额都顶着规定上限,总额超过8000万日元……

行文至此,读者可能会奇怪:野田圣子的爷爷姓野田,她爹姓岛,到了她却又改回姓野田,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野田圣子家的特殊传承关系使然:野田圣子的父亲岛稔其实是野田卯一同小妾生的孩子,但岛稔小时候被野田卯一正妻的父亲(岳父)岛德藏收为养子,因此改姓了岛。后来岛圣子为了进军政坛,又认了亲爷爷野田卯一做养父,因此又改名叫野田圣子。

以中国的辈分论,这家可真够乱的,但这种“乱认亲戚”正是日本政治贵族为延续“家统”而采取的惯例。别的不说,这一圈养子认下来,野田圣子成功集合了“野田”和“岛”两家的正统。“岛”这一家从明治时代起就是大商人(所以继承该家族的岛稔也专心经商),而野田这一支则是政治世家,其直系祖先是日本近代陆军的创建者之一大村益次郎。

昱见|认爷爷当干爹,日本新任总务相的奇葩家族史

靖国神社内大村益次郎的雕像

这也正是野田圣子为何声称自己为了家族原因要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的原因——大村益次郎正是靖国神社的创始人,靖国神社正门前最惹眼的雕像就是野田圣子的这位祖宗。

野田圣子一家三代两姓的来回折腾,本质上是为了将日本一官一商两个世家豪族合二为一,从而更好地掌权。所以,野田圣子身为女流,却在政坛上平步青云就不奇怪了——她的家庭背景实在太硬了。

从野田圣子的家事里,我们至少能看懂三件事:其一,表面民主的日本政坛其实存在不少“隐形贵族”,他们通过彼此联姻、收养,同气连枝地把控着日本政坛。其二,这些世家大族也正是日本右翼死硬到底的原因之一,因为从这些名门走出的“官N代”们很难背叛他们那些“威名赫赫”的祖先。其三,鸡汤文确实是有毒的,至少对野田圣子来说,决定她命运的绝不是那口喝没喝存疑的马桶水,而是她出生时就口含的那把金钥匙。

来源:齐鲁壹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