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默克尔获得32.5的支持率 将第四次连任德国总理

图片来源于BBCNEWS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海外网引述BBCNEWS报道,出口民调显示,总理默克尔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已经在联邦大选中赢得多数席位,获得32.5%的选票。总理默克尔预计将第四次连任德国总理。

另一个令人震惊的结果,民族主义AFD将赢得13.5%的选票,将首次进入议会。

社民党,只赢得了20%的选票。

多读一点:

小姑娘长大了 默克尔活出了无可取代的模样

据新华社9月23日消息,安格拉·默克尔已经当了12年德国总理。2005年第一次当选时,她被当作前总理科尔的门生,那位大块头总理曾把她唤作“我的小姑娘”,当时谁也没想到,她会成为欧洲坚挺最久的大国领导人。

[让人“安心”的“妈妈”]

默克尔在德国有个外号——“妈妈”,听起来倍感温情,刚开始却多少有点不怀好意的戏谑味道,讥嘲的是她朴素、严肃、缺乏所谓女性魅力的外表,其含义与其说是“母亲”,更接近于“大妈”。后来听从形象顾问建议,默克尔改良了自己“圣女贞德”式的发型,着装风格渐趋柔和,但那种持重、理性的气质始终如一。然而到今天,这个称呼已几无嘲讽之意,她所领导的基民盟也不吝于在宣传中渲染她“母亲”一般令人“安心”的特质。

即使在全世界范围内,民众对她的领导能力也持有相当正面的看法。今年6月的皮尤研究中心民意调查,默克尔登上“最受信任的领导人”榜首。

在她三个任期内,德国经济保持欧洲总量最大、增长最快、开放度最高的地位,其国内各项改革措施有条不紊地推进实施。据德国联邦统计局8月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德国财政盈余达183亿欧元,创历史新高。失业率从最高峰时期10%降至5.7%左右。面对全球金融危机、希腊债务危机、乌克兰危机、英国“脱欧”、欧洲恐怖袭击频发等挑战,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政府表现,当得起欧洲“标杆”的称号。

2015年承诺德国和欧洲向西亚北非难民敞开大门,默克尔在赢得“有大国担当”赞誉的同时,也被国内反移民阵营讽刺为“圣母”。入欧难民大潮之汹涌,确实出乎默克尔的意料。极右翼党派德国选择党借势崛起,在地方选举中让基民盟受挫,如今甚至有望竞争议会第三大党位置。不过,默克尔已及时收紧难民政策,如加快遣返不符合居留资格的难民、与他国签署难民交换协议等。而德国政府和主流民众因纳粹这段特殊历史,对极右排外思想戒备甚深,不易受到煽动。

[务实的倾听者]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主任、上外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陈壮鹰教授评价道,默克尔的几位前任都有远大的政治抱负且因此名垂青史: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开创东西方和解的勃兰特、推进和实现两德统一的科尔……默克尔的领导风格则更多的是“务实”。

本次大选,基民盟的竞选口号也贯彻了这一风格:“为了一个我们热爱且生活美好的德国”。没有煽情语言,没有宏伟目标,却切中百姓所需。它提醒选民国家在默克尔领导下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现实,同时传递清晰信息:“想继续过好日子,就选我们。”

陈壮鹰说,默克尔的另一个特点是“后动”,擅长听取别人的意见,会让各方陈尽理由后择善从之。这与其前任施罗德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在政策选择方面,她并不拘囿于意识形态。在她的领导下,基民盟这个中右翼政党变得有些“左翼化”。

社民党总理施罗德在任时努力推动“2010议程”,意在削减福利和劳工保护,增强市场调节机制,提升经济活力。默克尔担任反对党领袖时对此大加鞭挞,并利用民众的不满击败施罗德。可她上台后,采纳了不少“2010议程”中的措施,德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轨道。她后来也承认是沾了施罗德政策的光。

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之后,默克尔政府宣布放弃核能开发,全面转向绿色可再生能源,这本是绿党的主要主张;她取消义务兵役制,这是自由民主党的目标;她提高育儿补助,这是社民党的承诺。

当社民党推出马丁·舒尔茨参选时,德国不少选民眼前一亮,基民盟选情一度下滑,但很快过了那股新鲜劲儿,因为他们发现,和默克尔相比,舒尔茨既无过硬的从政资历,其竞选承诺也没什么是前者不能做到的。

[“默大妈”的政治手段]

“妈妈”并不总是慈祥,默克尔在政治丛林中的生存手段绝非一般。

陈壮鹰举例说,1999年,时任基民盟荣誉主席科尔卷入政治献金丑闻时,作为基民盟秘书长的默克尔在《法拉克福汇报》发表署名文章,呼呼基民盟学会“独立行走”。此举既与政治导师科尔划清界限,又打击了时任基民盟主席朔伊布勒和人气正旺的黑森州州长科赫。这三人先后辞职,默克尔就任基民盟主席,开启问鼎总理宝座之旅。

有好事者统计,默克尔加入基民盟以来,倒在她前进路上的同党男性政治家已超过十人,包括因博士论文抄袭丑闻出局的前国防部长古滕贝格、因以权谋私丑闻下台的前总统武尔夫,两者当时均为上升中的政治新星。社民党前党魁施泰因迈尔曾是默克尔最危险的竞争对手,民意支持率与她不相上下,默克尔说服党内反对派,共同推举他担任联邦总统,既给足面子,又消除大患,皆大欢喜。

另一方面,陈壮鹰指出,基民盟及其姊妹党组成的联盟党根本无可选择,因为默克尔从未着力培养党内后备接替人选。默克尔去年11月宣布参选时说:她一度考虑放弃竞选连任,但党内朋友们纷纷打电话劝她参选,因为“没有人能代替你”,她义不容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