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俄语势衰,俄罗斯20年的痛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人民网报道,作为世界最大语种之一的俄语在衰落吗?在不少人看来,确实如此。曾经,俄语为3.5亿人口使用,是原苏联广袤地区绝大多数人的母语,普及程度甚至超过当今英语在全球的地位。如今,它却是主要语言中唯一一个在世界主要区域不断失去自身地位的语种——在不少原苏联国家,俄语不仅失去主导地位,还频繁陷入“泛政治化”的纠葛中。有预测称,到2030年,俄语可能会被挤出全球普及程度最高的语言前十名。俄语经历的巨大变迁折射出过去二十多年俄罗斯地缘影响力的复杂变化,而俄罗斯也一直在打这场“俄语保卫战”……

13年后,俄语跌出十大语言?

“亚美尼亚语是且将一直是(亚美尼亚)唯一的国语。”9月22日,亚美尼亚教育和科学部长穆克尔强对外公开表示,亚美尼亚政府正式给予俄语外国语地位,“我们是一个独立国家,因此其他所有语言对我们来说只能是外语。”“亚美尼亚部长平息了针对俄语扩张的担忧”,俄罗斯《莫斯科时报》评论道。此前,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在与亚美尼亚议长进行会面时,建议亚国给予俄语官方地位,但遭到拒绝。

从苏联时期起,俄语在亚美尼亚被广泛使用。今年9月11日,亚美尼亚教育和科学部在官网上发布一则公告,强调“普及俄语”的重要性,结果激怒不少公众人物,在社交网站和媒体上引发一片讨伐声。3年前,一名俄罗斯知名电视主持人访问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时,抱怨当地出租车司机俄语太差,也曾在亚美尼亚民众中引发争议。

有关俄语的争议在乌克兰更明显。乌总统波罗申科日前签署《教育法》,禁止在国内中等教育中使用俄语,被形容为“俄乌之战移师教室”。今年1月,乌克兰议会通过“国家语言法案”,规定在幼儿园、中小学和大学必须使用乌克兰语教学,使用俄语沟通或教学将被罚款。此外,服务业、媒体以及文化领域都禁用俄语。

这两个案例凸显俄语在原苏联地区所面临的窘境。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俄语拥有国语地位,尤其在哈萨克斯坦,俄语与哈萨克语及英语都是必修语言。但据研究集团欧睿国际统计,2016年哈国仅有20.7%的人表示会在家里说俄语,而1994年为33.7%。为让哈萨克斯坦更好地融入世界以及推动哈萨克语现代化,今年4月,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宣布将把哈萨克字母表改为拉丁字母,完成时限为2025年。

相比过去,在哈南部和西部地区,哈萨克语已居绝对优势地位。自2009年起,在哈国销售的各类商品一律用哈萨克语进行标注。今年6月,《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在阿斯塔纳报道世博会期间,与一名年轻的出租车司机攀谈,他说自己平常说哈语,俄语用得很少。

类似“俄语地位下滑现象”相当普遍。去年7月,《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在乌兹别克斯坦出差。在塔什干,街上很多景点用乌兹别克语、俄语和英语同时标出。在人群集中的地方,人们基本用乌兹别克语进行交流。记者注意到,不少当地年轻人能同时掌握俄语和英语。

格鲁吉亚“情况”更严重。如今的格鲁吉亚,只有少数年纪大的人讲俄语,2014年仅有4.5万人将俄语作为母语,很多年轻人在学习英语。有统计称,现在格鲁吉亚讲俄语的人口已降至1.1%。2008年俄格冲突发生后,格领导人曾宣布一个用英语取代俄语作为该国第二语言的计划。

在其他独联体国家,俄语地位较低,或是族际交流语言,或是少数民族语言;在波罗的海国家,俄语被视为外语。据统计,自1994年以来,爱沙尼亚称俄语是第一语言的人口比例从33.3%降至23.4%,在拉脱维亚从40.5%跌至29.8%。俄语在这两国的状况尤其令俄外交部担忧。

在原苏联的东欧卫星国,俄语地位的变化也是“灾难性”的。许多国家已将俄语完全从教育体系中清除。在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斯洛文尼亚、波黑、克罗地亚等国,俄语成为第二外语。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东欧高校还有约100万学生学习俄语,但到2011年,在俄语教研室学习的仅剩2.5万人。

“1990年,俄语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程度排名第四,仅次于汉语、英语和西班牙语。2010年,俄语的普及程度排名第六”,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社会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亚历山大·阿列费耶夫写道:“到2030年,俄语可能会被挤出世界普及程度最高的语言前十名。”

谁带走了曾经的辉煌?

俄语曾是苏联的通用语言,鼎盛时期有3.5亿人讲俄语,其中2.9亿人居住在苏联疆域内。

上世纪30年代,苏联政府通过各民族共和国和州必须学习俄语的决议,之后加快推广步伐,使得俄语成为各民族的统一交际语言。到上世纪后半叶,俄罗斯文化席卷全球,俄语已是最流行的斯拉夫语言,是欧洲无论地理范围还是作为母语人数最流行的语言。大多数国际组织将俄语定为正式语言和工作语言。借着华沙条约组织经济互助委员会等平台,苏联还成为最大的教育服务出口国之一,在36个国家建立了数十个高等教育机构、数百家职业教育中心、中小学校、中等专业学校,都用俄语授课。

但这一切被苏联解体击碎,俄语的地位随即遭遇重重挑战。在独立后的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各种宣传媒介上、集会上,俄语与民族语言的“斗争”成为热门话题。第一个十年,俄语学校大幅减少(减少了7500所),双语学校有所增加。通过这种过渡模式,很多学校开始用本民族的语言教学,母语为俄语的学生被单独编入一个班级继续学习俄语。几年后,这些学校演变成多语言学校,俄语成为选修课,成为外语。第二个十年,俄语学校减少速度变缓,但很多国家减少或取消了双语教学机构。

对于俄语的衰退,俄罗斯看得很清楚。去年11月,俄外交部特命大使米特罗法诺娃在讨论俄语政策和俄语地位的圆桌会议上称,俄语应在原苏联国家获得法律地位。然而,一些独联体国家一直没对俄语地位做出明确的法律解释。今年8月底,俄国家杜马教育与科学委员会主席尼科诺夫表示,自苏联解体以来,世界上讲俄语的人少了5000万。

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专门研究原苏联国家的“宏观咨询”高级合伙人克里斯·威佛认为,俄语的衰落受到苏联解体所释放的政治力量推动。“当它们(原苏联加盟共和国)挣脱束缚后,它们希望摆脱被挟持的外在标志,包括语言”,威佛说,“(此举)部分是为了从文化上、尤其是政治上摆脱俄罗斯的影响。”

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高飞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说,作为新独立的国家,塑造民族认同是重要任务。独立的民族国家需要国民对自我民族的认同和对其他民族的疏离,对于苏联原加盟共和国而言,最麻烦的是要与苏联切割,而在语言文化上独立,对这些国家而言是必然且非常关键的一步。

高飞认为,使用俄语的人口减少,还与俄罗斯这些年的国力状况有关。“苏联解体后,从最初的‘休克疗法’,到目前乌克兰危机后受到西方制裁,俄罗斯一直处于危机和制裁当中,经济困难,财政捉襟见肘,不可能拿出太多余钱推广俄语、普及俄语。”

在威佛看来,一些国家疏远俄语是其整体战略的一部分,目的是与西方及亚洲打造政治同盟,并吸引投资。总部位于莫斯科的投行晋新资本的首席经济学家查尔斯·罗伯逊认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俄罗斯族裔回流俄罗斯,尤其是从中亚回流,也是导致俄语在部分国家衰落的因素。

扭转颓势,俄罗斯能做到吗

每年的6月6日,对于俄罗斯以及全世界俄语工作者与爱好者而言,都是一个盛大的节日。这天是“俄罗斯诗歌的太阳”、现代俄罗斯标准语奠基人普希金的诞辰日,因此被定为世界“俄语日”。不过,林林总总的庆祝活动掩盖不了俄语地位艰难的现实:一些国家禁播俄广播电视节目,限制俄罗斯族人的政治权利,甚至在公开场合禁说俄语……

为恢复俄语的荣光,俄罗斯一直在努力。2007年,普京签署命令,宣布当年为“俄语年”,强调俄语是国际交流语言。同年,“俄罗斯世界”基金会成立。到2013年,俄罗斯在41个国家开设了90个“俄罗斯世界”中心。

“俄罗斯世界”基金会由俄外交部和教育与科学部两大部门出面成立,旨在普及俄语和俄罗斯文化,对世界各国研究俄语的项目进行资助。所谓的“俄罗斯世界”不仅指俄罗斯族人、俄罗斯公民、境外俄罗斯同胞、移民及其后裔,还包括学习俄语、教授俄语和讲俄语的外国人以及对俄罗斯感兴趣的人。

该组织成立至今已有十年,俄海外侨民研究所所长谢尔盖·潘杰列耶夫日前总结说,“俄罗斯世界”成立初衷是将俄语作为基本工具,逐渐加入系列参数(历史、文化和宗教),最后获得俄罗斯向心性和俄罗斯文明基础,虽然它在普及俄语及宣传俄罗斯文化方面取得一些成效,但整体形势改善并不大。尤其是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使得这种努力失灵,这在2013年基辅政变、克里米亚入俄和乌东部战争发生后表现最明显。

目前俄罗斯从事对外语言推广的机构主要有俄罗斯外交部及其境外机构、“俄罗斯世界”基金会、国际俄罗斯语言文学教师协会、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等。去年5月,普京要求在俄境外推广俄语和文学时,学习国际先进经验,向中国孔子学院、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德国歌德学院等学习。

据俄罗斯“欧亚研究中心”网站报道,根据俄政府制订的2016-2020年推广俄语计划,俄教育与科学部等机构将在全球推广俄语文化,建立一系列教育中心。但俄政府面临严重的经费问题。根据该计划,俄政府将拨出75亿卢布,而德国、法国、中国则计划拿出600亿卢布推广本国语言。

当然,俄语在海外并非都是坏消息。在白俄罗斯,使用俄语的人口逆势增长。1995年,白俄罗斯通过全民公决确定俄语与白俄罗斯语是并列的两种国家语言,享受同等地位。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不久前再次声明,俄语与白俄语言都应该是国语,因为俄语也是白俄人民的母语。

在美国,2010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纽约州首次出现俄文选票。纽约及其郊区生活着150万俄罗斯裔及讲俄语的族群,美国两党都想争取这个大票仓。而在全美,约有450万俄裔或能说俄语的人。最新的人口调查显示,这个群体的收入是美国人平均收入的1.5倍,堪称美国众族群中最富足的之一。

此外,俄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调查发现,全球范围内有1.25亿人存在学习俄语的需求,其中需求最大的依然是独联体国家——约1亿人。在欧洲、中国和非洲,各有约300万人想学俄语。

“使用俄语的地区主要是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但俄罗斯在整个地区处于很尴尬的境地,俄罗斯与它们的关系矛盾且纠结。”高飞说,原来大家都是亲戚,如今却在文化上越走越远。苏联解体就像一座大厦倒塌,而倒塌的过程一直在持续。俄罗斯在努力改变这一状况,但总体而言,其努力与俄语衰落的趋势不成比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俄语 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