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状况有多严重?全球有35%的女性曾遭遇性骚扰

1月1日,女博士罗茜茜公开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陈小武在12年前,曾对其有性骚扰举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11日通过官方微博确认了教师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并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29

11日,一名自称北京在校大学生的网友发帖称,2015年冬天,薛某通过某北京高校微信群加自己好友,并备注对外经贸大学老师,此后以感情不顺为话题拉近关系。2016年初,薛某以朋友的名义将其诱骗至对外经贸大学旁宿舍实施猥亵。2017年5月,薛某到自己学校以提供出国机会为由再次进行骚扰和威胁。此外,该举报还说,薛某称对外经贸大学的某些院领导与多位女学生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甚至是学校公开的秘密。

对此,对外经贸大学12日通过官方微博发文称,学校已成立调查工作组,并把正在国外进行短期学术项目研究的薛某召回,以便做进一步的核查了解。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29

这几天,关于一些高校的性骚扰案件曝光频繁,不断有同学站出来,说出自己的经历。我们应该为受害者的勇敢点赞,也越来越为校方对性骚扰问题的重视程度和解决举措而安心。而事件之外,我们更应保持冷静的思考,性骚扰问题由来已久,我们究竟面临怎样的现状?

事实上,性骚扰问题,不止出现在我国,不止出现在大学校园之中。在全球范围内,性骚扰现状触目惊心。

美国性骚扰曝光浪潮,一个月内主播界集体中招

在公认性骚扰相关法律相当完善和严格的美国,对于性骚扰的集体沉默也长期出现。而从去年10月5日起,美国《纽约时报》曝光好莱坞知名电影推手哈维温斯坦涉嫌性侵案件后,美国各界著名人士性骚扰事件好像多米诺骨牌,屡屡曝光。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36

哈维温斯坦

一时之间,性骚扰、性侵指控在美国呈现“野火烧不尽”之势。仅以备受美国民众信赖的主播界为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各大电视台当家主播纷纷中招。

去年11月20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网(CBS)著名主持人查理·罗斯被13名女性控告性骚扰,在24小时内分别被CBS和美国公共电视网(PBS)炒了鱿鱼。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39

CBS主持人查理·罗斯

在查理·罗斯被爆曾经性骚扰多名女子后,亚利桑纳州立大学及堪萨斯大学不约而同撤回授予他的奖项。

查理-罗斯(Charlie Rose),是美国主播和著名脱口秀主持人。他从1991年开始在PBS主持同名访谈节目,以内容专业和语言亲切著称。他采访过很多名人,在2015冬季达沃斯论坛还曾与马云对谈。

而在当月(11月)底,美国全国广播电视台(NBC)在《今日秀》栏目的直播中以突发新闻的形式宣布著名主持人马特・劳尔(Matt Lauer)被解雇,原因是有同事指控劳尔在工作场合性行为不端。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42

“今日秀”主持人劳尔

劳尔现年59岁,自1994年开始,就是《今日秀》的主持人,在新闻界颇有名气,去年的年薪为2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2亿元)。

在紧接而来的12月1日,CNN也宣布开除资深政治节目制片人泰迪·戴维斯(Teddy Davis)(下图左一)CNN表示:“当我们收到针对戴维斯的性骚扰指控时,立马开始谨慎调查。戴维斯先生的行为不符合CNN的价值标准。”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45

美国成性骚扰丑闻重地早有原因

职场性骚扰普遍存在

事实上,参考到美国职场的现状,我们能为这样的接连曝光找到原因。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联合进行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在美国职场中,接近一半女性在工作场所遭遇过性骚扰。

两家媒体调查发现,目前美国在职女性中,48%的人说她们曾经在工作场所遭遇言语或肢体上的性骚扰。多数美国人——62%的男性和71%的女性认为,在美国,工作场所的性骚扰是一种普遍现象。

#Me Too 带动曝光浪潮

当然,除了职场所面临的现实性因素,越来越多的受害者选择将自己的经历勇敢说出来,更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哈维温斯坦涉嫌性侵案件后,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社交媒体中发布了一张屏幕截图,用文字概述了这个想法:“若你曾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请用‘我也是’(#Me Too) 来回复这条推文。”随后,Twitter、Facebook以及Instagram上频频出现消息。成千上百的人进行了回复。有些人只写了“我也是”,更多的人讲述了他们各自被性侵犯或性骚扰的经历。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48

“我也是”(MeToo)这类女性自揭性骚扰伤疤的网络话题的力量,远远不止于网络,更是发展成为线下运动。不只在好莱坞,欧洲多地都针对性骚扰问题展开游行活动。在法国,万名女性走上街头。据法国警方说,大约2500人参加了在首都巴黎举行的游行集会。抗议者手举带“我也是”标志的标语牌,有的揭发“被一名同事骚扰过”,有的写“被一名社工同行骚扰过”。类似集会也在马赛、波尔多和利勒等城市举行。

更多人付出代价

可喜的是,由于性骚扰问题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广泛关注,更多人因此而付出代价。在美国,性骚扰丑闻波及到了国会,迫使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地位最高的民主党议员约翰•科尼尔斯因涉嫌性骚扰、公器私用等原因宣布从司法委辞职。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51

科尼尔斯是众议院“常青树”,1965年首次出任众议员,任职超过半个世纪,曾担任监督委员会、司法委员会主席等要职。他还是美国民权运动代表人物之一,是任职时间最长的黑人国会议员。

除了科尼尔斯,美国亚拉巴马州极端保守派共和党人罗伊·摩尔、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参议员阿尔•弗兰肯、甚至现年93岁高龄的美国前总统老布什都被爆性骚扰。接二连三的议员性骚扰丑闻也迫使美国国会采取行动,立法强制所有国会议员及其幕僚接受反性骚扰培训。

全球范围内的性骚扰现状 比我们想象的更可怕

在全球范围内,女性性骚扰现状触目惊心。这并非耸人听闻,据联合国数据统计,全球有35%的女性都曾经历过身体或性暴力。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55

▲联合国妇女署统计:全球35%的女性曾经历过身体或性暴力。图据CNN

亚洲

南亚国家女性曾经历性骚扰的比例普遍很高。根据慈善机构行动援助的统计,57%的孟加拉国女性,77%的柬埔寨女性,79%的印度女性以及87%的越南女性都曾经历过某种形式的性骚扰。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659

▲行动援助组织:南亚四国女性曾经历性骚扰的比例。图据CNN

2012年,一名女学生在印度新德里的一辆公交车上被轮奸,案件引起了印度全国的关注。而根据行动援助组织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印度,44%接受调查的女性曾在公共场合有被触摸的经历。

在孟加拉国,84%的女性在公共场合遭受过贬损性的评论或性骚扰。超过50%的人表示他们曾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被骚扰过。根据联合国妇女署预计,孟加拉国超过一半的女性都曾经历过来自伴侣的身体或性虐待。

在柬埔寨和越南,性骚扰的问题更加明显,根据行动援助组织的统计,大约有四分之三的女性经历过性骚扰或言语上的骚扰。超过40%的女性称自己在年轻男性聚集的地方感到不安。

相较于南亚地区国家而言,对女性的性骚扰问题在其他亚洲地区相对较少,但并非不存在。

美国和加拿大

近段时间,在西方国家,性骚扰和性侵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突显,而这些指控通常是针对拥有权力地位的男性。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702

▲在美国,65%的女性在街上遭受过骚扰(左),在北美地区,四分之一的女性会遭受性骚扰。图据CNN

非营利组织“停止街头骚扰”的研究指出,65%的美国女性曾遭遇过某种形式的街头骚扰,23%的女性曾被性骚扰,而37%的人称在晚上回家路上毫无安全感。

欧洲

欧盟基本权利署2012年开展的一项深入调查显示,欧洲女性的受虐待率很高。这是对全球范围内女性暴力经历最为全面的一次调查,其中包括了28个欧洲国家。

令人震惊的是,这次调查的综合结果显示,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丹麦,有52%的女性都曾经历过身体及性暴力,位列所有欧盟国家之首。紧随其后针对女性暴力行为最多的国家是:芬兰、瑞典、荷兰、法国、英国。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705

▲欧洲女性遭受身体和性暴力的比例。图据CNN

2012年,超过40%的女性都曾在伦敦街上经历过性骚扰。而“停止街头骚扰”组织2016年数据显示,64%的英国女性在公共场合经历过非自愿性骚扰。

大洋洲和太平洋地区

尽管有着文化和发展上的差异,澳大利亚、斐济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女性在日常生活中同样面临着很明显的骚扰问题。

澳大利亚的数据显示,街头性骚扰是最大的问题,有87%的女性表示,至少遭受过语言或身体上的骚扰,而40%的人表示晚上在自己的社区里行走感到不安全。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707

▲在巴布新几内亚,90%的女性及女孩曾在公共交通上遭受暴力。图据CNN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90%的女性在公交车上或是等公交车时遭遇过某种形式的性暴力。在斐济,尽管数据稀缺,但根据联合国数据显示,伴侣的性暴力几乎影响了64%的女性。

中东和北非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710

▲37%的阿拉伯女性在一生中都遭受过暴力(上),在埃及7个地区99%的女性经历过性骚扰。图据CNN

联合国妇女署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埃及的7个地区中,99%接受调查的女性都经历过某种形式的性骚扰。埃及反性骚扰公益组织哈拉斯地图组织(Harassmap)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开罗市区,超过95%的女性曾遭到过骚扰。

西非以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非洲,性骚扰同样影响着数百万妇女,但在这个地区,性暴力更为常见。根据最近的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在坦桑尼亚,超过50%的妇女遭到丈夫或伴侣的暴力,而这一数字在埃塞俄比亚达到了71%。

根据尼日利亚全国人口委员会数据,尼日利亚的童婚率超过43%,并且有60%的18岁以下未成年曾遭受过不同形式的身体、精神或是性暴力。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714

▲在津巴布韦,五分之一的女性称第一次性行为都是被迫发生的(左)。在津巴布韦和卢旺达,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来自伴侣的身体或性暴力。图据CNN

根据行动救援组织统计,只有12%的南非女性表示在自己生活的社区里感觉安全。而在过去的一年里,80%的受访者称自己曾经历过某种形式的虐待。

根据南非强奸危机组织统计,2014-2015年,南非警方接到超过53000起强奸报告,换算一下,也就是每天大约有150起强奸案发生。而更糟糕的是,还有很多受害者不会报案。

拉美地区

微信图片_20180113111716

▲在巴西,86%的女性曾在公共场合遭到骚扰或暴力(左),84%的巴西女性称被警察性骚扰。图据CNN

而在墨西哥,每10名女性中有8-9名遭受过骚扰。在墨西哥城,根据国家统计和地理研究所调查,96%的受访女性在公共场合经历了某种形式的性暴力。

来源: 中国之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