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企投资在美频遭不公平待遇 到底谁在设障碍?

原标题:滥用审查,美国为外资设障

——访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

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经济格局中,国与国之间讲求礼尚往来。美国提出所谓的“美在华企业遇到不平等待遇”问题,而反观其自身对待外资特别是中资企业的不友好态度,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阻碍外资进入?这几年中资企业的赴美之行,到底走得如何?不断开放与创新的中国市场,遭遇了怎样多变的美国市场?本报记者采访了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

“铁门”与“玻璃门”,中企投资在美频遭不公平待遇

“在美国质疑别国的时候,不妨先自省自己做得如何。实际上,外国企业在美投资面临重重障碍。”周密说,美方不但在外资准入时,通过各种措施予以限制,竖起限制准入的显性“铁门”;在投资后的经营管理上也做足手脚,竖起影响投资活动的隐性“玻璃门”,使中国投资者处于弱势位置且难有解决渠道。

周密说,美国对外资准入向来有严格的“国家安全审查”,组建了包括情报部门等多部门成员在内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不断拓展“国家安全”范畴,延伸至能源甚至服务业等更广泛的领域。“国家安全审查”被滥用,一定程度上成为美国借“国家安全”名义任意阻碍中国企业进入美国的工具。

实际上,早在2005年,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时,在报价占优的情况下,美国国会议员不仅联名向政府写信施压,而且众议院通过财政拨款修正案,参众两院通过能源法案新增条款,阻止投资正常获批。数据显示,自2005年起,中国在所有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的案件中比重不断攀升,急剧增加。2016年,该委员会对外商投资审查项目数创下新高,而中国是被审查最多的国家。

“如今,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投资的行政干预愈发频繁、直接。”周密说,据估计,2017年因外国投资委员会干预导致未完成的外国投资数量约为20起,远超历年平均不到10起的数量,中国企业首当其冲。仅2017年以来,TCL、蚂蚁金服、中青芯鑫、Canyon Bridge等多家中资相关企业就因政治因素在赴美投资中碰壁,不仅给企业摊上巨额“分手费”,还严重打击了企业对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理念的信心。

“美国对外资参与金融业也采取严格限制,除了有公民、居留权等申请的前置要求外,还通过对银行、保险服务提供者的经营范围和地区进行业务许可来限制竞争。”周密介绍,2007年,招商银行获批在纽约设立分行,成为1991年美国《加强外国银行监管法》颁布以来首家准入美国金融市场的中资银行,但由于各种限制,使得银行缺乏充分的业务覆盖率和业务网络,大幅削弱了中资银行竞争力。

开放与创新,中国改善外资企业营商环境有目共睹

“与美国相反,经济全球化进程不断向前,中国也在持续开放、创新,不断改善外商投资营商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商来华落地。”周密说,外商不仅看重中国规模巨大且持续增长的市场、完整的工业体系提供的强大配套能力,更看重中国市场稳定的开放预期和积极创新的发展理念。这些将促使外商来华投资获得稳定的投资环境,保持规模增长,实现投资方式的不断升级。

作为发展中经济体,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时做出了沉甸甸的开放承诺,涉及全部160个服务分部门中的100个。在过渡期结束时,中国不仅完全履行了承诺,而且在开放领域和外资管理模式上积极自主开放。这充分说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周密说,在投资领域,中国的开放进展显著。以自由贸易试验区为先行创新试点,中国的外资管理模式向负面清单+准入前国民待遇转变,大幅扩大了市场开放度,增强了市场预期。过去五年来,中国两度修改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对外资的限制性措施削减了65%,今天对外商的限制领域只有63个方面,其中有35个方面是限制准入,28个方面是禁止准入。应当看到,中国的外商投资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好。

持续开放的中国,面对的却是不断“收紧”的美国市场。特朗普政府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帜,不断加大贸易保护主义力度,在贸易、资金、人员流动等方面严加管控,干预市场经济正常发展,阻碍要素跨境优化配置,排斥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竞争者,增加了外资在美发展的难度和成本。

到底谁在为外资设障,事实难道不是很清楚了吗?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待遇 障碍 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