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国“拒绝”澳总理访华签证?有人尴尬了

澳官员被中国集体拒签?澳大利亚总理各种绕圈子!

原标题:中国“拒绝”澳总理访华签证?有人尴尬了……

当地时间4月11日,有澳媒爆料称,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和高级官员欲参加5月在中国举行的澳大利亚周博览会,但尴尬的是,中国“拒绝”为他们颁发签证。

随后,特恩布尔在回应该报道时否认了这种说法,他的一位同事还坚称在贸易博览会上的访问并没有取消。不过,特恩布尔承认,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局面不断升温,但他相信所有的误会都会解除。

与特恩布尔“消除误解”的说辞矛盾的是,澳大利亚近来频频上演无端指责中国的闹剧。

4月初,澳媒炒作“中国渗透论”,将中国14万在澳留学生和120万华人诬蔑为“特务”。澳政府出台新规,限制中国投资该国能源企业和农业用地。

近日澳国内35名中国问题研究人员又发表公开信,声援澳大利亚政府旨在甄别及削弱中国在澳影响力的做法,然而他们却未能给出具体案例。

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Bob CARR)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对话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时表示,中国的崛起速度非常快,有很多的西方国家感觉到很不适。

西方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的行为已经成为常态,其背后真正的逻辑到底是什么?澳大利亚的“恐华症”究竟症结何在?

1

反华呼声惊乍起

2016年是澳大利亚大选年,其反华浪潮从这一年的下半年开始兴起。

改过媒体在向政党捐款的名单中发现了几位华裔或者是中国商人的名字,对此进行了大肆炒作。

进入2017年,反华声浪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1月,澳外长毕晓普访问美国,表态要紧跟美国;

3月,就在李克强总理访问澳大利亚前夕,毕晓普在新加坡发表演讲,公然声称中国如果维持现有政治制度则无法完全发挥经济潜力,无法成为合格的地区领导;

6月,澳总理特恩布尔在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公开批评中国的南海政策。

6月5日,特恩布尔话音刚落,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和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联合制作的电视片《中国的力量和影响力》在ABC权威调查类栏目《四角》播出。

节目抓住工党参议员萨姆·达斯蒂亚里(中文名:邓森)找一名在澳中国商人报销一些费用的细节,将这名商人刻画为与中国政府有特殊关系的人,并将其行为解读成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政坛的渗透。

在媒体和政府的合力打压之下,邓森不得不于2017年底前辞职。

11月23日,澳大利亚酝酿已久的《外交政策白皮书》出台,虽然承认了中国的崛起,承认与中国的关系对澳大利亚十分重要,并预测中国未来将在亚太地区扮演更重要角色,但仍公然对中国的南海政策提出批评,表现出对中国崛起充满焦虑。    

在2017年议会会期最后一周,借助对邓森事件的炒作,特恩布尔政府将数个法律修正案打包提交议会讨论,试图“遏制外国影响和间谍行为”。

在此次议会辩论和媒体相关采访中,特恩布尔和时任总检察长布兰迪斯句句不离中国。

人们普遍认为,这一系列法案意在对抗中国对澳政治渗透。

2

扮强硬是竞选政治需要

对于上述外界看来不可理喻的行为,知名战略学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分析认为,这一方面是国内政治的反映,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实行战略收缩背景下澳大利亚的焦虑心态。

没错,就是为国内政治转移视线而大打“反华”牌。  

图为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图为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

2017年,澳总理特恩布尔几乎全年处境艰难。

2015年,特恩布尔在党首投票中击败时任总理托尼·阿博特,取代后者成为自由党党首,并任澳大利亚总理。

这场“宫斗”戏大 大加深了自由党内部裂痕。 

被赶下台的阿博特并未退出政坛,而是甘当无职权的后排议员,将众多支持他的自由党右派势力团结在自己周围。

特恩布尔慑于自由党内保守派的压力,不得不在政策上做出诸多妥协。

这让当初对他寄予厚望的普通选民十分失望,导致自由党和他本人的民意支持率一路走低。  

2017年下半年,澳大利亚政坛爆发双重国籍危机——不断有议员被发现具有双重国籍。

按规定,涉事议员必须先辞职再进行补选。

如此一来,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在众议院的议席数只勉强高出执政所需席位数1席而已,个别补选选区选情胶着,令执政党和特恩布尔十分紧张。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恩布尔和澳大利亚媒体加大了反华炒作。

特恩布尔和整个自由党团队大打“为国家安全而反华”这张牌,试图以此树立强硬形象,转移老百姓的实现。

确实,在其他议题乏善可陈的情况下,扮强硬是最不可能招致对手抨击的安全选项。

3

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其实,作为一个中等国家,澳大利亚在大国博弈之下游走获利,想求得国家利益最大化,这种行为不难理解。

但近一年多以来,澳大利亚反华调门异常之高,从更深层面剖析,主要是反映了澳大利亚的深深忧虑——美国在特朗普治下强调“美国优先”,实行战略收缩。

美国就是中澳关系的背后那个若影若现的影子。

自独立以来,澳大利亚一直寄望于大国为自己提供安全保障,而这个大国无论是最早的英国还是二战后的美国,都与澳大利亚同宗同源。

然而,澳大利亚面临的现实情况是:最近30年,随着世界权力格局的变动,自己的传统盟国不得不慢慢出让地区领导权,一个在澳大利亚看来“非我族类”的大国迅速崛起,未来将毫无争议地“接棒”。

对于这个发展趋势,澳大利亚潜意识里准备不足,直到特朗普公开宣称“美国优先”,澳大利亚才突然警醒。

美国的战略收缩将促使澳大利亚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变得更加独立,同时,更加独立的澳大利亚也失去了原有的安全感。

怀特认为,在世界局势发生重大变化的当下,人们会看到一个外交政策更加独立的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并没有把中国视作威胁,也并未感受到中国的直接威胁。只是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表现以及今后将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这些让澳大利亚心中无底,对亚太的未来感到不确定。

澳政府推动反外国渗透相关法律的改革,正是基于此种考虑。

4

抱团取暖有用吗?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焦虑的澳大利亚选择拉住美国,以及寻找同伴抱团取暖、拖人下水把水搅浑的策略。

首先,2008年拒绝参加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的澳大利亚摇身一变,成为这一对话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与四边安全对话相辅相成的,是最新提出的美日印澳基础设施计划,似乎有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展开竞争之意。

美日印澳基础设施计划从概念变成实在的战略仍有距离,但可以看出,积极推动这一概念的日本和澳大利亚都希望将印度这个南亚大国往东拽,进入东亚-西太平洋这个区域,对冲崛起的中国。

其次,在经贸领域,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澳大利亚与日本一道,着力维持TPP框架不倒,并于近期签署了TPP11的协议。

此举被认为是日澳两国为美国未来重返TPP“留了一扇门”。

此外,澳大利亚还着力拉拢东盟。

2018年3月17日-18日,澳大利亚-东盟特别峰会在悉尼举行。

东盟十国位于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是澳大利亚最近的邻居之一。

并且,一些东盟国家在一些问题上与澳大利亚立场相似。

当然,对于澳大利亚的拉拢,东盟国家也心存警惕。

 图右二为访澳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右一为澳总理特恩布尔图右二为访澳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右一为澳总理特恩布尔

抵澳参加峰会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明确表态,目前南海局势已经趋于稳定并告诫澳大利亚,南海问题不是新加坡、澳大利亚这样的非声索国所能够解决的。

李显龙还表示,对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不“感冒”,甚至明确反对建立敌对集团逼其他国家选边站的做法。

5

终于有人说句公道话了

进入2018年,澳大利亚在涉华问题上的态度出现了转变,与2017年有所不同。

几场关键补选的胜利令执政党暂时摆脱了执政危机。

进入新年后,澳政府在涉华问题上明显显示出收敛迹象。

1月,特恩布尔访问日本期间,刻意表态称:澳日两国走近不是针对中国,澳大利亚仍要努力与中国维持开放、正常的工作关系。

澳国防部长玛丽斯·佩恩公开表态,同意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将中俄视为战略竞争对手。

随后,外交部长毕晓普急忙跳出来纠正,称澳大利亚对中俄的看法与美国有显著差距,澳大利亚不认为中俄对澳构成军事威胁。

2月中旬,特恩布尔访美之前还特意强调:澳大利亚不把中国视为威胁。

除了政界,澳大利亚各界人士均发出了对华正面评价。

不久前,矿业大亨、福蒂斯丘金属集团创始人安德鲁·福里斯特发表了一次慷慨激昂的主题演讲,从历史到现实论证中国是澳大利亚全方位的盟友,呼吁澳大利亚媒体对中澳关系进行“负责任的报道”。

悉尼大学校长迈克尔·斯彭斯批评了政府此前的对华政策,称特恩布尔政府的反华炒作正在毁掉澳大利亚增长最为迅速的教育产业——中国留学生的父母花大价钱将他们送到海外读书,毫无证据就指责他们是间谍,或给他们贴上其他标签,是非常不受欢迎的举动,这些学生需要得到公正对待。

他表示,自己从未看到澳大利亚大学在决策过程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也从未发现这些高校由于惧怕中国不高兴而做出什么决定。 

也许,只有当澳大利亚慢慢习惯了当前的国际关系现状,走出焦虑,才会在对华关系上变得更负责任。

延伸阅读

2018年4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本文转载自外交部官方网站,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问:澳大利亚总理承认当前澳中关系紧张,这是否与中方拖延或拒绝向希望来华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等活动的澳政府官员发放签证有关?你是否认同中澳关系存在紧张?这是否是因为澳方正推动针对外国干预的立法进程?

答:首先我要澄清一点,据我了解,澳大利亚有关方面人士参加了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相关活动。博鳌亚洲论坛是一个非官方的国际会议组织,论坛秘书处负责论坛年会相关活动,并邀请相关国家政商学界代表出席。关于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出席情况,包括澳方参与情况,请向论坛秘书处了解。  

你提到中澳双边关系以及澳方正针对外国干预推动立法,我和我的同事此前已就类似问题多次表明立场。中方一贯坚持在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关系。任何指责中国对其他国家进行所谓“干预”或“渗透”的说法都是毫无根据的,也是别有用心的。希望有关方面尊重客观事实,正确看待中国发展。 

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希望澳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基础上,多做有利于增进双方互信与合作的事,确保中澳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

问:中方是否拖延批准澳大利亚部长级官员来华签证?据澳媒报道,有澳大利亚部长级官员计划来华参加“澳大利亚周”贸易博览会活动,但因为签证问题,活动可能无法举行了。

答:关于中澳双边关系,刚才我已经回答了相关问题,我不再重复。 

至于你提到中方拒绝了澳方部长级官员参加“澳大利亚周”博览会活动,我也注意到了有关报道。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纯属无稽之谈,根本不存在这一情况。

来源:瞭望智库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国 签证 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