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人:表情严肃疲惫,骄傲越来越难保持

在美国有这么一本书颇为畅销,题目就是《特朗普的美国(Trump's America)》,而如果您在网上搜这本书,还会看到这样的标题:“Trump's America: Buy This Book and Mexico Will Pay for It(特朗普的美国:买这本书,墨西哥人会付账)”,这就充满了特朗普式的不可捉摸了。

这似乎完全是另一本书,应该是盗了书名

不排除有人在开这位总统玩笑,但两本书能同时出版,美国的版权啥的肯定是出了问题。

实际上,美国人对“特朗普的美国”有着种种奇异的理解。美国人喜欢搞怪,他们给总统先生作出了种种造型。

这个,是虎口脱险式的

这个呢,未免作得太大,总统有飞上天的嫌疑

对这位总统,美国很多人感情复杂。身在其中尚搞说不清楚,让我等局外人看清美国在这位总统统治下的喜怒哀乐,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眼见为实,也难免片面。

不过,恰好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观察一下。

这是老萨坐在后面轮椅上拍摄的,地点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这次是因为参加“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的活动过境美国,其实连走马观花都算不上,但我转机的大厅主要走美国国内航班,在那儿等飞机的基本都是美国本地居民,算作一个奇特的窗口。对比一下这个窗口里美国人在特朗普时代同以前有什么一样或不一样的地方,或许也算是给“特朗普君治下的美国人民”做一个浅层的解剖吧-- 实际上,因为是坐着轮椅,活动范围极其受限,浅层……也不敢说,算是极浅层吧。

为什么要坐轮椅?前两天老萨受了点伤,行动不太方便……

那个说老萨是让环环打瘸的家伙,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这样一来,转机便只好闷在候机厅里,好几个钟头呢,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来观察一下周围的这些美国人。

说到对行动不便者的轮椅服务,美国和中国的机场基本是在一个层次上的,都十分周到。或者说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一点儿不比美国差,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以前没有受过这样的伤,故此体会不到,体会过了,还是有些感慨。

推轮椅的美国小哥人和气,也十分尽职。有时轮椅经过的地方比较拥挤,人们会自动给你让路,甚至工作人员会主动把警戒线的桩子移开,供你通过。

我在以前的打交道中,一直认为美国人民大多数是善良的,今天的体会,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必要把他们妖魔化–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地方,人民的主体都是善良的,作恶的往往是少数人,却要让大多数人付出代价。

唯一比较严肃的是安检,不但和北京一样要把腰带接下来,而且有更严格的地方–我在裤袋里放了一张手帕,显得有些鼓鼓囊囊,因为手帕不是金属的,这在国内机场是绝无问题的。但在洛杉矶就不行,安检的警官示意我把手帕拿出来。我想把手帕递给他看看,这位筋肉男老兄竟然退后一步,手扶后腰,做出了一个美国警察典型的防卫/攻击姿态,倒把我吓了一跳–老萨就算是两条腿都正常,也打不过你啊,犯得着吗?

说美国警察怕死,看来是没错的。

这并不是针对我这个中国人的,他并无恶意。美国是让恐怖分子吓怕了,估计不知道哪条线报告诉FBI如今某组织拿手帕作兵器(生物武器或是化学武器?),才引来如此神经质的反应,要恨也得恨恐怖分子才合理。特朗普时代以前,自从九一一之后就是这样了,不足为奇。

实际上,一张照片过去美国依然是世界人种博物馆的感觉,想搞种族仇视,也不太容易。

美国对行动不自由者的照顾,倒是处处可以看到,比如到处可以看到的残疾人专座。

椅子上有垃圾……

这边也有的

每当看到这样的情景,就感到有时候我们会想当然地冤枉“中国大妈”-- 天可怜见,这周围一个中国大妈也没有,是美国人自己的自然状态

美国的确是一个平均素质比较高的国家,比如偌大的大厅,一个肆意放音乐或大声打手机的都没有,排起队来无人插队,也无人吵架,人们都很考虑别人的感受。但是,他们并不是没有毛病,比如有些人卫生上的不拘小节,便是难免的。

人家不是要饭的,是等飞机的好不好

比如,换个中国大爷在机场拖鞋抠脚,估计口诛笔伐早就上来了–美国用了两三百年也没搞定的文明问题,我们在用三五十年在搞定,大家似乎可以多一点耐心。

然而,总觉得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人,还是有点不一样。

不一样在哪儿呢?

美国人还是那样喜欢橄榄球

还是那么喜欢谈钱

当然首先关心的是和美女“comes love”,然后再考虑怎么样没钱也能很好地同居–恨不得全世界的好事都落到自己家,这电视显然在帮美国人做梦呢

这些都没有什么不正常的,真正有点变化的是两样——其实,这两点在过去的几年中都可以注意到,但今天用镜头捕捉一下比较直观。

第一是看起来美国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让人想起了哈默博士到莫斯科见列宁时,在街上看到的境况-- 就算是衣着体面的人匆匆走过,也显得忧心忡忡。

早年见到的美国人不是这样,他们更像顽皮的大孩子,嘻嘻哈哈没有愁事那种。然而,这些年美国人的表情都是在往严肃走,在街上照到那种傻开心的美国人比例降低了。上一次经济危机的冲击,让很多美国人历经沧桑,怕是其中一个原因。他们终于认识到美国并非金刚不坏,它也会出现危机,也会有天上掉馅饼掉腻了的时候,生活必需奔波。

另一个原因,还隐在这表情背后–仔细看来,现在美国人的表情,与香港人在八九十年代的面孔是颇为相似的。那是一种淡淡的,却抹不去的疲惫。

第二个让我感到有些异样的,是有那么多转机中的美国人在工作

几乎都是在做计划书或写代码

每个登机口附近都有带电源的工作台,往往一座难求,甚至发展到用电脑占位置的状况

在工作中,我们给美国人的评价经常是“Professional”,也就是职业,但很少见到有人用勤奋来形容他们,会玩倒是真的。这两年勤奋的美国人却越来越多,真是见了鬼。

其实,答案是明摆着的–有位美国朋友曾对我说过:“先是日本人,然后是中国人,逼着我们美国人改变生活习惯。”

美国人的传统理想生活状态是这样的–用Professional的手段又快又好地完成工作任务,然后把剩下的时间留下来尽情享受生活。所以,美国人对不够Professional的人做事一贯看不上,也不主张加班,认为那是不懂生活。

然而,东方人多少有些不同。当先有日本人后有中国人展现给美国人什么叫工作狂的时候,美国人发现生活还有别的活法。

美国人最初是看不起这种活法的,他们的Professional常常使他们高效地做完事情,然后多少把东方人狂热的工作精神视为穷疯了的表现。他们试图教会中国人自己的生活方式,并因此而享受优越感和骄傲。

但是,这种骄傲越来越难保持了–当中国人也学会了美国式的Professional之后,很多人却没有顺理成章地去享受生活,而是把省下的时间也投入了新的工作–以Professional的模式。美国人不能理解你挣一千块的时候加班,挣一万块,干嘛还加班呢?这很多时候已经和钱没有关系,而是和东方人对于“事业”两个字的理解有关(当然,也有人说和房价关系更密切)。

这下美国人吃不消了……

当然,大家都知道,勤劳是一种美德,而且赞美这种美德。

但是可以想象美国人被逼着和东方人一样玩命工作的时候,内心深处的委屈

莫非这就是有些美国人觉得跟中国人打交道吃了亏的潜意识?

带着多少有些玩笑的感觉写下这段文字。毕竟生活方式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不偷不抢,谁也不该对别人的活法有意见。其实心中有一种感叹-- 如果美国人真的和我们比勤劳,和我们比事业心,我们太欢迎这样一场公平的比赛了。相信这样一场骑士的竞赛,也是一个有利于全人类的竞争,何乐而不为呢?

美国要保持发展的势头,要超越曾经的失落,最好的做法,或许便是有更多投入,包括人员和资金的投入,以保持其科技进步的活力,这需要美国人更多的勤奋和创造力,而不是要债式地抱怨别人不公平。

一个汉堡包卖一百多块人民币,这就是美国,我们把一件衬衫不到五十块钱就卖给美国人,中国人抱怨过吗?

我们把棉线纺成纱,把纱织成布,哪一样,不是浸透中国人的汗水呢?

从创造和生产的角度,世界够大了吧,足以容得下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孰论中国和美国呢?

就算有波谷,总会有波峰,问题总会解决的,两个国家的人民都足够聪明,我想。

这么想着,忽然看到这个场面,顿时吃了一惊–如果美国的孩子这么大就学会加班了,让我们的孩子咋办?

还好,绕过来一看,是这样的情况。

看来,特朗普君治下的美国人民还算正常。

来源:环球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