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媒:“信用卡战争”加剧美国贫富悬殊

星岛环球网消息: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10月5日发表文章称,美国在海外的战争加剧了国内贫富不均。

付出高昂财富代价

文章指出,2016年,美国最富有的0.1%的家庭所拥有的财富与最贫穷的90%的家庭相当。虽然自1986年以来,90%底层家庭的平均财富保持在同一水平,但1%顶层家庭的平均财富增加了两倍多。

文章介绍,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美国的财富集中状态到了类似于寡头垄断的程度,这是全球化、工会会员不断减少、技术变革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有一个因素经常没有被包括在内,那就是美国是一个处于交战状态的国家。

文章称,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干预已进入第17个年头。加上伊拉克战争和在全球各地展开的一系列“反恐战争”,这种交战让美国付出了鲜血和财富的高昂代价。据估计,美国在9·11事件后参与的军事战斗已经耗费5.6万亿美元。

文章认为,当账单如此巨大时,一个国家选择的付账方式将对其经济产生深远影响,以至于可以决定谁穷谁富。20世纪时,美国通过直接纳税和发行债券为一些大规模战争筹措资金。这从本质上讲是一种累进的方式,依照公民的财力来分散战争负担。正因如此,20世纪的许多战争对美国社会起到了均衡财富的作用。不过,近几十年来,美国领导人更倾向于在减税的同时用借来的钱打仗。这种做法在政治上有利可图,但这让有钱人从中受益,同时加剧了低收入人群的负担,进而让贫富不均的状况进一步恶化。令人遗憾的是,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国会议员在近期会采取其他做法。

借贷造成经济不平等

文章称,如果美国要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同时又要搭建一个能够遍及全球的反恐架构,那么美国政府就需要加强军力。为了负担由此带来的开销,美国政府几乎完全依赖在国内外的借贷。布什的继任者没有改变这一策略:布什时代的减税政策在奥巴马任期内基本上得到延续,2017年特朗普政府进一步减税,尤其降低了针对富人的税收。

然而,尽管这种“信用卡战争”具有短期的政治优势,它却是造成经济不平等的一个因素。在国内持有部分债务时更是如此。政府向公民或金融机构借款,承诺会连本带息偿还。有能力向政府提供贷款的人必定是富人,这些人和金融机构日后会连同利息收回投资。与此同时,中低收入家庭必须通过纳税帮助政府偿还债务。以这种方式承担战争开销意味着财富从底层向顶层的大转移。进一步削减针对富人的税收自然也不会让这种局面有丝毫的改善。

文章称,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在为战争筹措资金方面采取累进征税方式会遭到美国公众的反对。事实上,最近的调查表明,公民对战争税支持与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这种税针对的是谁:递减的营业税会让人们对开战的热情降低,但针对年薪超过40万美元的人群征收的累进税对公众支持战争的态度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换言之,美国由债务推动的现代战争方式是一种政治上的选择,而不是必须采取的做法。不过,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会看到美国为战争而借贷的做法还将持续下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