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默克尔时代将落幕 德国走向二战后最危险时刻?

10月29日,在德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基督教民主联盟党内发布会上讲话。图片来源:新华社

过去13年里,一贯以保守著称的德国人已经习惯了默克尔作为总理的生活。这位东德出身的德国首位女总理,曾被德国人亲切称为“Mutti”(德语“母亲”),但是现在,这位“德国母亲”即将从政治舞台谢幕,她将不再寻求连任党主席,总理任期结束后将不再寻求担任任何政治职务。

德国和欧洲的“默克尔时代”正式进入了倒计时。

被难民拖垮的“母亲”

2005年,安吉拉·默克尔在大选中击败时任德国总理、社会党主席施罗德,成为德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没有人能想到,在随后的13年里,这位物理学博士能够成为德国乃至欧洲真正意义上的领导者。

在默克尔的带领下,德国经济实现了快速稳定的成长,即使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期间,德国经济的表现依然亮眼。稳定的经济,也让德国成为稳定欧盟的主要力量,也让默克尔在事实上成为欧洲乃至全球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之一。

然而,2015年爆发的难民危机改变了一切。

在难民危机爆发之初,默克尔政府并没有对汹涌而至的难民做太多限制,这很快让德国成为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默克尔本人也曾多次表态称,不会拒绝任何抵达德国寻求庇护的中东难民。

然而,快速激增的难民给德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带来了巨大压力,难民在文化、宗教、生活方式上与德国民众之间的冲突,以及大量难民难以甚至拒绝融入德国社会所带来的矛盾,给德国人的心理上造成了巨大的冲击,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也被很多人批评为她执政以来最大的“政治错误”。

“一方面默克尔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难民能够转化为劳动力,进一步刺激德国经济增长。但现在看来,这两方面都没能实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胡黉表示。

难民问题成了2015年以后德国历次选举的主题,受这一问题拖累,执政联盟中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在2017年联邦议会选举、2018年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选举中均遭遇惨败,支持率大幅下跌。今年10月的民调显示,联盟党的支持率已经下跌到26%,社民党支持率仅剩15%。

另一方面,难民问题还影响了执政联盟内部的团结。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尔此前一直就难民问题对默克尔发难,长期合作的联盟出现裂痕,也导致基民盟内部对默克尔不满的情绪日渐高涨。

可以说,基民盟在黑森州州议会选举的失败,成为压垮默克尔的“最后一根稻草”。

身份政治

2013年,一群右翼知识分子、经济学家、反欧元人士组成了德国选择党,这个以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为主要政治纲领的政党,在当年的大选中就得到了4.9%的选票。到了2017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德国选择党一举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受难民冲击更为严重的原东德地区,选择党的得票率甚至超过了社民党。

胡黉认为,对德国而言,过去13年里,虽然经济成长、社会稳定,但是在选举中,“选民把默克尔好的这一面都忽略了,转而去抓住她不受欢迎的一面”。而且这不是德国一国的问题,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欧洲乃至全球政治变局的一环。

“这10年或者说有更长时间段,大家好像越来越注重身份,也就是身份政治的问题。”胡黉表示,“选民越来越强调归属感、身份认同这方面,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从经济或社会维度考虑”。

“老欧洲”与“新欧洲”在难民问题上的对峙、英国脱欧、南欧国家依然深陷经济困境、极右翼政党和民粹主义在欧洲蔓延,曾经以多元文化和统一市场为傲的欧盟,现在却成了每个欧洲国家选战中的靶子。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成了极右翼政党吸引选票最大的噱头,而从现实的结果来看,这种策略几乎每次都能获得成功。

后默克尔时代

英国《卫报》的评论称,2005年,当默克尔成为德国总理时,美国总统是小布什,英国首相是布莱尔,法国总统是希拉克。这13年里,默克尔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传统建制派政治的稳定和连续,但她的谢幕,标志着一个政治时代的彻底结束。对欧洲来说,“这将是二战后最危险的时刻”。

的确,13年后的今天,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走上了更偏激的单边主义路线、英国则在上演一场剧情狗血的脱欧大戏、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正在经历改革的阵痛,而默克尔这位多年来在欧洲和全球极具影响力的领导人,也将离开舞台,留下德国人和世界面对“后默克尔时代”。

这其中最让人担忧的,是德国政治的极化问题。由于民族性格和政治体制的原因,长期以来德国政治一向以中庸与保守著称,然而在2017年联邦议会选举中,极右翼选择党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最近举行的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选举中,绿党成为了选举的大赢家。一向稳定的德国政治光谱出现了向两极移动的趋势。

胡黉分析说,从这几次选举的结果来看,德国政治可能正在走向极化,“一些对社民党和联盟党政策不满的民众,更多向两翼走去”。这就导致那些原本偏左的选民会更左一些,原本偏右的则更右一些,“摒弃了原来社民党和联盟党追求的中间路线”。

对欧洲来说,如何面对一个这样的德国,可能将是一个更加长期的问题。唯一的好消息可能是,目前德国国内、特别是基民盟内部在对欧政策方面还是比较一致,而且相对于默克尔来说,基民盟内在对欧政策上更加保守。而只要不出现巨大变化,就德国目前的经济社会情况而言,德国作为欧洲发动机的地位并不会被削弱。

但问题在于,默克尔13年强势的执政生涯,让基民盟内部并没有出现绝对足以服众的接班人。在默克尔宣布不再竞选连任之后,现任基民盟秘书长、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和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梅兹等人,都被视为新任党主席的有力竞争者,而谁最后成为党主席,将决定默克尔是否真的能顺利完成剩下的两年多总理任期。

来源:海外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