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评社评:巴西大选 拉美向右急转弯的开始

 

巴西候任总统博尔索纳罗   

中评社香港11月1日电(作者 乐国平)10月29日,拉美最大的国家巴西总统大选结果出炉,标榜右翼民粹的候选人博尔索纳罗不出意外地获胜,将坐上总统宝座。 

在巴西这场选举过程中,博尔索纳罗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因此他的获胜几乎没有悬念,但是,这场大选可以说是巴西近来最两极分化的选举。因为博氏言论激进、观点极端,可以归为“极右翼”的范畴。他怀念曾经的军政府威权、呼吁回归传统价值观、放宽枪支管制、歧视同性恋者和少数族裔、反对移民、主张私有化……这些观点是不是似曾相识?这几乎就是特朗普言论的翻版,难怪巴西选民们称其为“巴西特朗普”。博尔索纳罗在批评中国方面,也按照特朗普的风格有样学样,不仅屡次抨击中国在巴西的投资项目,而且还于今年2月造访台湾(这比特朗普走得更远),居然幻想打一手巴西版的“台湾牌”。博尔索纳罗的这些主张自然受到巴西左翼和温和派民众的强烈不满。 

但与此同时,博氏此次的主要竞争者、左翼的阿达亦不被民众看好,因为阿达是两任前总统卢拉和罗塞夫的继承者,同属于巴西劳工党。该党主张国有化和高福利,在卢拉时期对于解决巴西的贫富差距、外国垄断等问题有所帮助,但到了罗塞夫时期,巴西经济结构单一、生产活力不足、财政负担过重的后遗症愈发明显,最终巴西经济出现严重困难,民众对于劳工党的失望情绪弥漫。对外关系上,劳工党一直亲近委内瑞拉、古巴等拉美更激进的左翼国家,甚至与这些国家互学互鉴,而如今的委内瑞拉基本成为了拉美民众心目中的反面教材,因此巴西多数民众此次不愿再把选票交给阿达与劳工党手中。 

对于巴西的温和派民众而言,本次选举是痛苦的,右边的是标榜民粹的“巴西特朗普”,左边的则是有可能把国家“委内瑞拉化”的劳工党代表,多数人表示,不想投票支持这二人的任何一个。但此次选举的第二轮投票,民众必须在这两人中做出抉择,最终人们选择了博尔索纳罗,既是对委内瑞拉人道反面教材的恐惧,也是对美国模式的复刻。毕竟拉美是美国的后院,有时候拉美的潮流不得不随美国而动,美国的“特朗普旋风”传导到了拉美,影响了多数巴西选民。 

巴西作为拉美最大国家,对于拉美的政治演化有着标杆作用,此次巴西极右民粹候选人胜出,标志着拉美“向右急转弯”的开始。目前,拉美仅存的几个左翼国家都陷入了困境,委内瑞拉一片混乱,尼加拉瓜也几乎陷入内战状态,古巴主动大搞改革以纾解困局,厄瓜多尔在外交政策上转向西方,唯一不变的玻利维亚本身就是闭塞贫困的国家……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大国两年前就撤下了左翼政府、换上了右翼温和派政府。但以特梅尔、马克里等人为代表的右翼温和派没能解决巴西、阿根廷长期的经济、社会困境。于是,极右翼登场了。 

人们近年来喜欢大谈欧洲极右翼的兴起,没想到巴西先走一步,率先选出了民粹领导人。实际上,欧洲现有的种种问题,诸如经济疲软、债务严重、种族矛盾突出、社会治安恶化、新旧价值观对立等等,在巴西等拉美国家早已有之,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拉美大陆是文学家笔下的“百年孤独”,19世纪时本来和美国发达程度相当,社会安定和谐,是人们向往之地,但由于经济结构不思进取、外来移民过多、政治独裁腐败等原因,拉美在20世纪后走向衰落,加之美国等外国势力打压,令拉美弊病丛生、积重难返。 

  拉美问题的厚重严峻,可能必须要靠下猛药才能有解决的希望,确实超出了温和派政治家的能力水平,因此,最近几十年的拉美政治总是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查韦斯等左翼领导人用国有化、驱逐外国资本、高福利等猛药治理国家,却没能改变经济结构单一的问题,正在以悲剧收场。右翼温和派上台,对诸多问题束手无策,也黯然退场。现在轮到极右翼下猛药了。 

  除经济问题外,拉美的政治民主化不健康,独裁腐败、黑社会猖獗、军人势力过大等顽疾,也让极左或极右政客们很快堕落为土皇帝或巨贪,成为拉美的“考迪罗”,在独裁和贪腐政治下,拉美的所有问题只会变得更糟。 

  因此,未来由博尔索纳罗领导的巴西,能否扭转困境,需要存疑。巴西希望效法美国,但毕竟美国是美国,巴西是巴西。特朗普赶上了美国经济走出危机的转折期,有着美国经济健全的基础,加上他个人的才能,所以创造了一些成绩,即使这样,当前美国经济还存在变数。巴西,乃至拉美,想搬来美国的政治发展模式改变自身命运,可以理解,但困难重重。 

  最后,博尔索纳罗领导的巴西,敢不敢像特朗普一样同中国叫板,“打台湾牌”?可能性亦很低,毕竟经济困境中的巴西没有理由拒绝中国经济合作的红利,更不能因为台湾问题同中国走向对立面。但不排除美国从中挑拨,令拉美国家与中国关系出现些许波折,毕竟拉美离美国太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社评 巴西 急转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