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这些美国大学生 为何“把整个美国抛在身后”?

原标题:这些美国大学生,为何“把整个美国抛在身后”?

有这么一帮美国大学的毕业生们,他们背井离乡,远赴日本、中国、乌克兰,乃至偏远的印度村庄。不过,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体验生活,或者度过一个空窗期,而是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目的——躲债。

现在美国的社交网站上,因为学生贷款过重,背井离乡远走他国经验的分享文章越来越多。

许多大学毕业生认为,宁可去其它国家忍受离群索居的生活,也好过在国内背负高额的学生贷款……

文学硕士:

“我已经把整个美国抛在身后了”

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29岁的美国青年哈格(Chad Haag) ,在大学中先后获得了哲学学士和文学硕士学位。但光鲜的学历还没给他带来令人艳羡的薪水,就先让他背上了2万美元的学生贷款,这意味着他在毕业后每个月的薪水在还完贷款之后,所剩无几。

哈格曾考虑过要不要住到山洞里躲避追债——他的一个朋友就是这样做的。但是思考过后,哈格决定选择一个更“安全”的方式,前往印度丛林中的村落里生活。

哈格(前)在印度丛林中骑着大象(图自:CNBC)哈格(前)在印度丛林中骑着大象(图自:CNBC)

哈格的计划真的实现了。而就在哈格从窗户里悠闲的看着大象从自己房前走过时,在大洋彼岸,他的学生贷款违约金正在飞涨。但在哈格看来,这一切都发生在遥远的美国科罗拉多,他已经感受不到学生贷款还存在的这回事了。。。。。。

“就像树林里的一棵树倒了,但是没有人听到它倒下的声音,不就等于这件事不存在吗?”哲学系毕业的哈格这样解释。

他承认,自己的负债只有2万美元,跟其他许多“负债累累”的人相比并不算巨额。但如果连维持生活都很困难,“那这2万美元的学生贷款也足够令人绝望。”

为了生计,哈格毕业后在丹佛找到了一份和文学、哲学都相去甚远的工作——“医疗信使”,主要负责将客户的尿样和血样送到医院。尽管已一再放低期待,在月末的时候,他仍然只带回来了1700美元。在支付完贷款后,他只能住在父母家里,不敢出去玩,也不敢约会。

哈格在印度已经结婚(图自:CNBC)哈格在印度已经结婚(图自:CNBC)

现在,对于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哈格来说,适应新的国家和生活方式并不容易,而且要面临没厕所、天气热等等考验,但他仍然认为,由于之前学贷的压力,他在印度过得更愉快。

“我已经把整个美国抛在身后了,”哈格说。

历史系毕业生:

“我不敢相信,我在整个美国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

为数不菲的贷款本身,并不是压垮很多美国大学生的唯一原因。与还款压力相伴的,还有这些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年轻人们学无所用,找不到工作的愤怒,以及因为学贷逾期造成的无法找工作、买汽车的困境。

查德·奥尔布赖特(Chad Albright)毕业于米勒斯维尔大学的历史与传播专业,然而,在2007年刚走出校门时,他就遇到了严重的经济衰退,这让他的专业几乎找不到任何对口的工作。

尽管工作无着落,但是学生贷款的压力并没有放过奥尔布赖特。毕业不久,他就收到了400美元的账单,没钱租房的他不得不与父母同住,还找了一份披萨送餐员的工作。

“当时收到账单的时候,我是有很强烈的愤怒情绪在里面的,”奥尔布赖特说,“我不敢相信,我在整个美国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

因为拖欠贷款,奥尔布赖特甚至还要担心披萨送餐员的微薄工资也无法保障,害怕教育部很快会找上门来扣他的工资。除此之外,因为还款问题,奥尔布莱特的信用评分也大幅度下降,这使得他不能买车,甚至也不能找到一些需要提交信用评分报告的工作。

“我觉得,大学已经毁掉了我的生活,”奥尔布赖特说。

奥尔布赖特和自己的学生们在一起(图自:CNBC)奥尔布赖特和自己的学生们在一起(图自:CNBC)

因此在2011年,他决定搬到中国广东中山市教英语。他发现自己非常热爱教学——与此前搬运披萨的日子相比,历史系毕业的奥尔布赖特在这里找到了久违的生活意义和充实。虽然他的在中国的月薪只有1000美元左右,但是这也足以支付房租和日常的生活所需。

几年之后,奥尔布赖特又再次搬到乌克兰,在基辅教书,并成为了乌克兰的永久居民。他表示,自己没有回到美国的计划。“我也已经8年没有查看过自己的学生贷款账户。”他说。

饮鸩止渴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该还的贷款也不会消失”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哈格他们这样幸运。现实的情况是,为了躲避学生贷款而临时起意的逃离,带给刚刚毕业的学生们的还有无尽的孤独与寂寞。

2013年毕业于南阿拉巴马大学的卡特莉娜·威廉姆斯(Katrina Williams)选择了在毕业后远赴日本千叶县教授英语。由于每月还贷700美元的压力,即使她同时打三份工,并且和母亲同住以节省房租,仍然无法负担医疗保险。这令她想到了离开。

现在,在日本,威廉姆斯拥有自己的居所,而且不用每周工作7天,生活轻松了许多。但是由于文化隔阂,她没有办法在当地建立很多的交际,感到十分孤独。

卡特莉娜·威廉姆斯(左)仍然在盼望着有一天可以回到美国(图自CNBC)卡特莉娜·威廉姆斯(左)仍然在盼望着有一天可以回到美国(图自CNBC)

她渴望能够回到家中,但是她知道,一旦回国,最先“欢迎”她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催款电话和扣薪通知——她的学生贷款因为长期逾期,已经膨胀到10多万美元。

“我真的希望,能够有一天毫无恐惧的回到美国。” 威廉姆斯说。

据研究机构的数据,过去10年中,美国大学毕业生累积未偿还债务增加了2倍,2022年预计将达到2万亿美元。预计在2023年,四成借款人将宣告无力偿还贷款,其中本科学士学位的毕业生平均负债3万美元。

尽管逃避看上去是一种“虽然可耻但有用”的方式,但现实的问题是,这种逃避显然是饮鸩止渴,并不能抹去他们的信用风险。当他们返回美国时贷款的利滚利加上滞纳金,只会让他们背上更加沉重的贷款。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该还的贷款也不会消失,”学生贷款专家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表示。美国教育部对逃离贷款的话题,则表示不予置评。

不但如此,如果债权人(即美国教育部)进行背景审查,发现他们躲债之后,可能将会从他们的社会福利津贴中扣除15%的费用强行还债,回到美国后正常工作获得的薪水也会被直接扣除——据CNBC报道,2017年,教育部从学生贷款借款人的薪水中扣除了超过6亿元,用于强制执行他们的学生贷款。

忧教育贷款失控

纽约众议员提议全国取消学贷

美国研究院发布的不同年龄曾贷款数额调查(图自:CNBC)美国研究院发布的不同年龄曾贷款数额调查(图自:CNBC)

针对学生贷款过于沉重的问题,纽约州众议员甚至曾经呼吁国会,能够一次性取消这笔巨额债务——到2018年底,美国学生债务总计将高达1.6万亿美元,其中在纽约,有300万借款人欠下的820亿美元学生债务中,13%是逾期费。

有议员认为,这笔钱不仅让学生背负沉重的债务生活,而且也会在长远意义上影响美国的经济发展。10月10日,纽约州议员在集会上呼吁国会关注已经失控的教育贷款。

“30年前,我们(上大学)有很多选择,有奖学金等,或者免费名额,而现在,政府发放无限的资金来回收贷款利息,使学生贷款成为个人的经济负担,让好几代人一生都活在负债中,甚至无法结婚、经商。”纽约州众议员罗恩(Ron Kim)表示。

来源:红星新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国 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