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迎来中期选举日,五大看点透视美政局走向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外媒报道,今天(11月6日)是美国的选举日,数以万计的美国民众将放下手中的工作,用手中的选票决定美国在未来数年的政治格局。

此次中期选举将改变美国国会众议院全部436席、参议院100席中的35席、全美50州中36州的州长、美国3处海外领土的总督、全美99个州立法机构中87个立法机构的总计6600多个席位,以及华盛顿特区、旧金山、芝加哥等重要城市的市长。

近期,卡瓦诺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特朗普狂热支持者给民主党人邮寄炸药包裹、犹太人枪击事件、中美移民大篷车“威胁”美墨边境等一连串事件引起美国社会的不安,也掀起了美国民众对中期选举的关注与热情:仅国会选举的竞选捐款总额就首次突破50亿美元大关;在选举之日前的提前投票总数也创历史新高,在选情胶着的田纳西州和佛罗里达州等州,提前投票数已经超过了该州2014年中期选举的投票总数。

美国社会在总统特朗普的领导下在近两年变得愈加分裂,尤其是在对总统的评价以及如医保、控枪、堕胎、种族、移民和气候变暖等重要议题上的观点。一条沿着性别、城乡和教育断层的差异而形成的价值观鸿沟在美国民众间变得愈发清晰:拥有大学学位的白人女性正迅速加入民主党阵营,而白人乡村男性则成为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忠实后盾。

在全球化浪潮和国内人口结构转型下,这次被美国主流媒体冠以“百年一遇”的中期选举将为在分叉路口边彷徨的美国提供一些答案。澎湃新闻细数5大看点帮助读者更好的了解这次选举结果。

看点一:民主党是否能拿下众议院

共和党在2016年选举后不仅占据白宫,还以多数党地位控制国会两院,联邦最高法院的天平也因法官的更替向共和党保守派的天平倾斜。此次中期选举最大看点在于民主党是否能借助“政治钟摆“的回摆之势,至少拿下众议院的控制权,以遏止共和党在医改和减税方面的政治议程,并推动对特朗普的“通俄门”调查。

综合最新民调来看,民主党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的可能性为85.8%,共和党守住众议院控制权的可能性为14.2%;共和党保住参议院控制权的可能性为85.2%,民主党翻盘的可能性为14.8%。

在众议院此次要全改选的席位中,共和党和民主党目前分别手握237席和193席,另有5席空缺(其中3席为共和党,2席为民主党)。要成为众议院多数党须拿下至少218席,这意味着在原有席位不易主的情况下,民主党需从共和党手中抢下至少23席。

据美国无党派独立选情分析机构“库克政治报告”预测,民主党将在众议院新增20至40个席位。这些席位主要集中在富裕的郊区,包括6个位于新泽西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席位。共和党仍然可能以微弱的优势控制众议院,但他们必须赢下大部分选情胶着的“红州”郊区地区的竞选,而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是赢下这些选区的关键 。

参议院选情较为明朗,共和党不仅有较大机会保住参议院多数党地位,还有可能扩大席位优势。有10位民主党参议员在特朗普2016年赢下的保守州进行再选,决定他们是否能守擂成功的关键在于白人蓝领选票。而这个群体是特朗普的传统票仓,特朗普也在这些地区开展了大量助选活动。

看点二:地方政治格局是否更替

虽然两党政客和舆论焦点都集中在国家层面的政治斗争,但此次中期选举的另一大看点是民主党在州级选举中能否一洗颓势。

共和党在美国地方政治版图中的优势明显,大约48%的美国人居住在共和党完全控制州政府的州,仅21%的人生活在民主党完全控制州政府的州。共和党还凭借在众多州立法机构中的多数党地位,使医保、税收、控枪、劳工权利等领域的立法和政策倾向于共和党。

目前,全美50个州中有33个由共和党籍州长主政,但中期选举过后民主党籍州长的数量反超共和党的几率较大。据FiveThirtyEight 的民调预测,民主党可能从共和党手里夺取超过10个州的州长职位,而共和党可能不会从民主党手中接过任何职位。

如果选举将如民调所预期,共和党对州级立法的掌控可能会被严重削弱。 分析称民主党在州层面的优势受益于两个因素:一是选民倾向于政治平衡,不希望在州和联邦层面的选举都被总统所在政党所控制,二是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和反对率都居高不下。

在所有州长角逐中,乔治亚州和佛罗里达州的竞选尤为引人关注。乔治亚州民主党候选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正寻求成为美国首位非洲裔女州长,而在佛罗里达州,民主党候选人安德鲁•吉伦姆(Andrew Gillum)正与特朗普助手罗恩•德桑提斯(Ron DeSantis)展开激烈交锋。素有“摇摆州之母”之称的佛罗里达州向来是民主、共两党在历届竞选中的“兵家必争”之地,在2016年特朗普以1.2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擒下该州。

此外,此次中期选举中立法机构席位改选的结果将影响2020年人口普查后国会选区重划的主导权 。州级国会选区重新划每十年举行一次,划分结果将直接影响其后十年间总统选举与国会众议院议席的归属。

看点三: “粉色浪潮”能否对美国政界造成持久性影响

此次中期选举的女性候选人数量呈现大规模井喷状态。数据显示,今年共有529名女性登记参选,其中登记参选众议员的女性候选人有476名,登记参选参议员的女性候选人有53名。此前的最高纪录分别是2012年众议院竞选的298人和2016年参议院竞选的40人。随着女性候选人的显著增长,有33个国会席位将在两位女性候选人之间展开。

女性候选人数量创下新高的原因与特朗普执政息息相关,2016年希拉里的败选和特朗普一系列针对女性的侮辱性言论激起了许多女性,尤其是民主党女性的参政热情。帮助民主党女性参选的组织Emily’s List告诉澎湃新闻,今年向她们机构表示过对竞选公职感兴趣的女性人数超过了16000人,是2016年大选年的17倍。不仅女性参选人创历史新高,女性捐款和投票率都创造新高。

但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今年女性候选人总数的增长是否是一个暂时性的现象,还是预示着在未来的选举和政策制定中,女性的声音会更多被挺多。

1992年的中期选举也是一个“女性年”,当年共有28位女性候选人入主国会。那一年,民主党女性在看到一个完全由白人男性组成的小组对指控时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性骚扰的女性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进行毫无节制的质问后,国会中的女性人数增加了三分之二。

但这个趋势并没有持续下去。虽然当年联邦和政府的女性当选人数大幅攀升,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一数字有所放缓,甚至停滞不前。不仅如此,虽然今年的“粉色浪潮”的规模在反性侵运动的推动下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大部分国会女性候选人都面临挑战现任议员的艰巨任务。

目前美国参议院100名参议员中只有22名女性、众议员435名众议员中也只有84名女性。就算今年女性候选人的竞选结果令人满意,然而对于占据美国人口略超一半的女性来说,参政平等仍是一条崎岖之路。

看点四:年轻一代是否会化行动为选票

由于接触政治的时间不长,年轻选民在以往竞选中的投票率偏低。但哈佛大学政治学院10月29日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年轻人参与本次中期选举的决心与意愿大大超过往年。分析称,年轻选民的投票将决定这次中期选举的走势。

年轻选民的热情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校园枪击案的高中生生幸存者发起了的一场席卷全美的枪支控制运动。有数据显示,根据46个州的信息,在该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后,全国18岁-29岁年龄段的注册选民人数增加2.16%,在亚利桑那州和佛罗里达州等一些关键选举州该比例出现大幅增加。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民调中心主任约翰•德拉•沃尔普(John Della Volpe)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研究年轻一代的投票模式,他认为美国现下的政治环境与“911”恐怖袭击之后雷同,都具有高强度的情感和行动的欲望。

沃尔普教授对澎湃新闻解释说,如今的年轻人希望政客们能够解决更深层次的社会结构不平等,他们比上一代人更关心例如医保、就业保障、枪支管控和气候变化等社会议题。民主社会主义在年轻人间的受欢迎程度偏高,许多人对美国的未来也表示担忧。

民主党年轻人的投票热情要高于共和党年轻人。据哈佛大学的民调显示,在参与调查的2003民年龄介于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中,有54%自称为民主党的年轻人称自己绝对会参加投票,相比之下,这一数字在共和党和无党派的年轻选民中分别为43%和24%。

看点五:分裂的美国社会该何去何从

虽然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往往不利于总统所在的政党,但从自里根总统以来的历届中期选举结果分析,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选举的最终结果。例如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都因经济的下滑或停滞不前分别让其所在政党输掉了2006年和2010年的众议院多数党地位。

这次中期选举的不同在于美国经济在共和党执政的两年间呈利好趋势:国内失业率下降至历史最低、股市长虹、GDP增长、税改顺利通过、对外贸易谈判“硕果丰收”。但据民调显示,两党在国会和地方选举的角逐均呈势均力敌之势态,民主党翻盘的可能性高,而且许多美国人表示自己对国家目前的发展方向表示失望和不满。

这种消极情绪无疑来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美国政治的极端化。在中期选举进入冲刺阶段,两党核心策略都是继续在关键议题上激发支持者的投票热情。特朗普选择淡化经济利好的消息,再拿移民问题对民主党开刀,呼吁国家需要改变;而鉴于特朗普在推动废除“平价医保案”的努力停滞不前,民主党阵营则将医法案与中期选举挂钩的策略,希望借机吸引进步派选民以及医保刚需人群。

这些分裂性的竞选策略和民众对特朗普政府的两极化态度让这次选举结果变得难以揣测。但不管周二的结果是否会改变华盛顿和地方的政治格局,一些一直困扰着美国政客和社会的疑惑将部分被解开: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美国人民憧憬的美国又是什么样的?人民的情绪和行动对于美国政治生态到底能带来多大的改变?带着这些答案,美国将从7号起把目光投向另一场选举——2020年总统大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