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外籍劳工在日本当廉价劳工:不是实习生更像奴隶

星岛环球网消息:27岁的缅甸女子瓦尔努(War Nu)去年年底前往日本工作。她借了近3000美元来支付前往日本的中介费,开始在日本一家服装企业工作。中介向她承诺的是:这里的工资要高得多,还有机会学习新技能。

但结果却是:瓦尔努的工作是把衣服装进纸板箱,每天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10点或者午夜,一周得工作6-7天。至于报酬,只有承诺的一半。瓦尔努说,自己的工作环境非常不人道,每天都很紧张,很焦虑,却不知道怎样用语言表达,只能哭。

瓦尔努到日本工作,是通过一个技术实习生培训项目( Technical Intern Training Program,TITP),该项目旨在缓解日本长期存在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同时为该地区的国家提供援助。这个项目的设计初衷是为员工(主要是亚洲人)提供到日本三到五年的培训,然后再送其回国。

用外国人当廉价劳动力的项目

人口不断减少和老龄化成为多年来困扰日本社会的难题,有鉴于此,日本多年前就推出技术实习生培训项目( Technical Intern Training Program,TITP),该项目旨在缓解日本长期存在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但项目运行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日益引发日本朝野关注。

今年11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议会提交了一份法律草案,将在未来5年允许最多34.5万名半失业的外国工人入境。此举随即引发激烈的辩论,反对党抨击安倍的计划含糊不清、准备不足。

许多批评人士也认为,安倍首先需要清理TITP项目带来的混乱,然后再向数十万外国工人开放。

日本反对党宪法民主党领袖Shiori Yamao说,TITP项目以技术培训的名义,实际利用外国人作为廉价劳动力来填补本国劳动力短缺。这个方案应该修改。

fYY_-hpinrya6840914

TITP项目网站。网络截图

已经意识到问题的日本媒体,最近几周对项目提供的劳动岗位存在的强迫劳动、环境恶劣、性骚扰等问题进行了重点报道。

日本律师协会联合会上月则发布报告,呼吁废除整个TITP项目。律师Masashi Ichikawa称,该项目实际上跟培训并没有关系。由于签证要求,工人不能更换雇主,如有抱怨,就会面临失业和被驱逐出境,“这些所谓的技术实习生却必须忍受,使他们面临人权侵犯或压迫。”

低于最低工资,工作条件恶劣

TITP项目建立已久,目前大约有27万外国人(主要来自亚洲国家)通过该项目在日本工作。从2016年到2017年,通过TITP到日本工作的外籍工人数量增加了20%。这些人有的从事农业工作,例如在茨城县采摘草莓,在长野采摘生菜,还有人从事制造业或建筑业工作。

RlQF-hpfyces6813800

27岁的瓦尔努。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为保持竞争力,日本纺织业越来越依赖外国廉价劳动力,而瓦尔努正是在以纺织业著称的岐阜县一家公司工作。瓦尔努认为,自己的老板对待她更像奴隶,而不是实习生。

瓦尔努说,老板每天都会说脏话,还威胁要将其送回缅甸,自己很害怕,但只能忍受。瓦尔努反映,自己和另外四个女性住在工厂楼上的两个房间里,她们几乎没有足够的时间吃饭和睡觉,“这是不人道的”。

《华盛顿邮报》采访的在岐阜县工作的另外八名女性也反映了类似的情况:雇主给的薪水比承诺的要少,工作时间比预期长,而且没有任何技术培训。

KOHR-hphsupx4776821

通过TITP到日本工作的缅甸女孩。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报道指出,外籍劳工为赴日工作通常不惜借钱筹集中介费,但最终的工作不仅工时长,且低于最低工资;许多人的工作条件危险或不卫生;一些人如果在合同期内被解雇,还将面临巨额罚款;有的劳工会被侵犯隐私,如禁止拥有手机或谈恋爱;有的甚至会遭到性侵犯。

目前仅一家公司被撤回雇工许可

种种窘境迫使许多外籍工人逃离岗位:去年大约有7000人,今年前六个月已有4300人,许多人最终因为逃离失去签证而在日本成为“黑户”。

2017年,日本官方修订了《见习法》,以加强对可能违规企业的监管,并成立了一个新的技术实习生培训组织(OTIT)来监督TITP项目。日本劳工部门当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在4000多个TITP劳工工作的地点,有超过70%的雇主在工作时长、安全标准或工资数额等方面违反规定。

OTIT发言人Tatezaki Kenichi表示,未来违反规定的公司可能被撤销雇佣外国工人的许可。但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家公司被撤回了许可证。他说,其他调查正在进行中。但活动人士表示,实际情况几乎没有得到改善。

专家称,TITP项目让一些日本人形成了外国人只是廉价劳动力的刻板印象,也强化了潜逃者被认为是罪犯而非受害者的刻板印象。这个项目的目的是用虚假的培训作为借口吸引外国人成为廉价劳动力。这也导致了其他亚洲国家对该项目的负面评价。

在一个有影响力的工会组织——日本金属、机械和制造业工人协会的帮助下,瓦尔努离开了以前的雇主,并保留住了签证,还在岐阜县的另外一家服装厂找到了一份工作,条件比此前的工厂要好得多。 

来源:成都商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