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伊德利卜无战事已历数月 或成叙利亚战争最后战场

原标题:伊德利卜:进退维谷的最后战场

11月29日,第11次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机制”会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闭幕,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就叙利亚由战转和机制及启动立宪委员会等事项进行了磋商。哈萨克斯坦外长阿布德拉赫曼诺夫代表三方宣读联合公报重申,坚决维护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拒绝任何借反恐之名制造新的既成事实,强调尽快启动宪法起草工作,切实落实伊德利卜军事隔离区相关安排,并继续打击恐怖组织。此次磋商表明,“西线无战事”的伊德利卜僵持状态尽管已历数月,作为叙利亚战争“收官之战”的最后战场,止于战还是终于和,依然扑朔迷离。

“阿斯塔纳机制”是2017年由俄土伊发起,此前共在阿斯塔纳举行9轮会谈,并于今年1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了第10轮会谈。“阿斯塔纳机制”是在联合国维也纳、日内瓦和谈机制推进乏力的背景下另辟蹊径而成,并促成各方4个“冲突降级区”的建立,为落实安理会2254号决议、推动叙利亚各方参与由战转和进程发挥了创造性作用,也体现了叙利亚战争主导权已明确由俄罗斯及其地区盟友掌控。尽管美欧和沙特等对立阵营不甘失败,但美欧无心深度介入,沙特无力左右,只能半推半就顺势而为,美国还多次派观察员参加阿斯塔纳会谈。

今年1月30日,经过三国和联合国特使德米斯图拉斡旋,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在索契举行,除部分反对派因政见差异较大和利益诉求未获满足而抵制外,1100多名各界代表同聚一堂并通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2点共识,为叙利亚朝野实现和解并启动政治、安全和经济重建奠定重要基石。

然而,叙利亚战争并没有结束,各方依然遵从实力原则而继续通过枪杆子决胜后半场。俄叙联军经过充分准备于7月发动大规模围剿,收复被反对派武装控制数年的西南德拉省和库奈特拉省,并策反部分“自由叙利亚军”,政府军再次部署到叙利亚与约旦边境和戈兰高地以色列控制区外围。此战反对派武装损失惨重,残余力量经谈判获准携带轻武器及家属转移到伊德利卜,该省也成为反对派武装和恐怖组织盘踞的最后大本营。

9月中旬,俄叙联军厉兵秣马并清扫外围,准备发起具有决战意义的伊德利卜战役。对叙利亚而言,拿下占伊德利卜省面积70%的最大沦陷区,意味着除北方库尔德武装控制区、土军单控区、土美联控区以及西南部的美约联控降级区外,全国绝大部分人口密集区都将重归政府管辖。对俄罗斯而言,清除盘踞在伊德利卜的对立武装特别是恐怖组织,可以确保西去不远的塔尔图斯军港及拉塔基亚空军基地的安全。

然而,俄叙“临门一脚”被盟友土耳其紧急叫停。土耳其口头抱怨新战役将造成大量难民涌入,使其在接纳300万难民后难堪重负。但是,土耳其实际不希望过去两年通过“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和“橄榄枝行动”两次攻势获得的叙北控制区被俄叙联军挤压和蚕食,也不希望其扶持的“沙姆自由人”、“解放沙姆运动”和“全国解放阵线”等武装被连锅端掉,而他们将在未来叙利亚权力重组中继续为土耳其扮演代理人。

土耳其从中作梗尽管让俄叙及伊朗深感不快,但是,土耳其已从美欧和沙特阵营中倒戈并成为“阿斯塔纳机制”重要伙伴,又处于亲近俄伊而疏远美欧及沙特的外交转向阶段,还不断在叙北有效排挤和稀释美国军事存在,并发挥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的关键作用,这些因素使得俄叙伊被迫在伊德利卜与土耳其置换利益。因此,今年9月俄土索契峰会达成妥协,在伊德利卜前线划设隔离区,反对派从隔离区撤离重武器。

然而,伊德利卜的武装割据局面终究不能持续,俄叙联军兵临城下等待转机,困守一隅的数万反对派武装和恐怖组织如果不想拼死一搏,最终都得依托政治解决而逃出生天。相对温和的反对派武装已反复在沙特和土耳其间摇摆投靠,放下武器洗白身份并参与政治和解将是大概率选择,但是,“支持阵线”和“突厥伊斯兰党”等“伊斯兰国”武装派系的恐怖分子,既不易改弦更张或改换门庭,更无国家愿意对其藏污纳垢,何去何从是个悬念。

解决伊德利卜是个艰难而复杂的问题,尤其是叙北被土耳其视为战略安全缓冲区、遏制分离主义隔离区和介入叙利亚政治干涉区,不会轻易拱手相让,这必然导致俄叙联军收复伊德利卜投鼠忌器。即使伊德利卜收复,还有土美军事力量如何及何时放弃势力范围的难题,因此,叙利亚战争“收官之战”还有很多文章要做。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