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德前外长:“告别”默克尔 德国将往何处去

星岛环球网消息: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1月29日刊载德国前外长约施卡·菲舍尔题为《安格拉·默克尔的漫长告别》的文章称,默克尔总理已宣布将辞去党首一职,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正走向一个新的不确定时期。战后德国政党体系有可能全面重组,基本问题是德国在国际上扮演什么角色。

形势比人强

文章称,默克尔已经宣布她将辞去基督教民主联盟领导人的职务,2021年任期结束后也不再谋求竞选总理,德国目前正走近一个历史转折时刻。自1949年以来,德国一共只有八位总理,这意味着默克尔的离职,绝不是日常发生的普通事件。另外,德国高层的变动通常伴随着广泛的政治与社会变革。

文章称,默克尔的决定并非完全出人意料。2017年9月,她第四次当选总理,德国选民不太可能再给她第五次机会。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已经厌倦这位领导人。即便没有她最近的声明,人们也因此可以推断默克尔任期届满,将是她曲终人散的时候了。

文章称,不过,眼下德国内外政策立场的转型比领导层人事变动更为重要。国际关系破裂正在动摇德国战后民主根基。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美国否定了西方及其代表的一切。2019年3月29日,英国将脱离欧盟。而中国已成为屹立在世界东方的一个新的全球大国。

文章认为,全球的经济重心正快速从北大西洋地区向东亚地区转移,数字革命、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在改变我们的工作与生活方式。欧盟内部危机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剧了;与此同时,中东和非洲地区的长期动乱,构成欧洲稳定的持久外部风险。

文章称,这些那些的事态势发展动摇了德国一度稳固的外交政策基础。多年来,德国的经济模式和安全战略均围绕着西方一体化和德国在欧盟内部的角色为中心展开。但今天面临的种种挑战,要求有一种新的战略眼光。下任总理面临的问题将是:“德国,往何处去?”

结构难题多

文章称,无论德国正走向何方,有一件事早已明确:默克尔过渡到其继任者,必将引起德国政党体系发生意义深远的重组。几十年来,持中间偏右立场的基民盟(与巴伐利亚的基督教社会联盟结成联盟)和持中间偏左立场的社会民主党一直是德国政治连续性和稳定性的两大保障。但与欧洲各国的主流党派相同,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目前都处于危机之中。社民党失去太多支持,可能无法继续生存;而基民盟/基社盟虽然仍是德国政治中唯一最强大的力量,但它也面临深层次的结构性难题。

文章称,自1949年以来,基民盟/基社盟的“姊妹党”结构使其通常能够在绝大多数联盟中作为最大政党集团,确保获得总理职位。但两德统一后,在一个扩大了的德国,在联邦议会中有七个不同的政党占有席位,这种安排不再像过去那样有效了。

文章认为,在默克尔2005年首次当选总理之前的几年里,德国由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联盟执政。在那个时期,作为福利国家的德国陷入了统一后高失业率的现实和新的经济地理,经历了一段痛苦的调整过程。与此同时,为了适应20世纪90年代后南斯拉夫战争背景下的新角色,以及在2001年9·11恐袭事件后应对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德国必须调整对外政策。

文章称,在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和一段时期的高失业率以及看似没完没了的改革后,德国人经历了相当多的激动兴奋。默克尔就任总理意味着那一切都结束了。冷静的实用主义蔚然成风。由于经济繁荣,仿佛太阳总是闪耀着光芒,天空总是一片蔚蓝。

危机挑战大

文章称,新全球秩序的出现为决策者和政治家们提出了一系列无法忽视或拖延的重要战略问题。其中首要的是,德国在未来几年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十年后,作为欧洲人,我们要占据什么地位?以及我们将代表什么?

文章称,对这样的问题,默克尔并没有给出满意答案。由于她的实用主义至上,她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即便是她作出了宏大的——真正历史性的——决定,这些决定也都是基于短期的政治考量。默克尔逐步淘汰德国的核电站,放弃征兵制和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应对,都仅仅是战术上的举措。唯一例外的是2015年,她当时采取了一种道义立场,向100万难民打开了德国的大门。

文章认为,默克尔应对金融危机的策略证明是她的最大失误。当时,她反对欧洲联手应对,反而主张在国家层面采取应对措施,欧元区各国政府间仅仅进行协调。自那时起,整个欧洲大业就偏离了轨道。

文章称,当然,人们会记住默克尔是“和平红利”的总理,也很有可能记住她是战后德国政党体系的最后一任总理。然而,目前欧洲的持续危机也将成为其政治遗产的一部分,并将对她的继任者构成艰巨的挑战。

文章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这很大程度将取决于德国是否会与法国一起继续执行其欧洲使命。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默克尔 德国 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