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世行行长不干了 特朗普会“钦点”谁继任?

世界银行7日突然宣布,世行行长金墉将于2月1日提前卸任,距其第二任期届满还有3年半。

分析人士认为,鉴于世行行长一直由美国总统提名人选担任的不成文惯例,金墉离职将给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其属意人选的机会,将对世行改革带来怎样影响值得关注。

金墉将加入私营机构

金墉在世行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说,他很荣幸能担任世行行长,世行致力于消除极端贫困。随着全球贫困人口的诉求提高,气候变化、流行性疾病、饥荒、难民等问题的规模和复杂性日益增长,世行的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2017年10月12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开幕新闻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发(沈霆摄)

2017年10月12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开幕新闻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发(沈霆摄)

据路透社报道,金墉将加入一家主营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的私营机构。

他说:“加入私营机构的机会比较意外。但我认为,这是我能对气候变化和新兴市场基础设施缺口等重大全球性问题产生最大影响的途径。”

金墉本人和世行方面并未说明其提前卸任原因。路透社分析说,由前总统奥巴马提名的金墉与特朗普政府当前气候变化政策、能源政策不一致,他卸任后也给特朗普政府提名自己属意人选的机会。

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的讲话后离开。新华社发

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的讲话后离开。新华社发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对金墉为世行提供的服务表示感谢。财长姆努钦说,将努力遴选其继任者候选人。

金墉卸任后,世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将从2月1日起担任世行临时行长。

“潜规则”受挑战 “美国优先”会成标准吗?

2015年4月1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右)和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出席集体合影活动。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2015年4月1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右)和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出席集体合影活动。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自成立以来,按照“默契”,世行行长的职位一直由世行最大股东国美国的提名人选担任,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总裁一直由欧洲提名人选担任。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目前精力集中于政府“停摆”、美墨边境隔离墙争议,尚难猜测美方将提名怎样的候选人,如何让世行朝着更符合“美国优先”理念的方向改革或许也是特朗普政府选人标准之一。

不过,美国总统的提名人选最终需要获得世行执行董事会批准。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斯科特·莫里斯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提名一位公开反对世行的行长人选,恐怕会遭到其他成员的反对。

1月4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媒体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发

1月4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媒体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发

世行行长总是由美方“钦点”的“潜规则”近年来也遇到了挑战,要求增加发展中国家候选人的呼声频现。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就曾公开撰文,强调世行行长之职应针对世行职责遴选具有扶贫发展领域经验的专家,不应由美国银行家和政府高官“垄断”。

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前印度央行行长拉古拉姆·拉詹认为,如果世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想要变得对全球其他地区更具吸引力,必须结束美国人担任世行行长、欧洲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惯例。

他还指出,全球民粹主义上升以及对全球化的激烈争论,也让世行这样的国际机构负责人面临更大政治压力,如今要找到优秀的世行行长人选更不容易。

世行当继续扩大发展中国家声音

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美欧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支柱性机构。如今,全球经济力量对比与数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新兴经济体日益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国际社会对推动国际治理改革的呼声也不绝于耳。不过,发展中国家的实力与发达国家仍存差距,想要提高话语权还需不断积蓄实力。

作为针对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以减贫扶贫为主要职责的重要国际组织,世行应当继续成为多边主义现代化的践行者,应当继续把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的诉求放在首位,扩大发展中国家的声音,为可持续增长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持。

背景链接

时任世行行长佐利克定于2012年6月卸任。世行当时宣布,时任达特茅斯学院校长的美籍韩裔医学专家金墉、前世行常务副行长及尼日利亚时任经济统筹和财政部长奥孔乔-伊韦拉、哥伦比亚前财政部长奥坎波为候选人。这是世行首次出现非美籍候选人与白宫提名人选同台竞争的局面。

金墉最终当选世行行长。2016年9月,世行执行董事会同意金墉连任世行行长,其第二任期从2017年7月1日开始,任期5年。

金墉2017年曾表示,世行需要增资以满足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日益增长的贷款需求。但据美国财长姆努钦2017年10月提交的对世行和IMF的改革设想,特朗普政府对此并不支持,并希望世行调整贷款发放重点,加强财政纪律,实现财政自给自足。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