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媒:中东面临“后美国时代”

星岛环球网消息: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11日发表文章称,随着美国撤出叙利亚,各方势力加强角逐,趁势填补真空,中东面临后美国时代。

铁腕人物加强角逐

文章称,如今,尽管在如何以及何时撤军的问题上发出了相互矛盾的信息,但美国仍准备从叙利亚撤军。军方说,撤军行动从近日撤出装备开始,该行动只是美国更广泛地脱离中东的最新例证,可能会对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之一产生持久影响。

随着美国后退,俄罗斯、伊朗和该地区的铁腕人物越来越多地介入并着手筹划该地区的未来。

外交学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说:“形势不太好。很暴力。从任何意义上讲都是不自由的,美国基本上没有行动。”

文章称,自冷战结束以来,中东始终在美国的外交政策议程中占据靠近顶端的位置,美国领导人为美国在该地区牺牲大量生命和财富提出了一系列理由:用民主制度取代独裁政权、加强法治、支持盟国政府和打击恐怖主义。

但对研究该地区问题的一些学者来说,与美国付出的巨大努力相比,这些好处微不足道。

文章称,目前美国之所以迫切希望抽身,驱动因素是在伊拉克的多年苦战引发的厌战情绪,以及美国的军事投入往往没有使形势好转的感觉。但学者们说,较长期的调整使得该地区对美国的优先重点而言不再那么重要。

各派势力填补真空

文章称,巴以和平进程始于美国的参与,并因此得到推进,巴勒斯坦人认为美国可以充当诚实的斡旋者,但特朗普去年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举动削弱了他们的这种想法。

随着美国撤军,该地区的大国开始自行其是,其他国家则纷纷介入。美国离开后,它们的命运如何,这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沙特阿拉伯在也门展开军事干预将近四年,在引发人道主义危机的同时,却未能驱除叛乱分子。伊朗加强了与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门民兵组织的关系,削弱了它们的政府。美国从叙利亚东部撤军可能会促使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为填补这一真空而展开争斗。

美能否完全抽身未定

贝鲁特美国大学新闻学教授、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拉米·扈利说,虽然参与者是新的,但他们的干预延续了外国干涉的历史,而这种干涉使得阿拉伯国家无法强大起来。

他说:“如果减少俄罗斯人、伊朗人、土耳其人和美国人等很多人的外部军事干预,将会有所帮助。”这将使该地区的人民“随着时间的推移,自主决定本地区的力量对比、文化、民族特性和权威”。

文章称,随着美国开始从叙利亚撤军,批评人士将此举与奥巴马总统的决定相提并论。奥巴马认定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作用不再重要,决定从伊拉克撤军。几年之内,美国认为已经被打败的极端分子卷土重来,变得更加强大,更名为“伊斯兰国”组织,并促使美国采取新的军事行动。许多人担心,这种循环会再重现。

有些人认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美国找到更富有成效的长期方式,参与塑造该地区的未来,而不是仅仅在发生危机时动用武力。

哈斯说:“我们必须在努力改变中东与日益远离中东之间找到中间地带。”

他说:“我们想抽身,但历史表明,中东不会让我们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