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俄媒文章揭露美在委内瑞拉策动“新型政变”

星岛环球网消息:《俄罗斯报》1月28日发表深度文章,揭露美国正在委内瑞拉策动“新型政变”。

更“精妙”的改朝换代

文章称,每位美国总统的履历中都应当有一场由他自己发动的、打着民主旗号的国家政变。否则在后世看来,他的统治将显得黯淡无光,也会显得他缺乏进取心。小布什以伊拉克存在化学武器为由推翻了该国执政者萨达姆。尽管后来证明入侵理由不成立,但彼时萨达姆已被处以绞刑。下一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在利比亚和叙利亚建立民主“劳神费力”,“开启民智”的结果是利比亚首脑卡扎菲被杀,该国随后爆发迄今尚未结束的内战。

最终,收拾几位前任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阿富汗留下的烂摊子这个不愉快的任务落到了特朗普头上。文章称,这样的运气不能令沽名钓誉的白宫主人满意,他打算实施小布什和奥巴马过去都力所不能及的国家政变。而且与倚重军力的前任不同,特朗普正在尝试全新的、更为精妙的改朝换代技术。不过,终极目标丝毫未变——使拉美出现一个其领导人对华盛顿言听计从的友好国家。

瓜伊多“自立”或是被逼

文章认为,特朗普将委领导人赶下台的计划似乎已经出现“破绽”。如果说其第一阶段——美国承认委内瑞拉议会主席(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反对党人士胡安·瓜伊多为委“临时总统”——顺利进行,那么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看起来就不太乐观了。应美方倡议召集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没能“使委内瑞拉持续的政变合法化”。俄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表示,在安理会发起的讨论“只有一个目的——继续搞乱委内瑞拉局势”。同时,欧洲国家毫不犹豫地同意把委内瑞拉交到美国支持者手中,要求加拉加斯当局八天内重新举行选举,扬言倘若拒绝就承认华盛顿的候选人瓜伊多为合法领导人。俄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评论局势道:“这些声明不仅内容一致,就连发表的时间都是相同的。”

文章称,另一个能说明问题的细节是:政变开始几天前,瓜伊多与委内瑞拉其他政党领导人拜访了该国二号人物——国家制宪大会主席。当网上出现关于此前被否认的这次拜访的监控视频后,瓜伊多终于承认自己参加了会面。推测在此期间,瓜伊多作为全国代表大会主席保证不会宣布自己为国家元首。但他在华盛顿的逼迫下食言了。俄驻委大使弗拉基米尔·扎耶姆斯基认为,瓜伊多不想卷入政治冒险行动,但他可能受到了外界的压力。

文章称,瓜伊多在演讲中承诺让全体委内瑞拉人幸福。至于如何兑现此承诺,他却含糊其辞。目前,他从美国那里“争取到”的唯一援助是——倘若马杜罗下台,委内瑞拉将获得用于人道主义目的的2000万美元。不过,作为回报,白宫指望染指该国业已探明的3000亿桶石油储量,这将绰绰有余地弥补华盛顿更迭加拉加斯政权的成本。

“留美大学生取代将军”

文章认为,说媒体政变在委内瑞拉取得成功还为时尚早。对马杜罗的突袭受到挫折。与昔日颠覆拉美政权的“陈腐”技术——即押注于野心勃勃的军人——不同,美国现政府行事更加巧妙,为干预独立自主的委内瑞拉的内政起用了社交网络和各类媒体。取代挂满奖章的旧式将军登上政治舞台的是新型国家领袖——他们年轻有为、能力超凡、倾向于民粹主义、履历清白、在美国接受过良好教育。

文章称,使用媒体技术的成功案例之一是法国总统选举。当时,横空出世的无党派人士马克龙借助资本的力量完胜来自传统政党的候选人。不过,法国人已经尝到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恶果:“黄背心”运动和全国此起彼伏的社会抗议成为让候选人借助全球媒体技术上台执政的合理代价。

文章认为,如今轮到委内瑞拉了。

文章称,瓜伊多誓言未来一周内将在加拉加斯举行支持自己的活动。马杜罗的拥护者也在组织自己的集会。委总统对记者说:“假如需要在凌晨三点到洪堡峰上与这家伙(瓜伊多)面谈,我会这么做。哪怕光着身子我也会去,我为对话做好准备。”但华盛顿需要的不是和平对话,而是流血,是神圣的祭品,是委内瑞拉的“独立广场”。因此,对于马杜罗的所有建议,瓜伊多只会拒绝。对特朗普而言,在委内瑞拉成功政变是足以载入美国史册的机会。因此,白宫未必会自愿同意“收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