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对中国倍感忧虑?美媒:不包括美国人民

星岛环球网消息: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31日发表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纳的文章《中国鸿沟》称,美国政客、精英对中国的崛起忧心忡忡,但普通民众却对削弱中国一点也不激动,年轻人尤其不会对中国感到恐惧。参考消息网编译全文如下:

在过去两年里,特朗普政府内部奉行民粹主义的民族主义者,与外交政策圈的其他人之间存在明显的世界观分歧。在北约、俄罗斯和贸易政策等问题上,特朗普政府与外交政策专家之间的分歧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对特朗普总统及其助手来说,这是一个特点,而不是缺陷。毕竟,民粹主义者认为,对外政策被脱离时代的精英把持太久了。而特朗普也不大可能是唯一强调外交政策精英脱离民众的人。

然而,在外交政策中,有一个领域正在迅速聚拢共识,特朗普一派、民主党人、现实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和几乎所有外交政策评论人士在这个问题上团结在一起。这就是中国。

让我们从外交政策共识开始。美国政府的对华策略背后实际有一些现实的考量。去年秋天副总统彭斯宣称:“美国人民应该知道……北京正在采取一种整体性的政府策略,利用政治、经济和军事工具以及宣传手段来加强其在美国的影响力并巩固其在美国的利益。”我也曾听到其他政府高官在这一问题上发表同样鹰派的言论。

有趣的是,在双边关系问题上,其他人的主张听起来与特朗普政府官员极为相似。民主党人在对华贸易问题上发出了与特朗普类似的声音。

抛开党派偏见,外交政策领域的多个学派一致认为,中国值得美国采取更强有力的应对方式。现实主义学派多年来一直认为,中东地区的战争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使人忽视了中国崛起对美国利益构成的更大威胁;自由主义学派也认为对中国施加一些阻力是恰当的;有些评论人士虽然几乎每一次都强烈反对特朗普,但他们同样对中国的崛起忧心忡忡。

我并不是说所有这些思想流派都支持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他们在手段和战术上存在分歧。然而,这是特朗普、他的党派对手和其他所有人之间难得的共识。

这里的“其他所有人”并不包括美国人民。

这方面的民调数据一目了然。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对中国持不友好态度的美国人要更多一些,但盖洛普的数据在2018年出现了翻转。皮尤研究中心在一项针对两党外交政策分歧的调查中发现,美国人对中国一点也不激动,“削弱中国的力量和影响力不是两党的主要目标”。年轻的被调查者尤其不会对中国感到恐惧。总体而言,对中国的担忧不及对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的担忧。

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2018年的调查同样发现美国人对中国的恐惧降至最低程度。事实上,对华焦虑的缺失反而过于惹眼,以至于卡尔·弗里德霍夫和克雷格·卡富拉专门为此写了一份备忘录。

对于为什么美国公众没有对中国感到忧虑,我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这一点,包括担心持续冲突会造成经济损失,不信任一切精英,或者其他因素。尽管多年来一直有人抱怨美国人民需要参与到外交政策中去,但事实证明他们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