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评社评:沙特王储东方行 凸显中东格局之变

105343148

中评社香港2月23日电(评论员 乐国平)近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展开东方之旅,先后到访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国,这次访问受到国际瞩目,显示出中东合纵连横的深刻变化。 

沙特自海湾战争后成为美国的铁杆盟友,但两国关系近期发生了微妙变化。意识形态方面,特朗普对伊斯兰世界的歧视态度、美国放任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打压等等,让美沙两国的分歧扩大。现实层面,美国对中东石油依赖减少、特朗普希望从中东撤军、以及美国无意卷入沙特发动的对也门战争等,更令美沙关系遭遇严峻考验。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的施政行为亦是撼动美沙关系的重要变量。在其治下,发生了异见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领馆失踪事件,外界大多认为是沙特当局杀害了该记者,而案件发生地土耳其亦利用此事分化美沙关系。加之穆罕默德王储上台后,在沙特进行了雷厉风行、而又颇具争议的反腐与社会改革,被一些西方人贴上了独裁的标签。当前,尽管美国政府选择继续力挺穆罕默德的统治地位,但西方社会对该王储的负面评价比较盛行。因此,以穆罕默德为首的沙特政府需要发展同西方国家之外的其他外交关系。 

穆罕默德王储此次访问的三个国家,都是亚洲大国,都拥有较强的军事力量和核武力量,并且和美国都有着恩怨波澜。巴基斯坦表面上还维持着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但双方龃龉不断,巴目前陷入经济危机,美国和西方社会漠然置之,巴国亟需其他国家的援手。印度是美国希望拉拢的大国,但印依然是俄罗斯的友邦,在很多国际问题上同俄态度接近,不会倒向美国。中国更是美国最主要的竞争者,和美国进行着“贸易战”较量。沙特王储访问这三个国家,可见是在未雨绸缪,一旦和美国关系严重恶化,可以依靠这三个国家的支持同美国较量。 

除了美国因素外,伊朗也是沙特小心提防的对象。逊尼派与什叶派在中东陷入全面对抗,加上美国煽风点火,沙特目前把伊朗当作首要敌人。沙特攻打也门胡塞武装,以及沙特和卡塔尔、黎巴嫩外交关系紧张等,多少都是沙特、伊朗矛盾的反映。沙特在也门战场打得并不顺利,需要更多外部援助,巴基斯坦作为人口大国和拥核国家,如果能为沙特在也门战争提供帮助,可能会大幅提升沙特相对于伊朗的战略优势,因此沙特和巴基斯坦借这次访问各取所需,沙特对巴给予经济援助,巴基斯坦对沙特提供军事加持,双方皆大欢喜。但是,巴基斯坦将会以多大程度卷入沙特与伊朗的冲突,将会考验巴国内的稳定,以及巴基斯坦同中国等国的关系,目前来看,巴基斯坦不会完全听命于沙特。 

中国则被外界普遍认定是伊朗的朋友,因而沙特政府希望从这次访问中,对中国和伊朗关系产生影响。但中国在欢迎沙特王储之前,同样高调迎接了伊朗议长的到访,这显示出中国对伊朗的友好关系依然坚定。 

沙特王储此次出访也有着经济考量,曾经的沙特以财大气粗着称,但随着国际油价的低迷,以及沙特改革事业开销的增大,沙特如今不得不精打细算,并且扩大收入来源。美国对沙特石油依赖度大幅下降,逼迫沙特前往东方寻找石油销路,中国、印度的巨大市场需求能否令沙特获得可观的收入,将成为穆罕默德王储“2030年愿景”能否实现的经济基础。 

沙特王储对东方的访问,反映了中东传统联盟结构的松动,甚至瓦解,各国希望寻找新的出路。当前不仅是美沙关系受到考验,美土关系、沙特与卡塔尔的关系自破裂后都难有好转,中东国家在同原盟友关系恶化后,都希望结交新盟友,但新盟友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确立,而化敌为友就更加艰难。比如土耳其虽然尝试与俄罗斯合作,但俄土依然受制于叙利亚、北约等因素。至于沙特,其虽然对美国产生了很多不满,但还是在和美国一道打压伊朗,塑造着中东的紧张气氛。 

因此,当前中东格局出现了更加碎片化的迹象,鲜有国家之间是亲密合作的,几乎每个国家都对地区内其他国家处处提防,甚至可以说,中东逐渐陷入互不信任的霍布斯文化之中。或许,沙特王储此次出访,能够从中国“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对外哲学中受到启发,为中东实现和平找到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