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港媒:美指责华为“盗窃知识产权”成立吗?

从2018年开始,美国不断向西方盟国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在电信建设中排除使用华为设备。最近中美贸易战谈判有一定进展,但美国继续打击华为,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事件悬而未决;国务卿蓬佩奥展开欧洲之旅力促中欧国家拒绝华为产品;副总统彭斯在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宣传“华为威胁论”。特朗普最近发推特,说美国要尽快发展5G,应该通过竞争而非排斥取胜。特朗普上月底会见中国副总理刘鹤时,又称愿意和司法部讨论孟晚舟事件。加上“传说中”的华为封杀令迟迟未发,华为彷彿有转机。但特朗普反覆无常,不能寄望过高。

美不甘5G技术被华超越

华为创办人任正非认为“美国不能代表全世界,只代表世界的一部分。”话虽如此,如果欧美亚太盟国一起拒绝华为,华为的日子艰难得多。

美国为何要打压华为?外媒称最主要有三个理由。第一,指华为靠“大规模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取得进步;第二,华为在电信网络产业后来居上,在5G技术上已有国际领先水平,威胁西方产业市场;第三,由於5G将会前所未有地改变社会生活方式,美国担心如果华为设备装有后门,会严重影响其国家安全。

这些忧虑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大部分都言过其实。笔者这裏分析一下,有关“盗窃知识产权”的问题。

美国不断指华为“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但实际上,排除十五年前的华为思科诉讼案,美国至今举出的“盗窃”事件只有两宗案件。第一件,美国司法部起诉华为“盗窃”电信公司T-mobile美国公司知识产权的10项控罪。第二件,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华为圣地亚哥的分公司涉嫌盗窃美国玻璃公司Akhan的技术,FBI设局在1月28日拘捕相关人士。但这两宗案件都充满疑点。

T-mobile一案,美国指控华为员工在使用T-mobile实验室裏的机械人测试华为手机时,多次违反实验室规定(比如带没有授权的人进入实验室),甚至把机械人偷出实验室,把资料送回中国研究。美国认为,华为偷窃T-mobile的机械人技术。

从硬证据而言,华为员工违反实验室使用协议或许是事实,但其目的到底是偷机械人技术,还是如华为所言,是为了调试自己的手机更容易通过T-mobile的测试,看来还是后者更可信。

T-mobile本身是电信公司,不搞机械人。这个投入重金研发的机械人(其实是机械臂),工作是长时间不间断地点击手机屏幕,模拟手机用户各种操作,观察记录手机反应,以测试手机的可靠性。这个机械人其实是爱立信的产品,T-mobile只是投入重金研发软件,即有什么测试项目,测试流程如何,测试标準如何等等。

但华为工程师似乎对软件不太关心,根据华为的说法,是华为手机对机械臂的触碰不灵敏、不準确,因此过不了T-mobile的测试。於是怀疑和机械臂有关,於是希望得到硬件资料,能在自己的实验室模拟,改进华为手机。

当然不排除T-mobile对“机械臂”做过优化的可能,但这肯定不是技术的重点。因此,认为华为刻意要偷T-mobile的机械人技术,这很难说得通。

就此事,T-mobile曾在加州法院起诉华为,最后双方达成民事和解。华为的解释是“工程师的个人行为”。但工程师当时也没有被追究责任,显示这件事并非如何了不得。

这次美国司法部转用刑事检控,是因为掌握了华为的内部电邮,认为这是华为公司系统性的行为,不是“工程师的个人行为”。如果属实,这当然有理由起诉,当事人要承担责任。但即便如此,认为华为目的是“盗窃了T-mobile的机械人技术”,提高自己的机械人技术还是很难成立的。

在Akhan公司案中,美国初创公司Akhan据说掌握了制造比美国康宁公司的“大猩猩玻璃”薄800倍,强度反而强一倍的新玻璃技术。但制造出来是为了卖钱,“养在深闺无人识”是不行的,於是公司联系手机制造公司,提供产品给他们测试,希望他们用自己的产品,华为就是其中一间。

Akhan的指控包括,第一,华为没有按照协议在两个月内归还样本,在屡次催促下,过了半年才归还;第二,Akhan要求华为不能用“损害样本”的方式测试,但样本归还时已裂为几块;第三,Akhan从华为方面得知,样本曾经送到中国检测,而事前Akhan提醒过华为,进出口要遵守美国高科技出口限制的规定。事后,Akhan向FBI汇报,FBI认为玻璃曾经受高能激光照射。於是认为,华为有意盗取玻璃的知识产权。

美国媒体报道明显不公

当然,目前案情都是片面之辞。假定彭博报道的事实属实,要认定华为“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尚有很大疑点。

在这些指控中,华为没有按时归还样本看来是确凿无疑的,确实不应该。但第二点,Akhan要求华为不能用损害样本的方式测试样本,却令人感到疑惑和不合理。因为作为手机屏幕的玻璃,其耐磨性、承受冲击力、应付强酸强碱腐蚀等都是重要的指标,如果测试当然存在损坏样本的风险,怎么可能要求测试不能损坏样本呢?至於用高能激光照射之类,由於太专业,很难凭藉彭博报道的隻言片语去分析。

第三点更加奇怪,由於报道语焉不详,目前无法肯定这种玻璃是否禁运品,还是Akhan只是一般性地提醒华为进出口规定。但Akhan既然找上华为,就希望华为能用上自己的产品,那么华为是否只能在外销的手机中用这个玻璃,在中国国内的华为手机就不能用呢?

从报道看,华为员工在与Akhan的交往中,丝毫没有想像中的“间谍”那样谨慎,比如把样本运到中国检测就是华为员工主动告诉Akhan的,之后与Akhan的接触也没有特别避忌。显而易见,这不太像是蓄意“盗窃”的态度。

当然值得指出,华为在国际商业往来中,很多员工的行为不谨慎,这当别论。华为把这些行为一概归结为“员工自发”的行为,即便属实,其企业文化也需要改进,否则难以令国际有信心。华为有必要改正这种处事方式。但凭以上两个案例,就咬定华为靠“盗窃”取得进步,这对华为是不公平的。

来源:大公网 作者:顾镰墨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华为 akhan 机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