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埃航客机坠毁和狮航空难类似?专家回应

原标题:埃航客机坠毁背后:人类与自主飞行的“搏斗”?

3月10日上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 8飞机从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原定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但6分钟后,飞机在亚的斯亚贝巴东南方62公里的比修福图镇附近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及8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机上有8名中国公民。

据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11日消息,埃航失事客机上8名遇难中国公民身份初步确认,4人为中国公司员工,2人为联合国系统国际职员(包括1名香港居民),另2人分别来自辽宁和浙江,为因私出行。驻埃塞使馆已与埃方建立协调联络机制,并同遇难中国公民家属取得联系,为家属处理善后提供积极协助。

事实上,这并不是波音该机型首次发生大型事故。2018年10月,印尼狮航波音737 Max 8客机坠毁,机上人员全部遇难。而就在埃航坠机事故发生的3天前,17名狮航空难的家属在美国向波音公司发起诉讼,声称这起事故是由737 Max飞机安装的新型飞机控制系统失灵导致的。

自2017年以来,已有300多架波音737 Max系列飞机投入使用,全球范围内的订购数量已超过5000架。这使得737 Max系列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737飞机的最新版本——相较于过去的所有机型,它具有更强的自主飞行能力。

然而,自主飞行也会带来问题。

在狮航坠毁前的飞行监控图像显示,飞行员几乎和飞机进行了十几分钟的“搏斗”。这也使得许多人不得不发出这样的质疑:随着飞机自主飞行能力的提升,人类和自主驾驶系统之间的分工和界限,该如何确定?

事故发生3天前:

17名狮航空难家属刚对波音公司提起诉讼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从亚的斯亚贝巴飞往内罗毕的302航班坠毁是一场悲剧。与此同时,它可能会给飞机制造商波音带来新的问题。

实际上,在这一事件发生之际,波音公司仍因另一起相同型号的737 Max 8客机的致命坠机事件而面临困境。在737 Max 8发生第二起坠机事件的3天前,17名狮航空难的家属在美国向波音公司发起诉讼,声称这起事故是由737 Max飞机安装的新型飞机控制系统失灵导致的:如果飞机传感器检测到高速失速状态,系统会在没有飞行员控制的情况下下调机头。

这些家属的代理律师表示,波音在飞行员的飞行手册中没有提及新系统,而系统自动启动时不会通知飞行员。美国《西雅图时报》称,正是这一系统的故障让狮航客机在空中进行了12分钟的“拉锯战”——接到错误数据的系统反复将机头下压,飞行员则不断将其重新抬起,最终导致飞机失控跌入爪哇海。

在该事故发生几天后,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穆伦伯格在给员工的备忘录中写道,“我们将从这次事故中吸取教训,继续改善我们的安全记录。”

但是,这并未能阻止短短四个月之后悲剧的再一次上演。

目前,关于坠机的详细信息仍有待进一步披露,但据埃航公司称,当时,这名飞行记录良好的飞行员称自己遇到了困难,并要求返航。

鉴于此次埃航事件调查尚处于早期阶段,现在要确定坠机事件是否与印尼狮航航班失事的原因相同还为时过早。埃航表示,其调查人员、埃塞俄比亚民用航空管理局和埃塞俄比亚运输管理局将“与包括飞机制造商波音在内的所有相关人士合作”展开调查,以确定事故原因。

此次埃航事件中,这架去年11月15日才交付的全新机型波音737 Max 8,在飞行6分钟后就从雷达上消失了。资料显示,这架波音737 Max 8飞机注册号为ET-AVJ,出厂序号62450,首飞于2018年10月30日,2018年11月17日首次商业飞行。据Flightradar24数据显示,飞机的飞行数据记录了飞机最后的轨迹,飞机在起飞后,曾有过突然下降的迹象随后又有拉升,之后消失在追踪画面中。

资料图 图据央视新闻

资料图 图据央视新闻

此次空难之后,可以想见的是,人们会将其与4个多月前坠毁、导致189人死亡的狮航610航班进行比较——此前,狮航失事航班的飞行数据显示,这架飞机在从雅加达起飞12分钟后出现了不稳定的上升和下降。

传感器读数错误:

或导致自动俯冲、飞行员与飞机“搏斗”

《卫报》报道称,自2017年以来,已有300多架波音737 Max系列飞机投入使用,全球范围内的订购数量更超过5000架。这使得737 Max系列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737飞机的最新版本——相较于过去的所有机型,它具有更强的自主飞行能力。

然而,自主飞行也会带来问题。

举个更简单的例子——为无人驾驶汽车承保的保险公司最担心的就是,高度自动化的汽车与人类驾驶员共存将会带来什么,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界限与分工将变得不确定。据此前媒体报道,波音公司此前曾向所有运营波音737 Max飞机的航空公司发布安全公告,称传感器可能存在问题,导致飞机自行大角度俯冲并坠落。

《今日美国》报道称,目前对印尼狮航坠机的调查倾向于认为,飞行数据传感器存在问题,可能会反馈错误数据。彭博社称,在某些情况下,比如飞行员手动飞行时,若传感器发现可能出现空气动力学失速的问题,737 Max飞机会自动将机头向下推,这也正是去年狮航的客机在坠毁前12分钟,为何会出现飞机飞行高度快速变动,飞行员近乎在与飞机“搏斗”的原因。

在狮航坠机事件后,全球的飞行员都感到非常愤怒,因为对波音Max 8自动驾驶仪的细微软件修改没有与他们进行充分沟通,波音公司方面也没有强制飞行员对这一修改进行再次培训。

这一安全特性的操作与737飞行员过去习惯的方式略有不同,在千钧一发时,可能会导致重大悲剧发生。根据此前印尼狮航黑匣子显示,当时610航班的飞行员在坠毁前曾一直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波音公司辩称,如果飞行员遵循现有程序,应该不会有危险。然而,过去的坠机事件,以及著名的法国航空公司447航班在南大西洋坠毁事件,都表明飞机电脑系统所依赖的传感器可能会发生故障,而那些越来越信任这项技术的飞行员,一旦出了问题,就会不知所措……

坠机现场 图据每日邮报

坠机现场 图据每日邮报

尽管现在确定埃航失事的确切原因还为时过早,但这架全新的飞机显示出的飞行轨迹与印尼失事飞机相似。

失事当天,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一名高管说,这架飞机“没有技术问题说明”,并且在事发时由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亚里德·格塔休驾驶,他今年28岁,来自亚的斯亚贝巴。他表示,飞行员说他遇到了困难,希望在与空中交通管制失去联系之前返回。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发布的通报,埃航CEO Tewolde GebreMariam表示,失事班机的机长曾向塔台表示,遇到困境希望返航,塔台也立即予以批准。机长Yared Getachew 的累计飞行时间超过8000小时,副驾驶 Ahmed Nur Mohammod Nur 的飞行时间为200小时,他们一起指挥了这次飞行。Tewolde GebreMariam说,他们将尽快调查事故原因,“但常规检查和维护中从未发现飞机存在问题”。

“这是一次类似的空难吗?”

专家:可能有关联,但现在不应过早下结论

航空分析人士说,他们正在焦急地等待这家印尼航空公司的调查结果,并暗示调查结果可能对波音的业务产生负面影响。

博伊德国际集团(Boyd Group International)航空分析师迈克·博伊德(Mike Boyd)表示:“如果这与狮航事件有任何关系,那么(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很有可能立即对所有737 Max飞机进行检查。”

但是,对于这种猜测,专家们仍然警告不要过早下结论。虽然坠机细节——起飞后不久,在相对较低的高度,飞行模式不稳定等,似乎与狮航空难非常相似,但目前获得的数据不足以得出这两次空难都是同样的系统出了故障的结论。

“由于这次空难和狮航空难有明显的相似之处,人们自然会问:这是一次类似的空难吗?”提供航空专业知识和市场分析的利汉姆公司董事总经理、航空咨询师斯科特汉密尔顿说,“结果很可能是有关联的,但起码在今天,我们还不知道。”

他表示,如果检查结果发现737 Max存在明显的设计缺陷,飞机可能会在全球停飞。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美国联邦航空局正在密切关注埃塞俄比亚302航班坠毁事件的进展……我们正与美国国务院保持联系,并计划加入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行列,协助埃塞俄比亚民航当局调查坠机事件。”

联合国官方对空难“深表悲痛”:

遇难者中包括至少19名联合国官员

据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表述,遇害者中包括32名肯尼亚人,18名加拿大人,9名埃塞俄比亚人,8名中国人,8名美国人,8名意大利人,7名英国人,7名法国人,6名埃及人,5名荷兰人,4名印度人和4名斯洛伐克人,3名俄罗斯人,2名西班牙人,1名以色列人,1名也门人,1名索马里人,1名爱尔兰人及其他。据悉,其中4名遇害者持有联合国护照。

据联合国官方消息,当地时间10日上午,一架从亚的斯亚贝巴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埃塞俄比亚航空ET302航班客机在起飞后不久发生意外事故坠毁,机上载有来自中国、美国、沙特、印度等35个国家的149名乘客及8名机组人员,他们都在此次空难中不幸罹难,其中包括至少19名联合国工作人员。据悉,失事飞机上的很多乘客都准备参加将于3月11日至15日在内罗毕举行的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埃斯皮诺萨等高级官员发表声明,对埃塞俄比亚客机失事造成的悲剧深表悲痛,向包括联合国工作人员在内的罹难者的家属表示同情和声援,并向埃塞俄比亚政府及人民致以诚挚的慰问。联合国方面正在与各方密切合作,以获得有关遇难联合国工作人员的详细信息。

此外,据外媒报道,意大利政府表示,遇难者中包括66岁的意大利著名考古学家塞巴斯蒂安·图萨(Sebastiano Tusa)。他当时正飞往肯尼亚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项目。

3月10日,斯洛伐克国会议员安东·赫恩科(Anton Hrnko)在Facebook上写道,他的妻子、儿子和女儿都在坠机中遇难。“我怀着深切的悲痛宣布,我亲爱的妻子布兰卡、儿子马丁和女儿米卡拉今天上午在亚的斯亚贝巴的空难中丧生。”

来源: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