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史上最大高校入学丑闻:这个导师如何呼风唤雨

(原标题:美国史上最大高校入学丑闻:看这个入学导师如何“呼风唤雨”)

为了让孩子上名牌大学,一些家长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惜受贿和逃税。这正是涉及上千万美元,美国史上最大大学入学丑闻的一部分剧情。

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周二(12日)起诉了50名涉嫌行贿受贿人士,包括考试管理人员、大学体育教练,以及30多名家长。这场名为“Operation Varsity Blues(校队蓝调行动)”的调查行动,是美国史上最大的大学入学作弊案。

检方称该案为“全国范围内的一场阴谋”,被卷入此案的学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众多著名学府,涉及的人员数量和范围都令人震惊不已。

被卷入此案的学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众多知名学府 图据美联社

被卷入此案的学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众多知名学府 图据美联社

而在这场震动美国高校的骗局“震中”,大部分指控全部围绕着一位名为威廉·辛格的CEO和他名不经传的公司The Key(又名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展开。自称“大师级入学导师”的威廉·辛格,正是这起涉猎广泛的金融犯罪和欺诈案件的核心人物。辛格和他的公司The Key被指控涉嫌帮助富有家庭的学生在ACT或SAT考试中作弊,以取得高分。除此外,他还被控贿赂大学教练和考试官员,伪造学生入学档案等。

本周二(12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辛格承认了自己诈骗阴谋、洗钱、串谋逃税和妨碍司法公正的四项指控,并承认这些指控属实。“所有这些,以及更多的事情,我都做了,”辛格承认。“我开了一道后门,保证这些家庭的学生能入学。”

威廉·辛格出现在波士顿联邦法院 图据《纽约时报》

威廉·辛格出现在波士顿联邦法院 图据《纽约时报》

辛格的“两种服务”

现年59岁的辛格是The Key公司的CEO兼“大师级导师”。The Key是一家大学入学资讯和准备公司,专门帮助申请者打造“个人品牌”,让他们能在残酷激烈的入学竞争中,从成千上万名精英学校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辛格声称,自己帮助了超过800个家庭,让这些高中生和大学生成功申请到了“能想到的所有领域的本科或研究生学位”。

然而,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本周的听证会上,FBI揭露了这名“大师级导师”真实的面目:从2011年起,他利用The Key及其慈善基金Key Worldwide Foundation策划了一个无耻的计划,帮助学生在入学考试中作弊,贿赂大学体育教练,伪造体育证书,所有这些行为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富裕家庭的孩子进入名牌大学。

美国波士顿检察官办公室称,辛格与学生家长、学校体育教练、考试管理人员及其他人士合谋,利用贿赂和其他欺诈手段,为申请者争取美国最顶尖大学的入学资格。比如,录取率低于10%的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等。据路透社报道,辛格至少为一位客户的孩子拿到了入学名额,耶鲁大学的录取率低于7%。

诉状中指出,辛格一手打造了一个入学欺诈网络,他通过安排枪手替试,将申请者的脸移花接木到其他体育特长生照片上,伪造学生的种族和其他履历细节等手段,不遗余力地帮助父母们,将孩子送入理想的高等学府。当然,他所提供的的服务价格不菲,以一个女孩为例,父母支付了120万美元给辛格,让他将女孩包装成为耶鲁大学一名优秀的足球新生,其中40万美元被收入了耶鲁大学足球队主教练鲁道夫·梅雷迪斯的囊中。

一份刑事起诉书的摘录显示辛格如何申请者的脸移花接木到其他体育特长生照片上 图据《纽约时报》

一份刑事起诉书的摘录显示辛格如何申请者的脸移花接木到其他体育特长生照片上 图据《纽约时报》

辛格为父母们提供的服务有两种形式:一是在SAT和ACT入学考试中作弊,二是贿赂大学运动队教练,让孩子带着伪造的体育特长生身份入学。

辛格为父母们提供的服务有两种形式:一是在SAT和ACT入学考试中作弊,二是贿赂大学运动队教练,让孩子带着伪造的体育特长生身份入学 图据美联社

辛格为父母们提供的服务有两种形式:一是在SAT和ACT入学考试中作弊,二是贿赂大学运动队教练,让孩子带着伪造的体育特长生身份入学 图据美联社

在一次被记录谈话中,辛格告诉一位父亲,让他声称女儿有学习障碍,然后进行心理测试,以取得特殊测试资格,这样就能在两天内分次参加考试,方便他进行安排,以帮助她达到理想的SAT和ACT成绩。“我可以保证给她一个理想的分数,”他说道。“如果是ACT,我可以保证她拿到30分(满分36分)以上。如果是SAT,我可以保证她在1400分以上(满分1600分)。”他同时表示,这项服务的价格为7.5万美元。

据《纽约时报》报道,周二的听证会上,辛格描述了自己如何帮助学生在SAT和ACT考试中作弊:让他们去休斯顿或洛杉矶参加考试,因为那里的考试管理人员都接受了他的贿赂。他称,监考老师会在考试结束后帮助学生纠正他们的答案。他会告诉监考官自己希望学生得到的分数,然后,就能准确地得到这个分数。

辛格还为学生申请档案,不遗余力地帮助父母们,将孩子的简历塑造成教练希望招募的那种顶级运动员,以提高成功率。

在另一段对话中,辛格向另一位家长保证,他的女儿可以以水球运动员申请一所大学,尽管她不具备这项运动的资历。这项服务第一阶段的价格是5万美元。家长问道:“好吧,那会不会我给了5万美元,结果她并没有被录取?”辛格回答道:“你收到录取信,才给钱。”

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表示,2011年到2019年2月,这些父母向辛格支付了共计约2500万美元,贿赂教练和大学管理人员,让他们指定孩子为被招募的运动员,这实际上确保了他们被录取。

辛格则利用其慈善机构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做掩护,将收受贿赂的行为包装成慈善捐款,让父母无需缴税且隐蔽地完成交易。据《福布斯》杂志揭露,美国国税局(IRS)990表格显示,2015年KWF收到了近200万美元捐赠款,这一金额在2016年翻了一番。而2016年KWF向教育学府和项目捐款包括,查普曼大学15万美元,、德保罗大学5万美元、纽约大学田径项目83181美元、迈阿密大学6万美元、德克萨斯大学田径项目25.25万、南加州大学足球项目2.5万美元、南加州大学女子田径理事会5万美元。据统计,2013年至2016年期间,KWF涉嫌捐赠款超过700万美元。

根据法庭文件,KWF的收据不是慈善性质的,而是用于支付保证大学入学的服务费用。这意味着,KWF给予学校和其他慈善组织的资助属于变相贿赂。

辛格已获保释出狱?或面临最高65年监禁

目前,包括辛格在内的50人在“Operation Varsity Blues”调查中受到指控。据检察官安德鲁·莱林称,被捕人员包括两名SAT/ACT管理人员,一名监考人员,9名顶级学府的教练,一名大学管理人员和33名家长。其中包括著名女演员弗莉蒂·赫夫曼,电视明星洛莉·洛格林及其丈夫、时尚设计师Mossimo Giannulli等社会名流人士,还有众多企业高管。

据BBC新闻报道,南加州大学表示,已解雇了涉嫌受贿的两名员工:高级副体育总监唐娜·海涅尔和水球教练约万·瓦维克。法庭文件显示,瓦维克将两名学生安排在水球队帮助他们进入大学,并获得25万美元的报酬。乔治敦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也发表了类似声明,承认正在对此进行了调查。

“这些父母通过财富和欺诈行为,为孩子创造一条入学渠道。这是一个腐败现象。”莱林说,“富人不可能享有特殊的大学录取待遇,也不会享有单独的刑事司法待遇。”

“每一个通过作弊被录取的学生背后,都有一个诚实、真正有才华的学生被拒之门外。”莱林补充道。

辛格在一份刑事起诉书中被确认为“合作证人1号”,2018年9月,辛格同意与当局合作,并在近几个月秘密录制了他与家长、其他同谋者的对话。检方指出,辛格希望以宽大处理作为合作证人的回报,本周二,他承认自己的四项罪名,并在缴纳50万美元后,保释出狱。

据悉,最终对辛格的宣判将于当地时间6月19日进行,辛格或将面临最高65年的监禁、125万美元的罚款。

辛格其人:从老师到入学顾问,他专为富裕家庭服务

《纽约时报》援引《萨克拉门托商业杂志》?2005年的一篇报道称,辛格最初是一名教师兼体育教练,1992年他在萨克拉门托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大学咨询公司Future Stars。辛格将自己的服务定义为,填补高中顾问们留下的空缺。几年后,他卖掉了这家公司,在一个呼叫中心做高管。2004年,他重操旧业在萨克拉门托创办了招生咨询公司College?Esource。

据悉,辛格还是一家在线高中的联合创始人。2000年,他和其他三名教育工作者创建了第一所在线高中——迈阿密大学在线高中。每年超过1.8万名学生,支付1.5万美元一年的学费在此就读。随后,这个在线高中被卡普兰大学预科学院收购。

2011年,辛格锁定目标,开始专门为富裕和特权家庭提供服务。辛格曾对一名家长表示,自己专为最有特权的人服务:“我们是谁……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美国最富有的家庭。让他们的孩子入学。”甚至在The Key的官网上,辛格也从不避讳地吹捧自己客户的特殊属性。“The Key的客户群体都是通过介绍而来的,为世界上最知名的家庭和个人提供服务,为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奠定了不可思议的基础。”

来源:红星新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辛格 入学 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