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史上最大招生丑闻!斯坦福、耶鲁被卷入!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美媒报道,最近,多家美媒报道了一起美国史上最大的招生舞弊丑闻 ,揭开了美国富二代入读名校背后的重重黑幕。

目前,已有多达50人被起诉涉嫌参与这起招生丑闻,这其中涉及社会名流,商业领袖, 甚至是好莱坞明星 等等。

其中最有名的,是《绝望主妇》女演员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欢乐满屋》女演员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

被卷入丑闻的名校,更是涵盖了很多顶级名校:

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城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南加利福尼亚大学 等等.......

这些有钱有钱有势的家长,

通过SAT考试作弊找人替考、贿赂大学体育教练、把孩子包装成“体育特长生”、贿赂学校工作人员 等等操作,

硬是能将自家孩子送进顶级名校,

经过FBI等机构一年多的调查,这两天被集中曝光,

负责办案的FBI调查人员:”这不是简单的富豪子女捐楼入学,而是对美国大学录取系统的玩弄。“

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操作的呢?

主要是依靠一所表面上是慈善机构的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又叫“钥匙”(The Key),

这家机构的创始人是威廉⋅里克⋅辛格, 其实专门为那些有需要的家长提供“保障入学”。

比如,SAT替考。

家长们会以捐款的名义,向中介支付15,000-75,000美元不等的费用,

中介负责用这笔钱“打点”好SAT和ACT的考试官 ,然后派出枪手 进考场代考,枪手每次可以拿到近一万元的报酬。

比如,知名好莱坞影星《绝望的主妇》的主演霍夫曼就是这么干的。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据起诉书显示,《绝望的主妇》的主演霍夫曼花了15000 美元给咨询公司,由他们安排人代替女儿考试;

霍夫曼大女儿的SAT成绩为1420分,比早一年参加的PSAT考试高出400分;霍夫曼 也想对小女儿“故技重施”,但未能得逞。

此外,还有人把子女送去接受行为治疗,从而以“学习障碍”、“阅读障碍” 的名义申请到免试资格,或在考试中延长时间。

更不可思议的方法是——伪装“体育特长生”

比如另一涉及该案的好莱坞影星,美剧《欢乐满屋》(Full House)走红的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

路格林有两个女儿,成绩都一般,

但她通过行贿50万美元,

让两个女儿以帆船体育特长生 的身份,成功入读南加大,

尽管她们压根就不会帆船.......

刚开学,小女儿Olivia Gianulli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公开宣布:

“开学第一周,我应该就要请假去斐济拍外景”

“我不知道我能有多少时间呆在学校里”,

“我的第一爱好,永远是在youtube当网红”

“我还是想要宴会party的生活。至于上学么,你们懂的,我不感冒~”

为了让对学习不感冒的这些学生进入名校,

中介会伪造一份她们的档案和材料,甚至把她们的照片进行PS,讲他们的脸弄到那些专业运动员的身上,

然后和学校体育专业教练串通一气,

搞到一个体育特长生的名额,

一条龙服务下来,成功将孩子弄进名校。

至于入学之后,很多所谓“天才运动员”一分钟比赛都没有打过,

该逃课逃课,该请假请假。

而很多名校的体育教练也涉及其中,

包括奥巴马两个女儿的教练——乔治城大学网球教练Gordon Ernst , 被指在2012年至2018年期间,共为校队招进来12名“假特长生”,收受贿赂总计270万美元;

耶鲁大学的女足教练鲁迪⋅梅雷迪思收了40万美元, 通过伪造档案,以女足队新人的名义录取一学生,尽管该学生从未参与过足球比赛.....

南加大足球队的一位教练收取了35万美元,帮助4人以足球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学校;

USC的一名水球教练,帮助两名富二代以水球特长生的身份获得入学资格;

目前,包括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教练John Vandemoer在内的7名大学教练已经全部离职,并遭到了指控。

还有不少企业高管受到指控,比如Hercules Technology Growth Capital公司的CEO、PIMCO前CEO、房地产开发商Realty & Development的CEO。

目前,该案仍在调查之中,检方不排除会有更多名人和教练落水的可能性。

目前涉案的明星富豪都已被美国检方以欺诈等“重罪”起诉,其中霍夫曼已经被FBI逮捕,等待出庭,而路格林和她丈夫也被限制出境。

耶鲁大学的校长彼得⋅萨洛维日前发表声明称,他将与政府合作调查,这种贿赂行为是对包容和公平价值的侮辱,他也将保证会进一步采取行动,来确保招生的公平和公正。

而据了解,这些走捷径进入名校的学生目前尚未受到起诉。据ABC报道,大部分学生对自己进入名校的内幕并不知情。

另外,根据福克斯新闻网的报道,诸多涉案的美国名校也已发声明表示他们也是此案的“受害者”,是被学校里的收受贿赂的蛀虫给害了,并坚决与这些严重有悖于学校价值观的犯罪行为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