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哈萨克斯坦新总统曾在北京进修 精通汉语

原标题:哈萨克斯坦新总统曾在北京进修

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19日在对国民发表电视讲话时宣布,自3月20日起辞去总统职务。他表示,到举行总统选举前,哈萨克斯坦国家领导人的职务将由哈议会上院议长托卡耶夫代为履行。据新华社报道,辞去总统职务后,纳扎尔巴耶夫仍将担任执政党“祖国之光”人民民主党主席,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卡西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于20日宣誓就职哈萨克斯坦总统。

据俄新社报道,哈萨克斯坦议会于昨日通过宪法修正案,将首都阿斯塔纳更名为努尔苏丹,以向刚刚卸任总统职务的纳扎尔巴耶夫致敬。

纳扎尔巴耶夫

推动建立中哈

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据报道,纳扎尔巴耶夫现年78岁,曾担任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哈共中央第一书记、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等职务,曾当选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91年12月,当选独立后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任总统,之后四次连任。

在昨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表示,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缔造者,是深受全体哈萨克斯坦人民拥戴的民族领袖。中方对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作出的决定表示理解。

耿爽指出,中哈建交27年来,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始终致力于中哈友好,推动建立了中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支持并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中方对此高度评价。

托卡耶夫

曾在北京语言大学进修

精通英语和汉语

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谈及哈萨克斯坦新任总统托卡耶夫,耿爽表示,托卡耶夫总统是中国人民熟知的老朋友、好朋友。中方希望并相信,哈国家发展建设事业将不断取得新的成绩,我们祝愿友好的哈萨克斯坦繁荣昌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鸣文长期从事中亚地区研究,在他看来,托卡耶夫是哈萨克斯坦的一位知名政界人物,曾担任过哈萨克斯坦的总理和外交部长,也多次访问中国,他曾于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语言大学进修。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20日报道,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奥尔忠尼启则曾表示,托卡耶夫曾经在前苏联驻华大使馆工作。精通英语和汉语,是使馆里中文讲得最好的工作人员,曾为大使当翻译。

中哈关系

“一带一路”与“光明之路”

战略对接非常成功

耿爽在昨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哈互为重要邻邦,当前中哈关系高水平运行,深化中哈全方位合作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也是中哈各界的共识。中方对中哈关系、还有中哈合作前景充满信心。

赵鸣文指出,中哈两国是好邻居,两国关系这些年已经具备了良好的基础,而很多方面“中哈合作都开了先河”。

比如能源合作领域,哈萨克斯坦对中国的开放程度很高,双方共同修建了我国第一条跨境输油管线——中哈原油管道。

此外,从现在合作来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战略对接也是非常成功的,比如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霍尔果斯的边境合作中心都是中哈在“一带一路”倡议和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战略下合作成功的例子。

本版文/本报记者  赵萌

专家解读

纳扎尔巴耶夫积极发展对华关系

针对纳扎尔巴耶夫辞职这一决定,赵鸣文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开辟了独联体地区现任老一辈领导人主动放弃最高权力的先河,在后苏地区将产生积极而深远影响,“以这样的方式辞职说明当前哈萨克斯坦政局稳定,而且纳扎尔巴耶夫的辞职对哈萨克斯坦内政外交政策是否能够延续影响不大,我认为纳所创建的治国模式还将延续下去”。

赵鸣文说:“在中亚国家老一代领导人中,纳扎尔巴耶夫是一个颇有威望的总统,他任期内为本国和中亚国家都做出了很多贡献。”赵鸣文细数了纳扎尔巴耶夫担任总统期间留下的“政治遗产”。他表示:首先,纳扎尔巴耶夫任上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哈萨克斯坦本国的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他一方面积极发展和美国、欧盟关系,同时也不顾西方的非议,巩固与俄罗斯的传统友谊,同时积极发展对华关系。

其次,纳扎尔巴耶夫执政期间,哈萨克斯坦的国际影响力得到了很大提升,2017年哈萨克斯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这也是中亚地区国家首次成为安理会成员。在担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期间,哈萨克斯坦在这个角色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让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亚,也推动了中亚国家之间的“互动”,大家坐在一起围绕水资源和边界等问题进行交谈,这是很不容易的,让大家重新“抱团取暖”。

再者,经济方面,纳扎尔巴耶夫也带领哈萨克斯坦取得了可圈可点的发展。2008年发生经济危机,哈萨克斯坦也受到了很沉重的打击,但危机过后,在中亚地区,哈萨克斯坦应该说是率先走出了经济危机,之后的经济指标都在中亚地区位列前茅,2014年人均GDP达1.3万美元,2017年哈GDP增速达4%,2018年为4.1%,这事实上也使得近年来哈萨克斯坦国内一直保持政治稳定。

此外,致力于全亚洲范围的地区性安全合作的亚信会议也是纳扎尔巴耶夫留下的一个政治遗产,这一机制也促进了亚洲地区诸多方面的合作。

赵鸣文还称有一点让他印象深刻,2018年11月纳扎尔巴耶夫在出席活动时,曾公开批驳所谓“中国威胁论”,称哈没有感到来自中国的威胁和以大压小的“家长”作风。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