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通俄门落幕 两党甩锅进入“新一轮战斗”

穆勒调查虽然告一段落

新的好戏却正在开场

当地时间3月22日,在历时22个月的“通俄门”调查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向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提交了最终调查报告。 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落幕

不过是两党互相甩锅政治游戏的新开场

文/张腾军

当地时间3月22日,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向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提交最终调查报告,历时22个月的“通俄门”调查落下帷幕。

3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公布了“通俄门”调查的主要结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有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不过,这份报告也没有为特朗普进行开脱。

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表示,“没有共谋,没有阻碍,完全彻底无罪,让美国继续伟大。”

自2017年5月17日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宣布对穆勒的委任状,这场历时近两年的调查就赚足了世界的目光。期间,穆勒团队针对37名被告发起了199项刑事指控,其中5人已获刑,包括多名特朗普前竞选团队成员。

随着穆勒报告出炉,纷纷扰扰的特朗普 “通俄门”事件将基本盖棺定论,而报告也将就“特朗普是否通俄”问题给出自己的答案。

坐立难安的反倒是民主党人

收到穆勒报告后,威廉·巴尔随即致信国会,表示穆勒调查已经结束,最终报告包含起诉或拒绝起诉的决定,在这一过程中,司法部无任何阻挠调查的不当或未授权的行为。

其次,巴尔最快将在这个周末告知国会穆勒报告的主要结论,并同罗森斯坦和穆勒商讨哪些信息可以公之于众。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巴尔援引《特别检察官条例》,告知国会他才是报告公开与否的最终决定人。显然,穆勒调查虽然告一段落,新的好戏却正在开场。

两个多月前,当威廉·巴尔参加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任命听证时,他强调让公众和国会知晓调查工作的重要性,并承诺提供尽可能多的透明度,但前提是“符合法律”。这里的“法律”指的就是《特别检察官条例》,该条例不仅将报告公布的决定权交由司法部长,而且决定的主要判断依据是“公布报告内容是否符合公众利益”。这一规定的模糊性,令民主党人坐立难安。

实际上,巴尔可以援引的规定和理由还有很多,比如报告包含涉密信息不便公开,需要保密以交大陪审团裁决,未有起诉的情况下不应公开等。

巴尔本人在调查希拉里、解雇前助理司法部长莎莉·耶茨等问题上曾与特朗普站在一边,并对“通俄门”调查多有微词。因此,民主党人非常关心调查报告的去向,佩洛西与舒默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巴尔立即公布报告全文,并将有关文件和结论呈交国会。民主党对透明度的要求不过是个说辞,其主要是担心夜长梦多。

如果报告迟迟难以公布,将让白宫有机可乘。这样可能出现两种结果:一是不公开报告,这将葬送民主党人弹劾特朗普的最大希望;二是选择性公开报告,使对特朗普及共和党的伤害最小化。无论哪种结果,民主党人都不愿接受。“通俄门”调查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绝不能前功尽弃。

巴尔是去还是留?

要求公开调查报告的群体,还包括所有六位已经宣布参加2020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参议员。他们声称,美国人民有权利知道结果。在这个特殊语境下,“美国人民”所指的大概是“潜在选民”。

“通俄门”调查的特殊性也在于此,它不仅关联着特朗普的现在,还有未来。鉴于其在党内超高的支持率,特朗普已经基本锁定共和党的总统提名。而民主党一边,党内初选则呈现群雄逐鹿的场景,谁能在2020年7月的民主党代表大会上胜出还不得而知。在这个党派性如此突出的议题上,与本党站在一起未必能带来直接的选举收益,但不及时发声则很可能是政治敏感性不足的表现。

“通俄门”调查,重点从来不在调查本身,甚至与俄罗斯的关联也没那么紧密,而在于“通”字。从一开始,这场调查就是两党互相甩锅的政治游戏。民主党希望极力证明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在大选期间有勾连,最好的结果是把特朗普拉下台,特朗普及共和党则要千方百计撇清关系,努力坐实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斗争,原因不在于规则,而是对手。穆勒深知这一点,巴尔也再清楚不过,也许其置身事外的前任塞申斯更有切身感悟,毕竟是“通俄门”令他丢了乌纱帽。

穆勒之后,上任不足50天的巴尔成为新的焦点人物,他将需要做出艰难的选择。穆勒报告的调查结果究竟是什么,目前并不清楚。据美媒透露的消息,穆勒并未提起新的指控。那么问题在于,其究竟如何定性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特朗普本人是否已摆脱“通俄”嫌疑?巴尔对此应已了然在胸。

从送给国会的信件中,大致可以观察到巴尔对公开报告存在保留想法。这种保留是否意味着其中存在某些并不必然构成犯罪,但仍可能被利用以打击弹劾特朗普的内容?这是整个过程中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或者如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希夫所言,调查团队限于不能起诉总统的规定而未提出新的指控,并不意味着特朗普没有问题,“如果存在证明总统犯罪的压倒性证据而未提起诉讼,那么国会将需要考虑进行纠正。”

另一方面,如果巴尔选择无条件公开,那么陷入危机的可能不只特朗普,还有他自己。一向对司法部不吝批评之词的特朗普,到目前为止对巴尔鲜有负面评价,但这或许是因为缺少考验的机会。这次报告公布与否的决定将是一次大考,其对巴尔的重要性恐怕不亚于回避“通俄门”调查对塞申斯的意义。也就是说,除非穆勒未发现特朗普的任何污点,否则公开报告距离巴尔任期结束就不远了。

巴尔即将做出的是一个政治决定,这个决定有望解开许多人心中的谜团,也可能成为引发新一轮党争的焦点议题。从这个角度上说,穆勒报告的内容如何或许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两党早已有了答案,也有了预案。巴尔选择公开、部分公开抑或不公开报告,都是在提醒两党,该掏出相应的已准备好的“锦囊妙计”,要开始新一轮战斗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张腾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