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港媒:华府再挑以叙矛盾 法德欢迎中欧合作

有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通俄门"一案暂时脱身,会在对华贸易谈判重新施加压力,已离开白宫的前"国师"班农,更预言从此特朗普将如猛兽出笼,无人能制。另外,由民主党占优势的众议院,的确无法推翻特朗普有关建围墙的否决令,美国在技术上、宪政秩序上进入"准紧急"状态。内政既如此,在外交领域,世界诸国又会否让华府予取予求?

首先,特朗普继承认整个耶路撒冷城为以色列首都后,日前再直接承认原属叙利亚的戈兰高地,为以国领土一部分。笔者无意卷入半世纪以前,中东"六日战争"孰因孰果、谁对谁错的争论,然则,特朗普的决定是否符合多数美国民众意愿,是否得美国外交官、战略家等主流的支持,是一大疑问。在处理对以色列、对阿拉伯诸国的关系上,特朗普及其团队的草率、偏狭与短视,再次暴露人前。

由于欧洲的东南部与土耳其相接,隔着东地中海与叙利亚、以色列、埃及相望。欧盟大小国家民众比起美国人,对"西亚─北非"的局势更敏感,政府的态度也更慎重。面对特朗普"一边倒"的中东政策,固然令其地区盟友─土耳其、埃及、沙特谋定后路,也让德法意等国,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战火屡兴以来,阿拉伯裔移民、难民问题悬而未解,更成为英国退出欧盟的导火线。

未来,欧盟,尤其是德法两国,愿意直接、间接投入多少外交资源以求中东稳定,便成为决定欧亚大陆西端发展前景的关键因素。伊斯兰国虽近灭亡,但以阿干戈又起,一个烽火连天的西亚,必定干扰东南欧乃至西欧的和平稳定。无论是其位未稳的马克龙,还是行将辞官归故里的默克尔,眼前都难以摆脱祸从东南来的窘况。

因此,欧盟在处理乌克兰问题或"一带一路"倡议时,便不可能完全视俄罗斯、中国为战略对手。在"欧亚接合部"─-乌拉尔山往北、往南纵向延伸的地缘政治与安全议题上,中欧俄的合作空间,仍然广阔。可以说,特朗普继伊朗核问题后,再度在"以色列─阿拉伯诸国"领土主权问题上冲击国际底线,不仅再度引起莫斯科的警觉与抵抗,也势必进一步动摇美欧互信。

由此,我们再回到中美欧经贸竞与合的大三角中,欧盟基于意义形态、历史联系等因素,不可能联华制美,但投机意味极重的白宫主人,一再制造中东危机,也导致一众北约盟友产生离心。在经贸议题上,只要中方持续有序地开放,德法意等西欧国家,也会把对华合作当作对美谈判的筹码。客观上,也抵消了特朗普极具侵略性对外经济政策的杀伤力。

美国筑起的贸易壁垒,固然让世界没有赢家,但中欧各大产业互补恒常化,建设深度交流,未必不能更上层楼。中美欧大三角之中,虽并非等距,但西方未能连成一线,时间自然就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一边。

来源:文汇报 作者:许 桢